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爬墙梯成精
 

【Billdip】Restart 12(超生AU)

第二次湮灭之日爆发,成年人Dipper和Bill联手,重回十年前的重力泉

#长篇,慢热,流水账

#超生AU就是那个Transcendence AU,Dipper和Bill融合成为新恶魔那个

#写着自己嗨的,Bug多,属于重走一遍剧情,大量原作台词出没

#本章改编自动画218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

#部分资料来自网络,感谢那些科普和翻译的太太

#有原创人物打酱油

#他们属于迪爸爸和Alex,超生AU属于Zoey聚聚,OOC属于我

01/02/03/04/05/06/07/08/09/10/11

————————

        Bill降落的时候一脚踢飞凑过来的牙床怪。 
  「Shit,」他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我怎么以前没发现这家伙这么恶心。」 
  Dipper听到这句话十分惊讶。 
  【不是,你没发现你玉米片的长相也挺恶心的吗?】 
  Bill:「……」 
  没等Bill说话,Dipper就自己接了下去。 
  【说的也是,觉得恶心就不能用这么长时间……】 
  「你闭嘴吧。」 
  Bill可不想被这个分不清西装款式的小鬼嫌弃审美。 
  Dipper耸肩。 
  重力泉情况远比他们想象中糟的多。天空被染成血红,连云彩都是黑的;天幕直接被镇子那么大的十字撕裂,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怪物撕咬路边建筑的同时也在相互撕咬。不该具有生命的死物长出四肢和嘴,新生者渴求血与肉。 
  到处都是火光、鲜血、和哀嚎。 
   
  Dipper顺着Bill的目光环视,一眼就看见那个漂浮在空中的金字塔。 
  然后他发出无情的嘲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Bill:「……」 
  真耻,真的。 
  【看啊!你的城堡!在天上飞!法老王的坟墓你做城堡还在里面开Party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Bill:「……」 
  Bill:「……你没完没了了是吧。」 
  Dipper要是能适可而止就不是Dipper了,他想嘲笑Bill很久了。一直都是他被Bill各种嫌弃,今天终于让他抓住机会反击! 
  【金字塔WiFi信号好吗?】 
  「你可闭嘴吧!」 
  Bill咬牙,他打了一个响指,男孩的笑声以一种诡异的声音结尾。他估摸着差不多了,又打了一个响指。 
  Dipper跪在地上喘气。男孩抓着喉咙上那截项圈,缓慢调整呼吸。 
  这天杀的玉米片。 
  Bill吹了声口哨,堵住Dipper的嘴使他心情愉悦。他不经意间一回头,看见除了金字塔以外的第二浮空物。 
  粉色透明球悬在半空,它被锁链笼罩,中间是一道流星图案。 
  是Shooting Star。 
  Bill听到Dipper呼吸一沉。 
  「哇哦。」他真情实感地赞叹出声。 
   
  Dipper在前面开路。 
  Bill老老实实地把身体操纵权让给男孩,他为罪魁祸首勇气点赞。说真的,他都没有直接对Pines一家动手的勇气,特别是Shooting Star。威胁永远比直接动手要强得多,Pines一家正是因为活着才有让Dipper听话的价值。Bill深知这点。 
  没想到敌人刚出手就成功点爆我方怒火。 
  敌人带来的怪物都来自其他宇宙,对弱肉强食法则的体会远远强于地球的怪物。除了个别不长眼睛的,其他怪物都会远远绕开他们。 
  街上空无一人,Dipper倒是想飞过去,但是天上那些烦人的眼球太多。它们都是些没有智商的NPC,不会趋利避害,只有巡逻的本能,从天上过去必须动手;但是从这个数量来看,动手速度更慢。 
  他只好选择走路。 
  【对罪魁祸首……你怎么看?】Bill突然问。 
  「……其实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估计和我猜的八九不离十。」Dipper一抬手,切开挡路的汽车。他的行进速度十分恐怖,从头到尾都是直线,一路毁坏建筑物无数。 
  「你不也是?」 
  【我以为你会问我。】Bill说。 
  「除了蝾螈谁还能搞出这么多幺蛾子。」灌木丛无风自燃,蓝色的火焰吞噬叶片,他从正中间穿过去。 
  「这么恶心的事也只有蝾螈能做出……」 
  「Dipper?」 
  恶魔齐齐一愣,Dipper向声源望去,Wendy举着两根树枝,装作自己是一棵可爱的树木。 
   
