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爬墙梯成精
 

【Billdip】Restart 20(超生 AU)

第二次湮灭之日爆发,成年人Dipper和Bill联手,重回十年前的重力泉

本次是收到 @浅_苍蓝 gn第二张图的加更qwq @淦晏蕾 gn的不好意思只能先排到下个月呜呜呜

#长篇,慢热,流水账

#超生AU就是那个Transcendence AU,Dipper和Bill融合成为新恶魔那个

#写着自己嗨的,Bug多,属于重走一遍剧情,大量原作台词出没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

#部分资料来自网络,感谢那些科普和翻译的太太

#有原创人物打酱油

#他们属于迪爸爸和Alex,超生AU属于Zoey聚聚,OOC属于我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15/16/17/18/19

______________________

       蝾螈是什么?它是怎么出现的?它和恶魔有什么关系? 
  Stanford不知道。 
  他只是在意识模糊间听到过恶魔的低语。他们饮酒,交谈,谈那些他从不知道却也无从知晓的只言片语。 
  他知道那家伙很强,非常强,强到恶魔都去忌惮。他知道裂缝和蝾螈有关,他知道恶魔是抱了赴死的心态。 
  除此之外,Stanford什么也不知道。 
  然后恶魔纵身投入宇宙的裂缝。 
  他想,这不对。 
  这是他们宇宙的事,关恶魔什么事?他们两个凭什么去解决他们宇宙的危机?这不对,这不该。 
  Stanford这般想。 
  他睁开眼睛,看见Mabel孤零零站在那。她受的伤最轻,醒的也最快。女孩看着裂缝,脚边是桶冰,水蜿蜿蜒蜒流淌,在地上积了不小的一滩。 
  她应该醒过来很久了。 
  「我们得做点什么,」女孩说,「为Dipper 做点什么。」 
  为我们的世界做点什么。 
  为他爱的世界做点什么。 
  他看到他的孙女眼角有泪,可目光坚毅,好像有柄枪在她眼底。枪尖闪烁锐利的光。 
  Mabel粗鲁地擦掉眼泪,她头发乱糟糟的,但一点也不影响她的美丽。她就像个战士,像头蓄势待发的狮子。她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成长,甚至已经可以独当一面。 
  然而这很残酷。 
  如果可以的话,Stanford永远也不要他的侄孙女以这种代价成长。 
   
  他们修修补补,乘着「环重力泉」跳进时空裂缝的时候,正好看见年轻人松开握剑的手。而蝾螈大张着嘴,满口又利又尖的牙。 
  他说我是剑,我是绳,我是薪柴;我要杀你,我要阻拦你,我要燃烧自己将你拖死在这里。 
  他不是Bill Cipher,Mabel想,Bill Cipher没有这么伟大的献身精神。那家伙没有理由,也做不到。 
  她看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Mabel诡异地觉得如果Dipper长大应该就是这般模样。她看见那张脸因为「环重力泉」号的出现而惊讶,转眼又被冷漠取代。 
  他所有的情绪在看见她的那瞬悉数掩埋,金色落在她身上时冰冷而不近人情。他那双巩膜就好像地底翻涌而出黑泥,真实在黑泥之下,被层层封存。 
  「你到底是谁?」她问。 
  那个拥有Dipper面容的怪物笑了,嘴角咧到耳根,露出满嘴又尖又利的牙。他笑的很丑,真的很丑。 
  「Alcor,」似乎是怕她听不清楚一样,他又重复了一遍,「我的名字是Alcor,是个恶魔。」 
   
  恶魔。 
  这个词语对Mabel来说并不陌生。她与金发的恶魔打过数次交道,说是交恶也不足为过。Bill Cipher是个疯子、神经病,世上之恶。他以别人的痛苦为乐。 
  Alcor却不是。并不是Mabel有弟弟滤镜加持,她只是觉得蓝色恶魔或许做不出Bill的事。 
  可他依然是恶魔。 
  Mabel见过Bill同伴的残忍,在流星泡泡外。骤然从天堂跌落地狱才让人印象深刻。 
  所以这人是Bill的帮手。 
  这人附身到Dipper身上了,像Bill一样。 
  Dipper……她的Dipper,兴许还活着。 
  吾主在上,蓝色的恶魔承认时的声音,在她听来,不亚于管风琴在歌唱。 
  她真心实意地感激,附身在Dipper身上的是Alcor,而不是Bill Cipher。 
   
