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爬墙梯成精
 

【神日】Love and Save 02(返老还童au)

睡着了现在起来发文......

每一话的0都是电影原台词,以后就不特意标注啦

————————  

       0
  我们每个人对自己的看法都是不同的,但我们的终点都是同一个。只是到达的路有千千万万。
  1
  「啊~我要是将这所充满『希望』的校园染上『绝望』的颜色,一定会很美妙吧!唔噗噗噗。」
  金色双马尾的少女抱着黑白熊如是说。
  2
  私立希望之峰学园,是由政府认可并扶持的特殊私立学园。虽然有设初中部,但是其高中部招收的学生却是来自全国各地的精英,甚至包括海外的学生。
  能得到该校的毕业证书就和走上人生赢家的道路没区别了呢。有人这么说。
  由于其学生的特殊性,学校的教育方式自然也是别树一帜。只要每天来签个到并且过了考试就行,没有强制上课和留作业。只有一个针对个人「才能」的实技考试而已。
  针对个人的「才能」……吗?
  神座出流将一缕长发别到耳后。
  「无聊。」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才能的掌控也越来越熟练。管理层那帮家伙说的对,他生来就是被才能眷顾的人。才能的切换越来越熟练,同时使用多重才能也不在话下。
  真是……太无聊了。
  这么想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台黑色游戏机,随便挑了一个游戏攻略。
  这台游戏机是好多年前的流行款,上面贴着张泛黄的动漫人物贴纸。游戏机的外壳磨损已经很严重了,到处都是刮痕。连按键都有些模糊。
  「超高校级的游戏玩家」第一次看见这个游戏机时惊呼:「这不是索狗PS250纪念款吗?神座同学居然有这款绝版?!不对,神座同学也玩游戏?!」
  听上去这个好像还蛮稀有的。
  「……别人送的。」
  「啊……那这个人真的蛮厉害啊。」七海千秋罕见的露出羡慕的神色,「我当时也很想买这款掌机,等我好不容易攒够零花钱却被店家告知卖光了。」
  
  他突然一把将游戏机扔到身后。掌机撞在坚硬的水泥地上,外壳破碎的声音在空荡寂静的天台清晰可闻。
  神座出流愣了下,快步上前,将游戏机捡起来。右下角绽开一道裂纹,直穿过中间按键。右侧大部分按键算是报废了。
  手指仔细擦过那道裂痕,他抿了抿唇。
  五年了。
  那个男人离开五年了。
  他用一个微笑走进了他的世界,又用一个背影离开了他的世界。他离开的那么干脆,连回头都不肯。
  他只在他生命里停留了半年,他却怀念了他整整五年。甚至可能以后都要不停的怀念下去。
  这是不对的,神座出流。
  这是不合逻辑的,神座出流。
  这是不值得的,神座出流。
  你是没有感情的。
  父母、同学、学校高层都这么说。入学时学校对他进行了一番精密的检查,对他怀有那么多的才能表示了惊叹的同时也得出了一个结论——持有多项「才能」的副作用是感情的缺失。只有绝对理性才不会妨碍才能的发挥。
  所以他不应该思念一个人,他不应该思念一个人思念整整五年。
  这说不通。
  各种意义上都说不通。
  他也不应该烦躁,他是没有感情的。
  这不对。
  这不对。
  这不对。
  神座出流抱紧双臂,风呼呼的吹,天台上的风很大。他的头发被风吹的乱极了。
  这么说来,那个人也曾给他梳过头发。他的头发长的很快,索性懒得剪,偶尔修修就好。梳起来太麻烦就仗着发质好不去梳。
  后来那个人说:「这么好的头发不好好爱护就可惜了呢。」
  「我在中国的时候啊,有个老年人告诉我,头发是人的顺心草,一定要好好爱护,头发越软的人心肠越好。」
  「嘛,虽然是说女孩子的,不过放在发质比女生还棒的出流身上也是蛮合适的呢。」
  那个人一边给他梳头发一边说。
  他还记得那个人给他梳头发时拇指按在他头上的力道,不轻不重,刚刚好。他还记得木梳划过发梢,黑发穿过那个人的手;他一回头,就会看见那个人笑的温柔。
  他都记得。
  连那个人走的那天下了多久的雪都记得。
  还有胸口几乎要把他撕开的难过。
  「Hinata……Hajime。」
  日向……创。
  那个人的名字是,日向创。
  
