是爬墙梯成精
 

【剑始剑/无差】不胜酒力

剑崎一真喝多了,他决定电话骚扰相川始

半夜看完直接导致我觉都没睡好,结局虐的我心肝脾肺肾一起疼于是用上午时间摸出了小甜饼。但魔性的是这篇甜饼数次差点摸成刀片,绝对是结局有毒

灵感来自Drama 4,部分台词出处相同。铃村大叔就是修理工大叔,对不起00,这里借你的姓氏用一下

都8102年了,咱们不能视频吗?怂什么!难道你们的战斗欲望还能隔着屏幕涌动起来吗!

这里的设定是两人经常有电话联系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
  
  「……喂,您好?」
  「啊~~~晚~上~好~」
  「……你怎么这个声音?喝酒了?」
  「喝啦~真好喝啊清酒!比伏特加白兰地什么的好喝多啦~阿始你也应该尝尝嘛,别整天板着张谁欠你钱的脸!明明~长得~那么帅!」
  「………………」
  「诶?你,你干嘛不说话?我~知道了!被我的话中的真理震惊到了对不对!我,我我我就知道!铃,铃村大哥说的对!酒果然是,是个好东西!」
  「你这叫酒壮怂人胆……」
  「别吐槽!(相川始想电话那端的人应该挥了下酒瓶)你,你在,在人类世界都学了什么啊。还,还学会吐槽了。」
  「啧,注意用词。不会死不代表不会受伤,万一有人听到你那些Undead发言就不好了。」
  「诶嘿~阿始是在关心我吗~」
  「你想多了。话说你这是什么令人恶心的语气。」
  「我啊,在中东,这种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遇见了,铃村大哥。日本人诶,超开心。」
  「这位……铃村先生请你喝的酒?」
  「为什么不能是我请铃村先生?」
  「别傻了,你怎么可能往驾驶座下面放酒,充其量也只是放果汁而已,你其实没有比虎太郎成熟到哪里去。」
  「啊超过分!相~川~始~你真的是一个、不可爱、嘴又毒的、家伙!」
  「………………」
  「哼!」
  「………………你是喝了多少。」
  「和你没有关系!」
  「……你是笨蛋吗?」
  「我,我早就想,说,说一句,你这个,台词了,嗝。阿始,你这、家伙,嗝。我啊,当初,都特意过来和你打招呼了,嗝,你还,板起脸。居然板起脸对过来和你打招呼的人!差劲!差劲!最差劲了!嗝!」
  (「诶?是剑崎哥吗?怎么那么大的嗓门?出什么事了吗?」
  「……他喝多了,睦月你帮我问下橘,有没有什么醒酒的偏方。」)
  「总、总总是把人搞,搞得,嗝,心烦意乱!自己却总是,一副,冷漠的,样子!每次哦!好多次哦!过来,你都是『噌』地一下,嗝,变脸。『噌』地一下哦,『噌』地一下!听清~楚~了~没~有~『噌』地一下!」
  「……………………」
  (睦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诶?谁在笑?虎太郎吗?」
  (睦月:「是我啦,睦月,剑崎哥。」)
  「哦!虎太郎啊!嗝!好久不见,你还在喝,嗝,牛奶吗!」
  (睦月:「都说了是睦月啦剑崎哥……」)
  「你,你那个牛奶广告,我看见了哦!没错,中东也,也有哦!不错嘛虎太郎!喝了十年!终,终于,把自己,喝成了,代言!我,我得给你,鼓掌!」
  (啪啪啪的鼓掌声)
  (睦月:「……不我觉得虎太郎听见这句话不会觉得开心的。」)
  「哦铃村大哥!我的朋友哦!超,超喜欢牛奶的,朋友,过~了十年,终于把自己喝,喝成了代言!厉不厉害!嗝!是吧是吧!超厉害的!我,我们,干一杯,庆祝!」
  (睦月:「……我还是去屋外给橘前辈打电话吧。」)
  「……你在做什么啊,啧,适可而止。」
  「我不要!」
  「你怎么喝多了之后这么烦人。」
  「我,我才没有!我一点也不烦人!一点也不!」
  「自说自话些什么啊,蠢透了你。」
  「你总说人家蠢……话说回来,真崎剑一是什么名字啊……随随便便,嗝,拿别人的名字做文字游戏啊……还有你的写真集卖的也太贵了吧!可恶,量少,还总是限定版……嗝……混蛋……」
  「你买什么写真集啊,蠢的吗,我这里有底片你要的话我可以给你洗出来寄过去。是蠢的吧,脑子里除了战斗什么也没有吗?」
  「哦!是你当初说我们之间除了战斗以外根本不可能相互理解!现在又说我脑子里除了战斗什么也没有!你果然是个混蛋!」
  「还真是不好意思呢这句话让你记了这么多年。」
  「……过分的家伙。嗝。」
  「笨蛋。」
  「……诶?铃村大哥?不,不是,怎么可能!这家伙才不是我的恋人啦谁有那么差劲的恋人!」
  「……谁会和你谈恋爱啊,恶心死了。」
  (橘:「……我是不是听见了什么不该听到的东西?」
  始:「不,没什么。话说你有没有什么醒酒的偏方,赶快让他住嘴。吵一晚上了。」