  从Wendy那得知流星泡泡前面有Gideon车队守卫,女孩说这话时正在烤蝙蝠。她一口咬下蝙蝠翅膀,翼骨在她嘴里咔啦咔啦响。恶魔们觉得翅膀隐隐作痛。 
  Soos端着玉米片出来,放到男孩面前。 
  「和裂缝一起出现的是这群怪物,本来镇长带着镇民前去抗议,表示永不屈服并叫他们滚出去……」 
  「然后全灭了。」Wendy耸肩,「变成石像被眼球带往宫殿,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可能会被做成人体椅子,听……Ford叔公说那些怪物很喜欢人体椅子。」Dipper接受十分良好。 
  Soos胖胖的五官都皱成一团。 
  「哇哦,听起来真恶心。会不会咯屁股?」 
  Bill:「……」 
  Dipper笑的根本停不下来。 
  「你现在什么打算?」Wendy边吃边问。 
  Dipper拒绝了Soos递过来的水和食物。恶魔在「湮灭之日」里如鱼得水,这些重要的物资还是留给人类比较好。 
  「我准备去救Mabel。」他站起来,准备和他们告别,「其他人都在神秘小屋,我建议你们去和他们汇合。」 
  Soos愣了愣。 
  「嘿,伙计,你打算自己一个人去救Mabel?你没听Wendy说吗,那里有整整一个车队呢。」 
  Dipper心说十个车队也打不过我。 
  「这件事情不用你们关心,」男孩轻描淡写,「我……」 
  弓箭擦着他的耳尖而过,直直插进他身后的木梁。 
  「伙计,」Wendy举着弓弩,「有件事我希望你能清楚。」 
  Dipper看着她。 
  「我并不想问那天你为什么那么做,一是因为我尊重你,二是因为我觉得你不会说实话。但是你是我的朋友,Dipper,只要你还是我的朋友一天,我就不会怀疑你,」她反手将弩扛在肩上,「同样,我去和你拯救Mabel也是因为她是我的朋友。我去救我的朋友不需要你同意,明白吗,Dipper?」 
  Dipper:「……」他居然哑口无言。 
  Bill说:【我好像知道为什么你的初恋是她了。】 
  【我说了不要看我的记忆!】 
  Dipper揉揉眉心。 
  「那好吧……至于Soos……」 
  胖男孩眨眨眼睛,满脸写着「求带走」。 
  Dipper抽抽嘴角。 
  「行了,一起去吧。」也不差这么一个。 
  Wendy高兴地拍拍手。 
  「很好,那就这么决定了,『拯救公主计划』,启动!我这有辆车,我去把它开出来。越野车呢。」 
  Dipper:「……」你这里东西怎么这么全。 
   
  「话说回来,Dipper,」上车的时候Wendy指着Dipper的衣服问,「你这件衣服什么时候买的?」 
  他理了理领带,坐上副驾驶。 
  「天生的。」他笑着说。 
   
  「Mabel这段时间过得并不好,」Wendy边开车边说,「我还是那句话,我不会过问你的事。但是你得和Mabel解释解释,你们是姐弟,不是吗?」 
  Wendy车速极快,风景大片大片向后倒退。男孩撑着脸看向窗外,头发被风吹起,露出额头的七星痣。 
  「……我会的。」如果他能回来的话。 
  Soos是个心大的,他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不过他隐约感觉到了空气中蔓延的沉重气氛。胖男孩试着让气氛活跃点,他指着窗外: 
  「前方高能!」 
  「什……」 
  【Pine Tree!低头!】 
  一人多高的拖车直直朝他们撞来!拖车开着远光灯,刺的Soos不停流泪。拖车挂钩直接掀翻一部分车顶,如果不是Dipper低头快他已经身首分离;关键时刻Wendy把方向盘转到底,堪堪躲开对方的撞击! 
  越野车脱离了柏油路,在草地上横冲直撞。Wendy只能大喊「系好安全带」,她将方向盘抓的死紧,努力将越野车带回正常路线! 
  「你们这是想去哪啊?」 
  冤家路窄。 
  Dipper透过后视镜,看到某个胖子洋洋得意的脸。他从牙缝中勒出那个胖子的名字: 
  「Gideon。」 
   
