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爬墙梯成精
 

【神日】Love and Save 03(返老还童au)

     0

  生活没有如果,只有一连串互相交错的意外。没有人能够控制。
  1
  「神座前辈。」
  他回头,那个女孩梳着金色大波浪双马尾,校服领口开的极低,一双白花花的大腿露在外面。神座出流看了她一眼,扭头就走。
  「喂,喂等一下啦神座前辈!真是的——来人啊——非礼啊——」
  他停下,回头。江之岛盾子见状闭嘴,笑嘻嘻的凑过去。他闭了闭眼。
  「你很无聊。拥有分析力的你应该知道,这个时间是不会有人经过这里的。」
  「这个啊,人家当然知道啦~但是人家不这么做,神座前辈是不会停下来的嘛~」
  神座出流不说话,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表演。江之岛盾子也不管她唯一的观众有多么冷淡,自娱自乐地开心。
  「人家听说~神座前辈被称为『超高校级的希望』哦~但是前辈,你知道吗?绝望的美妙滋味。」
  她凑过去,蓝瞳里恶意几乎要溢出来。
  「要不要体验一下绝望啊,绝对会让你摆脱无聊的,前辈。」
  2
  「哈?绝望?希望?什么啊超中二啊这台词。」
  晚饭的时候日向举着筷子,一脸懵逼。
  神座出流一边吃面一边说:「我被学园称为『超高校级的希望』。」
  「……」日向干咳一声,「这样啊,那你还是乖乖待在『希望』阵营好了……不是我说啊,希望和绝望是什么感觉我活了那么多年我都不知道,你们这群小孩还能知道??大叔你说呢?」
  拉面店的老板笑着说:「希望啊……希望大概就是盼着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毕业以后有个好工作吧。要说绝望大概就是我妻子生病那一阵,通知书下来那时候真的感觉天都塌下来了。」
  「……抱歉呢大叔。」
  「没什么没什么,」大叔挥了挥手,「都过去啦。希望也好绝望也好,都敌不过时间呐。我去刷碗,两位慢慢吃。」
  时间……吗?
  神座举着勺子,躲开日向拍过来的一巴掌,同时哧溜一筷子面。日向也不在乎,他摇头晃脑。
  「听见了吗?希望也好绝望也好,未来才是最重要的。所有都会被时间抹平。」
  他敲了敲碗,筷子击打陶瓷的声音极为清脆。他的节拍和着窗外叮叮当当的风铃。
  神座出流喝净最后一口汤,他夺过日向的筷子,丢在一边。
  「……无聊。」
  「哈?」
  「希望也好,绝望也好,都很无聊。」他说。神座第一次发现日向的眼睛是黄灰色,那种灰蒙蒙、有些浑浊的黄色。「对于被才能眷顾的我来说,都太无聊了。」
  「这种无聊的未来,不要也罢。」
  没错。对于自己来说,什么事情都太过简单,唾手可得。连才能也是。这种普通人拼了命也想要拥有的东西,对他来说却是如呼吸一般平常的东西。
  「才能……啊。」
  日向给自己倒了杯酒。
  这是他第一次当着神座面喝酒。清酒顺着壶口流下,倒进白瓷杯里。酒香一点点溢开。
  「才能这东西……其实也没什么用。」他低垂着眼,太阳快要下山了。屋里有些昏暗,看不清他脸上的情绪。
  风铃还在响。
  神座冷静地反驳:「这是不对的。毫无才能的人成群结党,想要将有才能的人赶尽杀绝;明知道自己不足挂齿,却不肯承认比自己优秀的存在。却对于把比自己优秀的家伙拉下来异常拼命……正因为如此,世界的发展才会如此缓慢。因为毫无才能的人太多,世界要以多数为主。」(注1)
  对方沉默了一会,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
  「抱歉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日向抱着肚子,他连眼泪都笑出来了,「天啊出流君,这台词超羞耻你是怎么念出来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天啊哈哈哈哈哈……」
  神座出流沉默。
  估计是笑够了,日向趴在桌子上,擦擦笑出来的眼泪。说:「你说的的确有道理……但是正如你说的那样。这世上还是像我这种普通人多。这个世界发展不如你预想的那般快速,也确实有普通人跟不上你们有『才能』之人思想的缘故……但是啊,出流君。『才能』不是万能的。」
  「七海告诉我,你是全能……因为全知全能而无聊……可是有些东西,『才能』是做不到的。」
  神座出流皱眉:「你在说什么?」
  日向把钱丢在桌子上,他推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明天见,出流君。」
  3
  「我帮不了你,日向。」
  「……我帮不了你,日向叔。」
  友人和他的儿子这么说。
  4
  「最近校园里有些乱,要小心哦,日向君。」七海这么说。
  日向创看着七海千秋,眉眼里全是笑。这是一个很好的姑娘,他想,她应该是他这辈子遇见的最好的姑娘了。
  「七海也是,回家的路上要小心。对了,这个给你。」
  七海接住日向抛过来的东西:一个白色的像素发卡。
  「我之前打游戏送的,家里没有女孩子。所以就想,送给七海你好了。」
  「……谢谢。」她看上去很喜欢这个。游戏玩家似乎想起了什么,叫住日向:「那个,日向君!」
  「嗯?」
  「神座同学……最近似乎有些奇怪呢。」
  「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有人说刚才好像在学校里看见他了。这么晚还没回去,日向君你好像也不知道他的去处……我就觉得,还是跟你说一声比较好。」
  「……我知道了。」
  5
  他接了个电话。
  「……」
  「叫我回来见你女朋友的是你,女朋友没见到让我走的也是你,你有病吗?夜助君?」
  「我不会走的。至少现在不会走的。」
  「你说的对。因为出流君。」
  「……」
  「我?我在公园,看别人遛狗。」
  