  橘:「你们Undead喝多了人类的偏方怎么可能有用啊。」
  橘:「我也很久没听见剑崎的声音了,可以的话能外放下吗?」
  始:「啊,没问题。」)
  「可恶你居然还嫌弃我!你等着!铃村大叔我骗你的!我喜欢这家伙!我喜欢他十年了!相川始你听!见!了!吗!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
  推门进来的睦月:「……」
  站在门口的橘:「……」
  拿着手机的始:「……」
  喝多了的铃村:「啊哈哈哈哈哈有勇气!就是这样!喜欢就去追啊!真好啊年轻人!」
  「哦,是吗?嗝,我再喝一口……然后我就继续!」
  相川始:「………………」
  睦月:(不不不你不用继续,我不知道相川听没听到,我是听的很清楚。)
  「HA——JI——ME——听到了吗!我喜欢你!十,十年前,在木屋里那次,我,我对你,就有点动心了!再然后!呃, 我想想,好像你给,嗝,虎太郎通风报信的时候,更喜欢你了;还有什么来的?你不喜欢,嗝,Joker形态那次……其实Joker蛮帅的嘛……还有你,你,你卡片没了的时候,嗝,笑的真好看啊哈哈……还有什么来的?」
  (「橘前辈!橘前辈你怎么了!你要不要速效救心丸!你振作一点啊橘前辈!」)
  「啊不管了!反正我喜欢你!我不喜欢你干嘛为你付出这么多啊可恶!虽然你,嘴巴又又毒,脸还臭,但是,我就是喜欢你喜欢的没办法啊!」
  (「橘前辈?你说你还年轻用不到速效救心丸?那需要吸氧吗?我在医院当过义工学过几……好疼!打我做什么啊橘前辈……」)
  「喜欢你哦……好喜欢你……但是……不能见面……好想你。」
  「……」
  「看写真集的时候……才发现,我,嗝,我们,嗝,没有一张,嗝,合影啊呵呵呵呵……」
  「……」
  「呐,始……」
  「……什么?」
  「你有没有,喜欢过我?不是友情,嗝,另一种感情,嗝,一点点,一点点就好。有没有过?」
  「……」
  「……」
  「笨蛋吗你。一直都有的啊,什么时候有过。」
  「……是这样啊……嘿嘿,我好,嗝,高兴哦!好高兴哦!」
  「……嗯。」
  「就算不能见面……我也一直会喜欢你的,一直哦!一直……」
  【滴滴滴——】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第二天】
  「哇啊!你干嘛啊!一大早起来五十八个未接电话!接通之后还一定要我和你视频!我脸都没洗诶!」
  剑崎一真头发乱糟糟的,他一边打哈欠一边对屏幕那边的人嘟嘟嚷嚷。
  「……昨晚。」
  「啊?昨晚我做了什么吗?我看看……」他迷迷糊糊低头,看清地面后瞬间清醒,「呜哇!这么多酒瓶!铃村大叔……?呃还在睡……等等我不会是喝多了吧?然后……呃……给你打电话来的?」
  「………………」
  「手机都打到没电了……我昨晚是说了什么啊……」相川始就看见那家伙凑过来一张俊脸,俊脸眼角还有眼屎,手指在屏幕上点点点,「我的天,三个小时?我和你聊了三个小时???我昨晚喝多了到底做了什么啊!为什么Un……还会喝多啊!」
  始作俑者看起来十分崩溃。
  「昨晚,都不记得了?」
  剑崎一真一合双手,九十度角鞠躬。
  「……真的,不记得了。如果我说了什么,忘了吧,对不起。是我的错。」
  「……」
  「呃,始?」我说了什么啊,等等我不会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吧?什么他嘴巴毒脾气差仗着自己长得帅……
  然后剑崎一真,看见相川始,露出一个清爽温柔的笑。
  「你昨晚说我嘴巴毒脾气差,还会『噌』地一下变脸。对就是『噌』地一下,你连说了四遍『噌』地一下。听见了吗?『噌』地一下。」
  剑崎一真:「……………………」
  剑崎一真:「对不起。」
  「还说你买了我的写真集,主要是抱怨定价。哦?没想到你还会买我的写真集啊。」
  剑崎一真:「…………」
  「你还嘲讽了虎太郎的牛奶广告,说他喝了十年终成代言。然后给他疯狂鼓掌。」
  剑崎一真:「…………」
  剑崎一真:「对不……」
  「你先别急着道歉,要知道昨晚虎太郎并不在,你这一串话都是和睦月说的。期间他强调了好几次他不是虎太郎。」
  剑崎一真:「………………」
  他每说一句剑崎的头都会低一点,等他说完,这个人已经要把腰弯到地板里去了。
  「最后……」
  「你说吧,」剑崎抹了把脸,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我挺得住。」
  「……交往,还算数吗?」
  

FIN.

 
评论(8)
 
热度(107)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