  天台真冷啊。他想。
  3
  高傲且理性的人从不撒谎。
  4
  「你今天看上去很开心呢。」
  七海「嗷呜」一下吃掉草饼,两颊鼓鼓的,看上去就和仓鼠一样可爱。
  「嗯嗯,今天我被雪染老师任命为班长了哦。还有啊,班里的同学其实很好相处的。呐呐,你知道吗,今天花村同学闯了大祸呢……」
  七海连游戏机都放在了一边,她不停地说,甚至加上了肢体动作。她说了好多——今天班上发生的趣事、同学各种各样的才能、她今天又通关了什么游戏……说的口干舌燥。等接过对方递过的水咕嘟咕嘟灌了半瓶下去才发现这么长时间一直是她自己在说。
  她有些不好意思,整张脸隐藏在兜帽下。
  「抱歉呢……一直都是我在说。」
  「我并没有在意,倒不如说,看见七海这么高兴我也很开心。那今天有遇到什么烦恼吗?」
  「烦恼的话……还是有的。」七海抱紧双膝,有些小郁闷。「我们班上有一个很特立独行的同学。他很厉害,是个真真正正的天才。我们本科生其实是些很偏科的人……他却不是。貌似所有的才能都有的样子。连实技考试都要考好久的人。然后他对人很冷漠,雪染老师都拿他没办法……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拉进和他的关系。」
  「七海的话,一定会成功的。话说他叫什么名字?是你之前提过的狛枝吗?」
  「不是哦,狛枝同学虽然行为怪异了点,但是人很好说话的。我说的这个人是神座同学。」
  「……抱歉?」
  「是神座同学。名字很少见吧。读作Ka-mu-ku-ra哟。全名是神座出流(Kamukura Izuru)。」
  「……」
  「明明是个男孩子却有一头女孩子都羡慕的长发,眼睛也是很漂亮的红色……你怎么了日向君?脸色有些不好呢。」
  「啊,没事。……那个,七海,可以和我多谈一谈神座君这个人吗?」
  5
  也许我应该改一改吃草饼不喝茶的习惯了。他躺在床上,整个人散发着生无可恋的气息。
  草饼吃多了胃疼从而导致一宿没睡什么的……听上去就好逊。
  电话突然响了,他把头埋在被窝里不想管。本来以为会因为无法接通挂掉,没想到对方毅力可佳。一个接一个打过来,大有磕到天荒地老的架势。
  他不情不愿的探出头。
  「……喂?」
  「什……一定要现在送来吗?我现在胃疼不想动。」
  「好了我知道了……U盘在你电脑附近对吧,我马上给你送来。」
  他把电话挂断,叹了口气。过了一会儿,突然把自己团在被子里开始滚来滚去!一边滚一边发出「啊啊啊啊啊」的无意义声音。
  6
  逆藏十三理了理制服,保安队长的制服对他来说果然还是太小了。
  真是难受啊这衣服……不过一切都是为了宗方,这点小苦还是可以忍受的。
  可恶,还是好羡慕雪染啊。老师真是好呢,工作轻松还能吹空调。保安队长说白了还是保安啊,风吹日晒的。
  他这么想着往校门口走去。今天的巡逻还没开始呢。
  不过……
  好像发生了什么情况?
  他连忙上前,发现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站在门口和保安说着什么。那人大概二十岁出头的模样,鼻尖沁着汗,很着急的样子。
  「发生了什么?」他问。
  保安看见他连忙行了个礼,然后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无外乎就是校外人员想进本科,保安不放行而已。
  逆藏十三扫了眼男人,挑眉。
  「想进来还是找个好点的借口,要知道东区可不是你这样的人能来的。」
  青年一愣。
  「……你这话什么意思?」
  逆藏鼻子里哼了一声。
  「像你这样妄图参观希望之峰学园的人多了去了,用的肯定是XXXX是我熟人的借口吧。快走快走。」
  「什……你以为我想来吗?要我说多少遍我是来给松田夜助送资料的,他现在急需这个东西。不然这个时候我应该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喝热牛奶养胃。总而言之你们快点让我进去,对你们也好对我也好!」
  「哈?那你给松田夜助打个电话吧,让他跟我们说一声我们就放你进去。」