  要说整个重力泉他最和谁不对付,Robbie都要靠边站。摇滚青年只是中二,对不上脑电波避开就行了。可Gideon不同,有事没事小胖子就得给他添点堵。 
  原因仅仅是因为他是Mabel弟弟。 
  而他追Mabel无数次失败「都是因为Dipper和Mabel说了他的坏话」。 
  什么逻辑。 
  他吃饱了撑的才在帕罗奥图打电话给皮埃蒙特*的Mabel说住在重力泉的Gideon的坏话。 
  不过有一说一,Gideon确实很喜欢Mabel,他倒是没想到小胖子对Mabel是真爱。而且Gideon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对Mabel一等一的好。至少比Mabel高中那个打橄榄球的男友强。 
  顺带一提她和那个打橄榄球的男友是被他和Gideon联手搅黄的。 
  事件之后他们依然两看两相厌。 
   
  Gideon带着他的「二手车市场勇士」疯狂追击,妄图用拖车单车卡车头追上越野车。 
  本来Dipper他们不愿和Gideon多纠缠,没想到那个胖子用喇叭在后面喊: 
  「Dipper Pines!我知道你想去救Mabel!但是她是我的!」 
  Bill:【嘿,伙计,冷静。】 
  「看啊Dipper!我手里的是我和Mabel的合照!」 
  Bill:【P的。】 
  「那个泡泡是『Bill』送我的笼子!他说了,在那个笼子里,Mabel会学着爱上我!」 
  Bill:【关我什么事!】 
  「『Bill』猜到你们可能过来救Mabel,所以他让我来做流星泡泡的看守!看见泡泡上的锁了吗?钥匙在这!」 
  Dipper慢吞吞地解开安全带,慢吞吞地站上座椅,慢吞吞地将头探出车顶。 
  然后他慢吞吞地对Bill说:【我都忘了你当年干过的事了。】 
  Bill:【……】 
  Bill心说你走好,我带不动了。 
  Dipper说:「Wendy,钥匙确实在Gideon手里。」 
  Wendy:「那么远那么黑你居然能看见?!」 
  「我夜视能力很强,」他垂着眼睛,「Wendy,倒车。」 
  「你不下来?」 
  「不用。」 
  Wendy一把拉到倒车档,车速疯狂下降;Gideon愣住了,不明白为什么Wendy和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过了会儿他才发现这帮疯子居然在倒车!他的「万恶小舅子」抓着窗框,半个身子探出车身,衣摆被风吹起;Gideon嫉妒地发现同样是正装Dipper这么穿居然比自己帅。在两辆车擦身的刹那,Gideon感觉脖子一痛;他用手一摸,只摸到点点血迹。 
  脖子上空空如也。 
  他震惊的看向越野车,Dipper指尖挂着钥匙,他还怕Gideon看不到似的转了几圈。 
  「DIPPER PINES!」 
  男孩微微偏头,发丝凌乱,黄金瞳在灯光照耀下异常明亮。 
  他动动嘴唇,Dipper知道Gideon能看见。 
  「这是最后的警告。」他说。 
   