  他甚至答应了她事成后会把Dipper还回来,不是吗? 
  他是恶魔,是她的敌人,是她们痛苦的源泉。他们的关系,最亲密不过盟友。 
  她坐在地上,怔怔地注视着蓝色恶魔。 
  那双漂亮、坚韧的双翼此刻破烂不堪,平日散发蓝色幽光的皮膜损坏到难以想象的地步。翅膀就好像被暴风雨摧毁过的船帆。 
  到底是为什么变成这样的呢? 
  有冰冷的液体滴落在她眉心,留下一道湿痕。它将女孩原本稚嫩的面容一分为二。那脸狰狞、可怖,又恶心。 
  Mabel颤抖着,她颤颤巍巍地伸出手,落在蓝色恶魔的脸上。 
  入手一片冰冷湿润。 
  和滴落在她脸上的液体一模一样。 
  年轻人背着光,那张鲜血横流的脸,扯出一个温和的、安抚的、不掺杂质的笑。 
  就像很久以前,Mabel因为打碎花瓶而不安时,她的弟弟对她露出的那种笑。 
  「没事的。」恶魔说。 
  没事的。记忆里的Dipper说。 
  然后他猛地跪倒——她记忆里的Dipper也跟着一起弯腰——恶魔疯狂咳嗽,鲜血和碎肉顺着他指间流淌。它们太多了,后来甚至是从手掌和嘴唇间的缝隙挤出来的。 
  她终于看见他的后背受了有多么严重的伤。蓝色马甲已经被大面积黑红覆盖,血肉和白骨暴露在外。 
  她怔愣,甚至有些茫然地看着这个人跪倒在她面前。她没见过那么多血,也没见过这么严重的伤。 
  她看见伤者依旧伸出手,没有皮膜覆盖的翼骨还维持在张开的状态。恶魔想要抚摸她的脸,却在即将碰触到的瞬间又缩回手。 
  他就算跪着,也能将Mabel完完整整笼罩在他的影子下。 
  「我会保护你的。」恶魔笑着说。 
  我会保护你的。记忆里的Dipper说。 
  Dipper和Alcor的身影在她眼前慢慢重叠在一起,逐渐不分彼此。 
  鲜血的触感是如此恶心,Mabel抚摸着恶魔的脸,她觉得视线有些模糊,鼻腔有些堵。她觉得她触碰到的位置好冷好冷。 
  「D……Dipper?」 
  她看见恶魔闭上眼睛。 
  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眼泪冲开脸上的尘埃。她颤抖地抚摸Dipper的脸,颤抖地抚摸他断掉的翼骨,颤抖地握紧他冰冷的手。 
  Mabel Pines哭着想,她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几十分钟前。 
  Bill挑挑捡捡将情报告诉Pines等人。他这人,啊不,这恶魔不愧是蝾螈曾经的销售骨干。关于他们和蝾螈的恩怨一个字没说,但是该有的消息全都有。一点也不影响这次作战。 
  Stanford倒是怀疑过,不过他是出于经验,而不是抓住了Bill话语漏洞——他是说不过Bill的,几句话就被金发恶魔带进逻辑深坑。 
  Dipper趁别人不注意很轻很轻地踢了恶魔一下。 
  【差不多得了。】 
  Bill拍拍手。 
  「我要说的就是这么多,当然,六指仔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不过,」他耸耸肩,样子十分滑稽,「除了我之外你们也没有其他的情报来源不是吗?」 
  Stanley抚摸着自己的金指虎。他脸皱的好像块厨房抹布。 
  「没人说不可以打情报员吧,我可以打情报员吗?喂有人听见我说话吗?我可以揍他吗?」 
  Stanford按按眉心。 
  「冷静下Stan,现在不行。」 
  然后他和他的兄弟耳语: 
  「等结束后我们一起揍他。」 
  Dipper和Mabel一起咋舌。 
  Stanford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他理理自己的领子。 
  「那么,假如Cipher没有说谎的话,我们可以得知:」 
  他举起食指。 
  「1.蝾螈,本名AXOLOTL。估计不是真名,而是在我们宇宙自动替换的和原名发音相近的字眼。」 
  「2.它『自称』全知全能,但实际上只是拥有『过于强大的力量』和『过于丰富的知识』以至于它『看起来无所不能』」 
  「3.它因为庞大的力量而被各个世界驱逐,所以只能在时空夹缝里苟延残喘。」 
  Mabel原本一直在点头,到这突然一停。 
  「等等Ford叔公,这个信息是怎么得到的?刚刚Bill没说这个。」 
  「哦,这个很简单我的天使。在『湮灭之日』出现前任何恶魔都没有出现过,我们的世界被撕了一个大口子后怪物才接连出现。而且你知道,我们的世界虽然一直有小矮人独角兽这种神奇生物,但是像怪物那么残暴还能打架的可没有。所以我大胆推测,每个世界对于特殊力量的容纳都是一定的。超过这个份额就不会被世界所容纳,甚至驱逐出去。」 
  他看向恶魔们。 
  「我说的对吗?恶魔?」 
  「完全正确。」Bill说,他罕见地没端起架子,「对于我来说,你们的世界真是弱的可以。一个能打的没有。但是在不用其他方法的情况下,我是不能带实体进你们的世界的。我在梦里搞的那些小动作,属于『世界允许范围内』。」 
  如果不是有「Dipper Pines」这重保护在,他和Alcor很有可能在穿越回的瞬间就被强行移出世界。 
  Dipper说:「蝾螈具体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只是从它的现状和『必须打破一个世界的壁垒』才能自由行动的必要条件来进行推测。它应该也是『怪物』的一种。只是比一般的怪物远远强大的多。」 
  「打破世界壁垒这事六指仔怎么看?」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四点了。」Ford一推眼镜,「它为什么一定要Cipher帮忙打破壁垒?明明它的实力那么强。以下全是推测:我认为时空壁垒必须从内部打破,而且需要很多客观条件——比如说我拆除了时空门才出现了时空缝隙。而且根据恶魔的情报,它只有在某一时空的壁垒被打破、并进入这个世界才可以获得『在世界自由行走的身体』,那是不是意味着……」 
  他说到这的时候深吸口气。 
  「只有毁掉『世界和世界的联系』,才能建立自己的规矩?」 
  只有毁掉旧法则,才能建立新规矩? 
  Stanley感到恶寒顺着脊椎爬上脑髓。 
  「那家伙,」他艰难地吞噬唾液,「它不只是想获得身体吧。它是……想成神啊!」 
   