  「我不是说了吗那死小子不接电话!又睡着了吧混蛋。要不然你们替我送进去。」
  啧,还真是神烦。这种人他见得多了。明明是普通人,还妄想和这所学园的人扯上关系——
  他一把揪住对方衣领。逆藏十三狠狠盯着青年。
  「我最后一遍警告你,快滚。不然我就对你动手了,普通人。」
  「啊啊,逆藏队长冷静点……」
  「你们不要挡住门。」
  门口的三人愣了下,齐齐看向来人。看清来人后逆藏皱眉,虽说早就听闻对方名号,但是面对面还是第一次。然而真正让他奇怪的是,对方在看清他之后表情突然变了。虽然很微小,但是很明显确实是吃了一惊。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逆藏的手上,准确的说,是抓住衣领的那只手。
  神座出流面色一沉。
  「放手。」
  「哈?」
  对方直接来到了他面前——速度极快,他根本就没看清这人的动作;接着手腕处传来一阵剧痛。
  「啊啊啊啊啊——」
  脱臼了。
  逆藏十三连忙松开手,退后几步,摆出防御的姿势。这家伙浑身都在散发着杀气。
  他根本就不敢接上左手,这家伙的杀气是真的。稍有不慎他可能就会被这家伙给……
  「够了,住手。出流君。」
  那个普通人突然开口。
  神座出流猛的停下动作,然后在逆藏紧张的注视下,缓缓收了杀气。
  他看了一眼那个男人,扭头就走。
  逆藏十三:「……」有病啊这是。
  他咬着牙接上左手,问捂着脸的男人:「你认识神座出流?他和你什么关系?」
  那个男人放下手。逆藏吓了一跳。那家伙左脸写着「天要亡我」,右脸写着「世界末日」。眼神根本就是死掉了。
  「『如果可以这辈子都不要再见』的关系。这下我能进去了吗?我是真给人送资料的。」
  逆藏十三:「……请便。」
  7
  等他从生物楼出来,就在门口遇见了神座出流。对方一看上去就是特意等在这的。
  日向创叹气,他松了松领带。
  「我们谈谈。」他说。
  8
  谈?
  谈什么?
  有什么可谈的。他又不是不告而别,他可是特意丢下鸡汤才走的。神座出流也确实将日向创的话听了进去,虽然他鲜少有不顺心的时候——但他确实活的随心所欲。
  此时此刻他们坐在学园的咖啡厅里,日向用勺子搅热牛奶,一脸菜色。神座出流看出来他可能是有些不舒服,却没提出来,只是喝着自己的黑咖啡。
  半晌,日向创开口:「长大了呢,出流君。」
  「嗯。」
  日向:「……」
  日向创:「这几年来你过的好吗?个子长高了不少呢,有好好吃饭吗?有朋友吗?不太合群是不行的你……」
  抓着咖啡的手一紧。他打断日向。
  「你怎么知道我不合群?」
  「……」
  日向跟踪他?不可能,有人跟踪他绝对会发现。排除他跟踪和雇私家侦探的可能性,从第三方得来消息的可能性就只有熟人了。他性格孤僻不是什么秘密,在希望之峰上学后父母也断了联系。相对较熟的只有同学和雪染千纱。不,不会是雪染千纱,这个女人认识日向后绝对会来给他添麻烦——让他融入班级之类。那就只有同学了。
  会是谁?左右田和一?二大猫丸?日向的性格很容易交到朋友……
  啧。
  这种时候,交给「幸运」就好了。
  握紧杯子的手复而松开。
  「七海千秋告诉你的?」
  日向大吃一惊。
  「你怎么知道?!」
  啊,果然。真是太无聊了。
  「七海告诉你的?」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
  「猜的。」
  「这种事也能猜出来?!」
  「对于被『才能』眷顾的我来说,没什么不可能的。」
  日向语塞。
  是啊,他怎么忘了。出流君是拥有「才能」的人。
  他松开勺子,对神座展露微笑。一瞬神座有些恍惚,这人的微笑和五年前重叠在一起。仿佛时光从未流过。
  「虽然晚了,不过还是道一声恭喜。祝贺你被希望之峰学园录取,出流君。」
  ……
  恭喜?
  有什么好恭喜的?
  这难道不是意料之中的吗?
  还有,为什么你能笑出来?
  为什么你能笑的和五年前一模一样!
  就好像,这五年对你来说,不算什么一样!
  噼啪——
  「出流君?!」