  他挂断电话,对上次那个见识过神座和逆藏打起来的保安说:
  「不好意思,我想进去找下松田夜助。」
  6
  她坐在舒适的转椅上,抱着奇怪的熊的玩偶。晃悠一双长腿。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屏幕。
  希望是预定调和的,用正直的心灵追求光明,那是片面的。
  绝望与希望是两个极端,爱也好,憎恶也好,将它们通通吞没的正是绝望。
  让人连自己也不知道去往何处的,正是绝望。
  「你所无法预料的,只有绝望。只有无法预料的绝望。 才能把你从无聊的未来中拯救出来。」(注2)
  她抱着熊,蓝眼睛里全是恶意。她反常地没有做那些夸张的表演,而是单纯地、没有任何情绪地阐述一件事实。
  她往上扫了一眼——
  一把关掉了麦克风。
  
  「喂!怎么回事啊!」
  战刃骸被吓了一跳,「怎怎怎么了盾子酱?是我唱的太,太难听了吗?」
  「我不是说这个!这个呆毛栗子是谁啊!」江之岛盾子愤怒地一指屏幕,「你不是说你把巡逻的保安都干倒了吗!」
  「这,这是意外!等下,盾子酱。这人不是保安啊。」
  「啊?啊,这么说还真是呢,这家伙到底谁啊?衣服也不是本科制服……什么嘛这烂大街的衬衫西裤。」
  「他好像在找人……是学生会的亲友吗?需要我做掉他吗?」
  江之岛盾子沉默了下,突然笑了。
  「不用。出现这种意料外的情况难道不是更有趣吗?」
  「反——正,他来了,也是会堕入这美妙的绝望中的。唔噗噗噗。」
  7
  「……」
  这就是那个女人口中的绝望?
  真是太无聊了。
  这种上一秒还在义正言辞地发表正义宣言,下一秒就为了求生而刀剑相向的场面真是太无聊了。
  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不够强。
  要是能像自己一样,能轻松离开这个所谓的「封闭」校舍,那根本就不需要做出自相残杀这种举动。
  真是无聊。她口中的「绝望」原来只到这里吗?
  还不如听日向创讲他旅行中的趣闻有意思。
  
  「你是赢不过我的。」他对那个幸存者说。
  那个人放下手枪——不出他所料,那个人是不会听他话的。那个人已经杀红眼了。
  幸存者举起电锯朝他攻来,他轻轻松松打飞他。然后、那个幸存者、倒在了自己亲手拉开的电锯上。
  血肉横飞。
  那个人在惨叫。
  无聊。
  他可以……
  
  「!」
  
  子弹擦过他脸颊。
  他转过头。
  本应该断气的那个人还保持举枪的姿势,那个人本该死了的。
  他的分析力、他的幸运、他的占卜才能都告诉他,这一枪不对。
  这一枪……
  这一枪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脸上火辣辣的疼。伤的倒是不重,擦伤而已。神座出流擦了擦脸,他看着手上的血。
  绝望……吗。
  他听见了脚步声。江之岛盾子的吧,要不然就是战刃骸。
  真是着急啊。他这么想着,抬起头——
  