  一时谁都没有说话,只有「环重力泉」和蝾螈相互碰撞的声音在这个空间蔓延。 
  Dipper终于明白,这里不仅仅是蝾螈的栖身之所,更是它的永恒牢狱。那些细碎美丽的星河看似唾手可得,实则遥不可及。 
  它有着举世无双的智慧和实力,怎么会心甘情愿被束缚在这里?谁又会愿意被永远关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夹缝里?! 
  「……某种意义上来说,」Dipper嘶嘶吸着冷气,「它确实成功过。」 
  Ford注意到他用的是过去式。 
  Bill闻言点头。恶魔对视,只有他们知道相互交换的目光里所包含的信息是何种意义——如果Bill十年前没有吞噬掉时光宝宝的力量,那蝾螈就赢了,因为真正的时光宝宝被Bill打散,根本没法逆转时空阻挠AXOLOTL。 
  某种程度上来说它赢了并没有错。 
  他们的成功穿越真的很有运气成分。 
  Bill说:「我们确实需要对付一个非常强大的敌人。」然后他看向Pines一家。 
  「你们准备好了?」 
  「我们可不是你,Cipher,」学者说,「我们很重承诺。希望你和你的恶魔朋友也照办。」 
  Bill扯开一个假的不能再假的笑。 
  「那当然。」 
  才怪。 
  Dipper看了他一眼,他没说话,只是低头掐了掐鼻梁。 
  他不对他同谋心里的弯弯绕绕做评价。 
  Grenda扯着她那处于变声期的嗓子吼: 
  「你们唠够了没有!」 
   
  蝾螈不会一直处于下风,Bill能发现的漏洞没道理发现不了——它低头,咬住没有防护魔法保护的机械腿,狠狠一扯。 
  「环重力泉」立刻人仰马翻,AXOLOTL叼着那根机械腿。它吐掉战利品,张牙舞爪地冲向机器人! 
  失去一只眼睛并没有阻挡它的攻势。 
  Grenda疯狂摆弄操纵杆,但是没用。蝾螈这一下摔得结结实实,好多人被摔离岗位。配合中断,「环重力泉」机器人只能像失去蚁后的蚂蚁一样乱成一团! 
  「可恶!动啊!」 
  「结束了,人类。」AXOLOTL说,它那张一直都在微笑的脸居然出现几分悲悯。那股悲悯太真实,以至于在那张脸上显得太滑稽。 
  「记住下次,不要这么不自量力。」 
  它高举手掌—— 
  然后它的掌心被光芒贯穿。 
   