  他不在意地抽出纸巾,擦了擦手上的血,示意服务生换一个杯子。
  「轮到我了,日向创。我的问题只有一个。」
  「你是不是,比五年前,更年轻了。」
  9
  松田夜助把U盘放到一边,然后往椅子上一瘫,舒舒服服地看起了漫画。完全不像电话里说的那么急。
  「诶?夜助君不是有个会议要开吗?说好的会议呢夜助君?」
  那双白皙冰凉的手臂从后方绕过来,挂在他脖子上。左手做了艳俗大红的指甲。但是她的手很漂亮,红指甲格外衬她修长美丽的手指。
  松田夜助空着的那只手覆上去。
  「U盘很重要是真的,忘记带也是真的。不过会议确实没有,我只是想让他来看看我的女朋友而已。不过他好像还有别的事我就让他先走了。」
  他突然紧紧抓住少女的手,阻止她逃脱。神经学者回头看向他的女朋友。
  「为什么不告诉我电话响了?你知道陌生人是不能随便进入校园的。」
  少女一脸委屈。
  「因为,因为人家想要夜助君再睡会嘛~夜助君昨晚好累的~」
  「请不要做出让人误解的发言。」松田夜助松开手,重新把注意力放在漫画上。
  「只是再让你见一面我叔叔就难了……」他看上去很烦躁,少女闻言翻了个白眼。她抽回双臂,坐到松田对面的椅子。
  「还不是夜助君你不让我上门去见叔叔!我说了好几次主动登门去拜访,好歹人家也是个长辈。你呢?不是拐着弯拒绝就是沉默,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和你叔叔有一腿呢!一定要偶遇?!你是恋爱中的小学生吗?让我和你叔叔偶遇?你简直超超超超有病啊夜助君!好绝望!我对你的双商绝望了!」
  「闭嘴盾子。」
  他往自己嘴里放了片薯片。
  10
  日向估摸着牛奶凉点了,抱着杯子不紧不慢地吹了两下,白色马克杯遮住了他大部分表情。
  「是啊,」他突然说,露在外的眼睛是弯的,「人都希望自己越来越年轻。」
  神座出流面无表情。他鲜少有表情。他总是木着张脸,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说起来出流君倒是变了不少,」日向创放下杯子,伸出手比划了一下,「以前还是那么点个小孩。现在比我都高啦。」
  神座接过新咖啡。他神色淡淡的。
  「五年了。」
  「是啊,五年了。」日向创语气有些怀念,他不经意往下看了一眼,顿住。然后笑了。
  「你还留着呢啊。」
  神座出流顺着对方目光看过去——他放在里面的游戏机露出个角,恰巧是贴纸那块露了出来,正对着日向创。神座出流没什么反应,单纯「嗯」了一声以示回答。把游戏机往里推了推,又想起来什么,拿了出来,推到日向面前。
  「还给你。」
  日向瞅着那道裂痕,有点囧。神座出流也瞧见了,他沉默了一下,推过去的手又收了回来。
  「我修好了再还你。」
  「啊啊,不用。」日向说着拿过游戏机。按了下开机键,屏幕亮起的同时伴随熟悉的音乐。「这不是还能用吗?这游戏机也是有年头了……哇哦,不错嘛出流君。全成就啊你。」
  他一个个游戏翻着,神座喝了口咖啡,听见他说:「比夜助君强太多了啊……」
  端着杯子的手一顿。
  「日向创。」
  「怎么啦出流君?」
  「……夜助君。」
  「哈?」
  「你是因为……夜助君回来的?」
  日向创愣了下,然后无奈地笑了。他耸了耸肩,言语里充满了无力感。
  「是啊,说是有了女朋友。我就想回来看看这个姑娘合不合适。结果他完——全不想提见面的事。这死小子。」
  「……」
  今天来希望之峰想必也是为了那个「夜助君」。希望之峰、生物楼、名字是「夜助」的男性……
  前·超高校级的神经学者,松田夜助老师?
  松田夜助今年二十五。
  他看了一眼日向。
  日向创今年应该是三十三岁上下。
  ……这个年纪大概只够做松田夜助的哥哥。但是从五年前的谈话来看,日向创明显是松田的长辈。而且,应该和松田父母是朋友。
  忘年交之类?
  日向收好了游戏机,他站起来,把钱拍在桌子上。
  「那么,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他想了想,突然说:「你要不要一起来?」
  神座出流看了他一眼,点头。
  11