  他一下来Wendy就激动地砸了下方向盘,笛声十分嘹亮。Soos眼里亮晶晶。 
  「伙计你刚才太帅了!」 
  Gideon看不清楚,Soos可看的相当清楚。Dipper抓住零点几秒的时间差从Gideon脖子上拽下钥匙——并不是单纯的拽。他看见Dipper用指甲割断绳子,借车速抓住因为惯性而向前飞的钥匙。 
  「这个车速直接拽会将他的头拽下来的,」Dipper抛了下钥匙,它在Dipper掌心翻了一个漂亮的金花,「不过不给他点教训我难受。」 
  他可不是什么善良的人。 
  Dipper用车载纸巾擦了擦指甲上的血迹。小胖子的血他才不屑吃,恶魔也是挑食的。 
  【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我刚才的举动,】Bill听出Dipper确实在压抑自己的嘚瑟,不过没什么用,【能打几分啊Cipher先生?】 
  Bill觉得好笑。Dipper很久没有这么活泼过了,「天启」之后他们各怀心事,你来我往,各自试探。Dipper这么放肆好像还是第一次。 
  【勉勉强强及格吧Alcor先生。】 
  【您还真是严厉啊Cipher先生,您要是去教书不知道一年得挂多少学生。】 
  【我教过的只有你啊Alcor先生。再说你看看你学生的通过率,徘徊在投诉边缘的是你啊Professor Pines。】 
  他们聊天的时候Wendy早就以一个漂亮的调头甩开「二手车市场勇士」,他们跑进森林,越野车的优势在这里大大展露出来,车顶坏了轮胎又没坏,在森林里跑的十分嗨。 
  他们已经能看见流星泡泡了,这说明他们离目的地十分接近。 
  「Soos,Dipper,坐稳了。我要加速了。」 
  Wendy将车档推到顶,油门被踩到极致,发动机和轮胎一起发出轰鸣。越野车冲出森林边缘,并打算继续冲向流星泡泡的时候—— 
  「Shi——」 
  Wendy将方向盘转到底,车头直接调转一百八十度;同时刹车踩死挂到停车档位,车身飞速滑行,车轮后烟尘滚滚;Wendy咬牙,大喊一声「趴下」然后闭上双眼听天由命,千钧一发之际谢天谢地终于在车祸发生前停车! 
  Wendy从仪表盘后探出头,发现没有车毁人亡后长舒口气。 
  「伙计们……你们怎么样?」 
  「……我没事。」Soos摇摇脑袋,他肉多,遇到这种事只是撞了两下头很快就能恢复。 
  Dipper则是替Wendy骂完了那句脏话。 
  前方被车队堵的满满当当。 
  怪不得追他们的只有那几辆车,Gideon那个小王八蛋果然留了一手。 
   
  Gideon鸣着喇叭杀到悬崖,Dipper他们优势只是打了Gideon一个措手不及,论路程完全没有一开始那条大路近。流星泡泡位于悬崖另一侧,如果刚才没有出现意外的话他们可以直接冲过断崖,正好甩掉追兵。但是现在…… 
  Gideon站在车顶狞笑: 
  「跑啊,你们怎么不跑了?」 
  他摸着自己的脖子。 
  「Dipper Pines!你居然敢伤害可爱的Gideon的可爱的软肉!我绝对饶恕不了你!」 
  「他能不能说人话?」Wendy怒气冲天,对Soos伸手,「把弩给我我要把他打成天边最亮的一颗星。」 
  Gideon让手下给他拿来号角,他刚放在嘴边就听见Dipper说: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不会吹下这个号角。」 
  Dipper摇下车窗——是的经过这么多车窗依旧坚挺,这车质量好到Dipper都计划买一个了——他现在的位置虽然比Gideon矮,但是气势毫不逊色,甚至隐隐要高出Gideon一截。 
  「……我凭什么听你的?」Gideon越发不爽,他看到比他帅的人总会不爽,「哦我懂了,你是害怕是吧!」 
  别说Wendy,Soos都为他神奇的脑回路震惊了。 