  霎时脸色苍白。
  
  日向创站在门口,胸膛还在剧烈起伏;他的裤脚还沾着血,血脚印蜿蜿蜒蜒。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神座出流。
  8
  神座出流承认,他对日向创抱有兴趣的最大原因是:他看不透这个人。
  不是说这个人心思深沉;而是对于一个习惯了「才能」的人来讲,比起双眼,他更相信与生俱来的「才能」。
  「超高校级的分析力」这一才能让他无往而不胜。再加上「占卜」和「幸运」的辅助,他自认为看透「未来」都没问题。
  除了这个人。
  这个名为日向创的人。
  如果「分析力」自带游戏中那种分析窗口的话,估计日向身上应该全是「???」。他可以分析出日向是怎么来的,用了多长时间找到他。但他分析不出日向现在在想什么,分析不出之后会发生什么。
  全乱了。
  他的引以为傲的才能在日向创这里溃不成军。
  神座出流承认日向在自己心里有那么一点不同。
  日向脸上是他曾经调侃过的「神座出流式冷漠」,他就那么看着神座,不说话。
  神座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没有。」
  最后只有干巴巴的这么一句话。
  日向深深看了他一眼。
  「收拾东西,跟我走。」
  他愣了,日向却没给他思考的机会,扭头就走。神座出流反应过来,连忙跟上。
  「诶?这就走了?太没意思了吧。」
  超高校级的绝望站在门口,笑的人畜无害。
  
  日向创拉着神座出流的手和她擦肩而过,理都没理她。
  
  神座出流:「……」
  江之岛盾子:「……」
  这叫什么,超高校级的无视吗。
  反应过来的战刃骸刚想把那两个人拦住,就听见自己妹妹爆发出一阵大笑。
  「盾,盾子酱?」
  「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有意思了!
  啊啊~没想到只是一时兴起放这个男人进来,居然能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乐子!神座前辈一瞬的表情真是超赞啊~唔噗噗噗。唔噗噗噗。唔噗噗噗。唔噗噗噗。
  那么,让我看看,你有什么出色的地方吧。普·通·人先生。
  唔噗噗噗。
  9
  他躺在日向创的床上。
  他被日向带回了租住的公寓,用日向的浴室洗澡,穿着日向新买的一套运动服。自己那套西装被日向烧了——咨询了他的意见。日向自己的也是。
  日向什么也没说。只是问了他一句「吃饭没」,得到否定答案后去给他煮了碗泡面。
  至始至终他什么也没问。
  现在神座出流躺在这头,日向背对着他;房间很黑,很小。他能听见日向的呼吸声。
  日向没睡。
  过了一会儿,他感觉到床垫在震动。接着是翻东西的声音,摩擦齿轮的声音,吐息的声音。烟味飘了过来。
  日向之前从没在他面前抽过烟。
  他能听见日向抽的小心翼翼的,生怕吵醒了他。日向抽的很慢,往往深吸一口,再缓缓吐出去。
  万宝路黑冰爆珠。
  「我知道你醒着。」日向突然说。
  他沉默了一下,撑起身子;日向弹了弹烟灰,指间那点火光忽明忽灭。
  「我只问你两个问题,回答完你就可以睡觉去了。」
  「不是我。有一个和我有关系——他想攻击我,但是被我打飞、自己撞在拉开的电锯上。」神座出流当然知道他想问的是什么。
  不是我做的。
  只有一个人的死需要我负责。
  他看见那点火光被碾压殆尽。日向叹了口气,躺了回去。
  「睡吧。」
  他闭上眼,侧过身。
  「晚安,日向。」
  「……晚安。」
  他没有睡,他瞪视这黑暗直到天明。
  10
  接下来的日子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那个女人,江之岛盾子突然就没了踪影;希望之峰封锁了五楼,并把消息压了下去,对外宣称是学生会出去旅行。
  没人怀疑到他,他每天还是去学校随便转转,签个到,放学回家——回日向家。
  那天之后他就再也没回过自己的公寓。神座出流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第二天自然而然的就回到了日向的家;而日向创只是在最开始的惊讶过后就默许了他的举动。
  