  不出神座所料,日向带他来见的人果然是七海千秋。年长者似乎和游戏玩家不是一般的熟,他笑着和少女打了招呼。七海本来是微笑的,结果在看见神座的一瞬间僵住了。
  「神,神座同学?」
  他点头,算是打招呼。七海千秋完全没反应过来为什么会遇见神座,日向挥手示意七海坐下。年轻的游戏玩家坐在好友身边,神座坐在另一边。她还有些晕乎乎的,紧张地抓紧了掌机。日向完全没看出七海的紧张一样,神经极粗。
  「七海昨天你说你新关卡过不去,我把出流君叫来,让他帮你想想办法。可以吧,出流君。」
  七海千秋:「……」
  神座出流:「……」
  他深深看了日向一眼,伸出手,示意少女把游戏机给他。七海愣了几秒后呆呆地把游戏机递了过去。期间日向一直笑眯眯的,晃悠着一双长腿。
  神座出流同时开启好几个才能,通关轻而易举。他把游戏机还给七海,还没等后者接过去,就听见日向说:
  「出流君,给七海讲一下具体操作怎么样?」
  七海千秋:「……」
  神座出流深吸口气,声音没什么起伏,冷漠地讲解。七海虽然平日里很害怕神座,但是一涉及到游戏就会很认真。她听的自是很仔细。神座眼神稍稍柔和了许。
  等七海拿回游戏机,还没松口气,就听见日向又卡口:「要不要和七海对战一场啊出流君?」
  七海千秋:「……」日向君你今天怎么了!
  神座出流一下站了起来,他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丢下一句「无聊」后迈开长腿大步离去。日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搞得愣了几秒。
  七海看了看离去的神座,又看了看日向,无语地发现坐在他旁边这个人居然在笑。
  「……日向君你在笑什么?」
  「啊?我在笑这小子和之前没什么区别嘛。一点也不像七海你说的那样。闹脾气了啊这是。」
  七海千秋:「……」你有病吧。
  「啊啊,真麻烦,还要去哄。」他朝七海告别,「那么我先走啦,明天我不一定来。拜拜。」
  「拜拜日向君……」
  七海千秋:「……」
  这都什么事啊。
  12
  「出流君~」
  「等等我出流君!」
  神座出流在前面走,一点没有等等日向创的意思。日向无奈,他好不容易追上去,刚想拍下神座肩膀,人家偏了下身子就躲了过去。
  他只好在年轻人旁边走,一边走一边问。
  「生气啦?」
  「没有。」
  「闹脾气啦?」
  「没有。」
  「没有什么……」他突然跑到神座前面,拦住去路。神座出流停住,他看见这个男人笑着说:「还说自己不是闹脾气。你这个表情和小时候闹脾气一模一样。」
  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
  「没骗你,」日向哭笑不得,「你小时候每次闹脾气嘴都会向下撇。弧度很小但是有。」
  「……」
  他不说话,把头偏到另一侧,摆明了不想搭理日向。后者一把勾过神座出流肩,他有些感慨。
  「长这么高了啊……别生气啦,哥哥向你道歉。」
  「……无聊。还有你不是我哥哥。」
  「是是。作为赔礼我带你去吃饭怎么样?想吃什么?西餐?还是怀石料理?」
  「只要不是草饼什么都可以。」
  「……」
  
  有的人刚刚下班,和女朋友肩并肩,去往电影院;有的人坐在西餐厅里,因为红酒争论不休;有的人收拾好自己的游戏机,踏上归途。
  那一天再普通不过。
  那一天,死神抓紧了绳子,断头台准备完毕,他纵声大笑,刀刃泛着雪白而冰冷的光。
  
  T.B.C

————————————————

0的原文:Everybody feels different about themselves,one way or another.But we're all going the same way,just taking different roads th get there.That's all
  
  
  
  

 
评论(13)
 
热度(121)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