  「我们为什么要害怕?伙计们我听不太懂,你们谁能给我解释一下?」 
  Wendy:「我不知道,谁能让他闭嘴,他好烦。」 
  Dipper:【你当初为什么让Gideon做你的手下?你是多想不开?】 
  Bill生无可恋,干脆放弃挣扎。 
  Gideon觉得自己说的很有道理,他甚至好心情地为Soos解惑。 
  「因为我吹下号角,『Bill』的蝙蝠手下就会过来抓住你们!到时候你们插翅难逃!」 
  「Gideon。」 
  「啊?」 
  Dipper冷冷垂着眼,连眼皮都没有掀。他的手架在窗框上。 
  「你喜欢Mabel吗?」 
  Gideon听到这个问题后愣了愣,突然脸通红。Wendy心说你红什么啊全重力泉谁不知道啊。 
  「当,当然!Mabel是我的公主!她的头发像榛果一样美丽,她的声音像夜莺一样甜美……」 
  Wendy:「我要吐了。」 
  Soos干脆抱着车门直接吐了。 
  Dipper终于抬眼,他似笑非笑,他不再收敛自己的表情,Professor Pines下巴微扬,面容被阴影分割,居然有几分刀削斧砍的锋利。 
  「喜欢到把她关起来?」 
  Gideon后退几步。 
  Jennifer说,教授您知道吗,您其实很刻薄。 
  Dipper看见Gideon两侧肥肉抖动几下,他似乎不想在气势上认输,鼓起勇气在肌肉大汉的帮助下站回原位。小胖子想说什么,但是Dipper丧失了听下去的耐心。 
  不知道是不是「湮灭之日」的缘故,他觉得他比之前更加烦躁易怒。暴力和冷酷在他血管里咆哮,叫嚣着将小胖子撕成碎片。 
  他不动声色地把负面情绪压下。 
  但也不想再听这家伙说那些有的没的。 
  「Gideon,你是想做将Mabel救出牢笼的英雄,还是想做那家伙的狱卒和走狗?」 
  Gideon变了脸色。 
  「我……当然……但是……」他结结巴巴,「你怎么敢……那可是『Bill』,『Bill Cipher』!」 
  「你怕了?」 
  年轻的教授十指纠缠,他恍然大悟一样点点头。 
  「原来你怕了。」 
  然后语气骤然变冷。 
  「那就滚。」 
  不止Gideon,连那些囚犯都被Dipper的气势骇到。年轻人打开车门,他不动声色,一步步走向车队。但是无人敢上前阻拦,他的周围形成诡异的真空。 
  Gideon咽口唾沫。他和他的车队因为是『Bill』的手下,吃穿不成问题,所以并没有像Wendy那样狼狈。可Dipper的衣物比他们还要整洁,男孩在末日里穿着蓝色西装,黑色真丝衬衫至始至终没有沾染半点尘埃。 
  Gideon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干净也能是一件恐怖的事。 
  「你打算挑战『Bill』?挑战次元恶魔?!」Gideon看Dipper一步步走来,丝毫没把号角和车队放在眼里。 
  男孩终于有了一点人气,他像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 
  「他打不过我。」 
  诶? 
  不止Gideon,Wendy和Soos也是一愣。 
  Bill饮了口咖啡,不置一词。 
  Dipper把领带往下拽拽,Gideon站得高,他眼尖地发现Dipper领带后面似乎还有什么东西,黑色的,在男孩脖子上。Dipper应该是因为那东西不太舒服。 
  「……你在说什么傻话?」Gideon觉得Dipper脑子是不是坏掉了,恶魔打不过他这样一个宅男?你当恶魔战斗力是0.5鹅? 
  「那家伙是假的,」Dipper毫不在意地又丢下一枚重磅炸弹,「冒牌货罢了。」 
  他已经走到Gideon面前,Professor Pines对他露出和善的微笑。 
  「我最后问你一遍,Gideon,你是想当Mabel的英雄,还是想做那个冒牌玉米片的走狗?」 
   