  今天的晚餐是麻婆豆腐。
  他吹了半天,才把豆腐吃下去。日向见状问:「很烫吗?」
  「……很辣。」
  「啊,抱歉。我之前在中国待过一段时间,习惯用带回来的四川辣椒。」日向手忙脚乱,赶紧给他倒了杯牛奶。
  他捧着牛奶小口小口的喝,看日向拿筷子一点一点把辣椒夹出去。日向一抬头就看见一米七九的大男人抱着杯子蜷在椅子上,跟只仓鼠似的,小模样看上去賊委屈。
  他乐了,揉了揉这孩子的头。手感一如既往的好。
  「不能吃辣为什么不直说?我可以做甜口的啊。」
  「……你喜欢吃辣的。」这几天足够神座把日向的冰箱翻个遍。里面除了草饼水果就是各国的辣椒、辣椒酱。看的他胃疼。
  日向哭笑不得。
  这些天徘徊在这个家的僵持气氛总算是散了去,日向把辣椒挑了个干净之后才叫神座过来吃饭。虽然还是很辣,但是比之前一口一个辣椒圈要强多了。神座一小口一小口地吃,日向干脆把整盒牛奶都放到他旁边。
  「有些事你完全可以跟我直说。」刷碗的时候日向这么告诉喝牛奶的神座。神座出流曾经提起要分担家务一事,不过被他拒绝了。
  「我告诉过你不顺心的时候可以破口大骂。别憋在心里。」
  神座出流坐在一边,不说话。日向翻了个白眼,他擦干手。坐在这孩子身边。
  「有什么想问的你就问。」
  神座出流蛇随棍上。这边话音刚落那头就接上了。
  「你是不是不喜欢才能?」
  日向一愣,心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喜欢才能?算你一个我带的两个孩子都是超高校级的,我要是讨厌才能我养你?
  估计是日向创的懵逼太明显,神座出流主动解释:「我说要帮你做家务,你拒绝我了。」
  啊,这么回事啊。
  那天神座出流的原话是「我可以分担家务。区区『执事』的才能,我也是有的。」。然后就被他拒绝了,很果断。
  他揉了揉额头。
  「……没这回事。」
  神座不说话,默默看着他。日向受不了他这种眼神——他总能从神座脸上读出那些极其微小的感情波动。比如现在。
  「真的没那回事……别委屈了。」他试着组织语言:「我只是觉得……有『才能』并不是一件好事。」
  「为什么?」神座出流皱眉。他是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日向会这么说。「这个世界绝大多数的变革都是我们有「才能」之人创造的,各行各业顶尖的也都是我们。而毫无才能之人再怎么努力也做不到我们那一步——我们生来就高人一等。」
  「……」
  「出流君,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全能』对吧。」
  神座出流点头。他听见日向又问:「『全能』很多吗?」
  「不,只有我一个。」想了想又加上一句,「个别人会有几个才能——但是『全能』只有我一个。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只有一个才能。」
  「……」
  他听见日向创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
  「那不是很可怜吗?」
  12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我,我找不到办法!我帮不了你!对不起!真的……为什么……我是『医生』啊……」
  资料洒落一地,泡在雨水里,一片泥泞。暴雨如注,连马路对面都看不清楚;雨滴打在脸上,很疼。
  那个男人浑身湿透了,白大褂贴紧了身子。他的眼镜上全是水。那个男人就站在门口,隔着厚厚的雨帘,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他沉默了很久很久,举着伞,抱紧了那个人。
  那天很冷,雨很冷,人很冷。
  雨声很乱,他的心却很静。他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仿若踏入无人之境。
  他抱紧了他的朋友。
  「回去吧,夜助君还在家等着你。」
  
  「『数学家』遇见了解不开的数学题,『医生』遇见了治不好的病;那么,你们的『才能』还有什么存在意义?」
  「被赋予才能的时候,你们的命运就已经被决定好了啊。」
  年长者坐在灯下,整个人灯光所笼罩。他的眼睛隐藏在阴影之中,指尖轻轻划过杯口。
  意味不明。
  13
  神座出流看着手上的请柬。这是一张不能再恶俗的请柬,如果不是看见了那个占据了纸面三分之二的黑白熊估计他看都不会看这个红配绿的请柬一眼。
  「放学后我邀请前辈看一出好戏哦~一定要等人家::ೖ(⑅σ̑ᴗσ̑)ೖ::」
  无聊。
  今天日向说要做奶油泡芙,他可没那个闲心陪这女人胡闹。
  「神座前辈难道是在想着日向叔吗?抱歉呢神座前辈,人家的男朋友今天要去见日向叔啦(•́₃•̀)」
  「讨厌啦,前辈不知道人家的男朋友是谁吗?别看人家这样人家也是有男朋友的哦。」
  「是松·田·夜·助呢。」
  
  「……」
  他将请柬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
  14
  「来见你一面真是难啊。不对不对,我怎么能这么对长辈说话呢?重来重来。咳咳,初次见面,我是江之岛盾子,夜助君的女朋友。请多多关照,日向叔叔。」
  日向创看着江之岛盾子对他行大礼,有点胃疼。他记得这个姑娘。在那个满是鲜血和尸体的走廊里她最后出场。
  虽然被他无视了就是了。
  早些年天南海北的工作的时候他总是会遇上一些奇葩,那个时候他就练会了无视麻烦。
  现在麻烦却找上门来了。
  他原本准备去超市买点奶油给出流做奶油泡芙,结果下楼就看见这个蛇精病堵在门口,大喊一声「叔叔好!」,接着就把他拉进咖啡馆,一副长谈的模样。
  日向扶额。
  为什么他周围都是蛇精病。
  「……你是夜助君的说的那个女朋友?」咖啡上来他却没动。自称江之岛盾子的女孩往自己的咖啡里扔了五包糖,听见日向问话后把糖盒扔到一边,满脸乖巧。
  「是,叔叔不喝咖啡吗?这家的咖啡做的很不错的。您看,怕您高血糖,我特意给您要了杯意式浓缩。」
  日向创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他先用咖啡勺看了眼油脂的厚度,然后先喝了口清水,接着才喝咖啡——他含了会,才咽下。
  江之岛盾子见状挑眉,日向把咖啡推到一边。
  「我不喜欢浅焙。」(注3)
  江之岛盾子摆出一副苦恼的样子。
  「啊——伤脑筋。您是不喜欢浅焙呢,还是不喜欢轻浮的女人呢?」她突然一拍桌子,眼泪噼里啪啦地落。咖啡店其他人闻声把目光投向这边。
  「您不喜欢我就直说!但是,但是我是真爱夜助君的啊……您不能……不能拆散我们……就算是您!我也不会把夜助君让给您的!」
  围观群众发出恍然大悟的声音,纷纷对日向投以谴责的目光。日向嘴角抽搐,这女人已经发展到撒泼打滚了。
  「……有件事我觉得我要告诉你。」他喝了口配咖啡的冰水冷静冷静,「夜助君找女朋友我是不管的。」
  「他想和谁结婚,和谁在一起都是他自己的自由。说实话,要不是这回他说『要带女朋友见我』,我都不打算回来。」
  「真——过分啊,」江之岛盾子一秒复活,「他要是跟个抱枕过一辈子你也不管?」
  「我只监护他到二十岁。」
  一时安静下来。
  过了会,江之岛盾子淡淡地说:「你真过分。」然后她声音猛的提高:
  「天啊你超过分啊——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说放手就放手!二十岁一到就甩手走人!一个人跑去国外不管不问——」
  「简直太可恶!太过分!太让人绝望了!你超差劲啊!」
  她突然变回平常的语气。
  「你真是差劲的监护人啊,叔叔。」
  日向创却没什么反应,就像盾子骂的人不是他一样。他敲了敲桌子。
  「那么,你是不是该提提正事了,江之岛盾子小姐?」
  
  距离绝望爆发,还有一个小时。
  T.B.C

——————————

0处原文如下,有改动:But,life being what it is.A series of intersecting lives and incidents,out of anyone's control

注1:弹丸2第0章原文,截取自姐姐和教主的对话

注2:出自弹丸动画第七集锅子在监视屏幕后的一段自白

注3:关于咖啡这一段我纯粹就是照网上瞎扯,我没喝过几次意式基本上都在喝美式(量太少了混账),而且日向不喜欢浅烘焙完全是照我个人口味来的(没错不爱浅焙那人是我(这人不要脸)

咖啡的话题到此为止不要找我交流谢谢这人从来不加糖

其实老年人是不能喝浓咖啡的,身边有爱喝咖啡老人的小伙伴注意。尤其是意式Espresso

也就是说锅子其实已经猜到七七八八了,一边说高血糖一边却故意递过来Espresso,其实是在试探日向_(:зゝ∠)_

日向对Espresso很懂也是他“年轻”时四处跑的一个侧面写照_(:зゝ∠)_

诸君我想要评论QWQ

 
评论(29)
 
热度(111)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