  Gideon有些恐慌。 
  他不算了解Dipper,但是凭自己对这个死宅的讨厌程度判断,Dipper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说谎。 
  ……而且,哪个男孩不想在心爱的女孩面前做英雄呢。 
  Gideon Gleeful爱Mabel Pines,听起来有点蠢,很多人都不信,他父亲也是。他父亲以为这不过又是他一次心血来潮。 
  可他知道,并不是这样。 
  他真的喜欢Mabel,可能……Mabel并没有Pacifica那么好看,也没有Pacifica那么显赫的家世,她在重力泉只能算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甚至有点怪的女孩。 
  可他对Mabel一见钟情。哪怕后来Mabel真的和别的男人结婚了,他也不会停止爱Mabel。 
  听起来很傻是不是。 
  诡异的是,Gideon想这些乱七八糟的,觉得他冷静下来了。 
  他深吸口气,居高临下俯视Dipper。 
  「我想做Mabel的英雄,但是Dipper Pines,我不想死。不想死在『Bill』手上。」 
  「别误会,」Gideon看出Dipper想说什么,直接打断了他,「我爱Mabel,为我的公主死去是我的荣耀。但那是『Bill』,哪怕是假的,他折磨人的方法还是那么多。」 
  Gideon顿了顿,他的小眼睛第一次浮现出自大以外的情绪。 
  「我惧怕他,Dipper Pines。」 
  承认恐惧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风吹过断崖。 
  Wendy有些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对她来说着实是魔幻的一天——先是Dipper对『Bill』不屑一顾,然后爆出那个『Bill』是冒牌货那么让人震惊的情报,接着自大狂Gideon承认自己在恐惧…… 
  我的天。 
  她觉得世界好魔幻,难道是因为末日了吗? 
  Gideon很紧张,他从来没这么紧张过,第一次上台都没现在紧张。他注视Dipper,仔细观察男孩的表情。 
  然后他看见Dipper笑了。 
  不是那种夸张的笑,只是简单扯动了嘴角,很轻微,但是Gideon看见了。 
  他也终于在Dipper脸上看见了对自己厌恶以外的情绪。 
  「你不会死在『Bill』手上,」Dipper的声音在末日清晰可闻,「我保证。」 
  Gideon将号角丢掉,它被发动机碾得粉碎,在齿轮间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伙计们,让开,为我们的『英雄』开路!」 
  发动机轰鸣此起彼伏,仿若野牛成群结队奔来;它们纷纷后撤,像两排沉默的卫士,为Dipper他们让开一条大路。 
  Gideon说:「我信你一次。」 
  我用命来赌信你这一次。 
  Dipper明白他未尽的台词,他对Gideon点点头,朝断崖走去。 
  Wendy小跑到他身边,Soos也是;红发少女拽拽他:「Dipper?前面是悬崖,Mabel在悬崖另一侧,走不过去。我们得开车。」 
  「没那个必要。」 
  他在所有人不解的目光中站在悬崖边际。 
  Bill放下咖啡。 
  【决定了?】 
  【决定了。】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Dipper扯出一个笑。他舒展眉头,居然有几分解脱。 
  【我回不去了,对吧?】 
  Bill没说话,只是再次端起咖啡。 
  Dipper在众目睽睽之下抬起一只脚,他抬得并不是很高,膝盖堪堪和胯骨平齐,然后往下一跺—— 
  大地震颤,泥土的阶梯顺着Dipper落脚点出现,它们带起滚滚烟尘,从断崖一端爬向另一端!几个瞬息过后,一条宽阔的道路凭空出现在悬崖之间。 
  人类目瞪口呆。有个信教的囚犯一边念叨着耶稣一边在胸口画十字。 
  Wendy试着踩了踩,是普通的泥土,可以安全通过。 
  「MY GOD.」她有点傻眼。 
  Gideon还没从Dipper凭空造路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就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 
  他打了一个激灵。 
  Dipper双手还揣在兜里,他至始至终没拿出来过。 
  「我建议你带着你的车队去神秘小屋,我的Ford叔公手上有不少好东西,应该可以保护你们。」 
  Gideon觉得腿有点软,他是知道Dipper那个假恶魔打不过他的勇气哪里来的了。 
  Wendy却看了Dipper一眼。 
  Dipper消失的时候Ford还没从时空门出来呢,他是怎么知道的? 
  「你藏了很多秘密啊,兄弟。」少女直言不讳。 
  Dipper的回应只是耸耸肩,他走向流星泡泡。新建的道路非常结实安全,Soos试着在上面蹦了几下,随着他的动作带起大量尘土。 
  「嘿!」 
  「哦,对不起。」 
  Wendy翻了白眼给他,她选择去Dipper另一侧站着,离Soos远些。 
  不过因为这样她发现了点事。 
  「Dipper,你是不是长高了?」 
  Dipper之前算上帽子才马马虎虎到Wendy肩膀,现在Wendy和他说话不用低头,平视就可以。 
  Dipper闻言愣了下,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确实不再是小孩的大小,有点……像他高中时候。 
  「应该是吧。」 
  他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缠。Dipper从口袋里取出钥匙,插进锁孔。 
  「在开门前,我需要告诉你们,里面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但一切都是虚假的,千万不要沉溺在里。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Wendy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她拍了Dipper一巴掌。 
  「伙计,别开玩笑了,都走到这里你要我们回去?」 
  Soos从兜里翻出根玉米棒咔擦咔嚓咬。 
  「嘿,兄弟,你和Mabel都能为了我去参加那个什么时间激光枪战,我总不能被一个泡泡打败。来吧恶魔!」 
  然后两个大孩子一起高举拳头。 
  「为了Mabel!」 
  Dipper哭笑不得。 
  「好吧好吧,为了Mabel。」 
  他拧动钥匙。


TBC.

——————

*皮埃蒙特:Piedmont,加州小城,双胞胎家庭所在地

下章点我

 
评论(42)
 
热度(205)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