  光芒似乎是两束,只是颜色过于相近才让人产生是一束的误会——浅色的是量子射线,深色的是恶魔火焰。 
  量子射线在火焰前零点几秒的时间到达的。 
  这次恶魔火焰结结实实烧透了蝾螈掌心,隔着老远都能闻到蛋白质燃烧的焦香。 
  蝾螈摇头,尖叫,它疼的要死了。它很久很久没受过这么严重的伤,滞留了几亿几万年的痛觉在此刻破闸而出,它们一起在神经上跳舞。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 
  紧跟在光芒后的是另一道影子,他有着金色的发和强壮的翅膀。内侧皮膜有太阳的光辉。 
  他挥舞着一把比自己还高的苏格兰斩剑,银光撕裂星空,山一样大的手掌从空中掉落! 
  蝾螈咆哮,胡乱挥舞断手。断口很快愈合,新肢逐渐生长,然而接着就是一记量子光线直冲新肉,量子光线的攻击力并不强,能轰碎蝾螈的眼睛纯粹是后者那里比较脆弱。 
  它本来不在意攻击的。 
  直到它感受到断口处传来熟悉的痛,但是断口处并没有继续愈合,而是孤零零留下一个血肉模糊的洞。 
  断肢的痛被无限拉长。 
  Bill挽了个剑花。然后剑刃入地,他的双手落在剑柄重球。 
  他理了理袖子,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别以为只有Pine Tree会用冷兵器。」 
  Dipper吐槽道:「你不装逼会死吗?」 
  那头Ford和McGucket击掌。 
  「耶!」 
  量子紊乱制造器2.0除了威力方面,最大的改造之处就在于不再即用即丢,而是改成蓄力发射。蓄力越久发射的光束越强。当然对机器和使用者伤害也就越大。 
  可管他呢,能用就行。 
  当然为什么能阻止蝾螈的再生两位科学家也不知道,Stanford推测和McGucket的改造有关。十有八九是他们瞎猫碰上死耗子。 
  「喂,Alcor!」Stanford一边射击一边问,「这什么原理!」 
  Dipper心说我怎么知道!我是物理高材生! 
  「……从原理推测,」他调动物理思维,「量子紊乱制造器阻止了蝾螈的再生,它扰乱了再生魔法基本构成,使其混乱最后无效。也就是从分子、原子、乃至更小的粒子处进行再排布,再生魔法不是被打败了,而是被重组了。」 
  「……」 
  「怎么了?」 
  「我原本以为你会往炼金术神秘学那边说,」Stanford满脸复杂,「没想到你居然解释的这么……科学。」 
  Dipper:「……」 
  「你附身到我孙子身上之前是做什么的?」 
  Dipper干巴巴地说:「大学教授。」 
  Stanford:「……」 
   
  「■■■■!」AXOLOTL咆哮,它怒火中烧,「你这个叛徒!」 
  蝾螈的再生被阻止后就方便多了,没有了「环重力泉」号的辅助Bill也能痛揍它。毕竟一个Alcor顶好几个大机器人。 
  Bill挥砍的时候抽空回了一句: 
  「风太大我听不见。」 
  蝾螈气的将「环重力泉」号踢出去老远。 
  Bill收敛嬉皮笑脸,苏格兰斩剑外罩恶魔火焰,蝾螈的皮肤就算坚韧如石也顶不过这样的攻击! 
  AXOLOTL不敢再和Bill硬抗,旁边还有个虎视眈眈的Alcor。它喷射寒冰,Alcor就会回以火焰;它喷射水流,Bill就会挥舞斩剑! 
  真——是—— 
  像虫子一样烦! 
  苏格兰斩剑在蝾螈脸上留下一道痕迹,但AXOLOTL浑不在意,它对Bill Cipher扯出一个阴毒的笑。 
  「还记得这张脸吗,Bill?」 
  苏格兰斩剑攻势一顿! 
   
  Dipper惊觉不妙,Bill的攻势停的太突兀。他还维持着举剑的姿势,但是斩剑停在半空,不再向前一寸。那家伙的面容也罕见的扭曲——他就像看见了什么不可能再出现之物,半面是震怒,半面是恐惧。 
  是幻境。 
  什么样的幻境能困住Bill Cipher? 
  Dipper心里骂了句,他往Bill那里飞去。但AXOLOTL又怎么会让他如意? 
  风刃分割他的前进路线,Dipper往前越发艰难。「环重力泉」号总算是过来了——以倒立的方式。Grenda嘴里「哇啦哇啦」地喊着,乐队男孩们将履带登出残影,机器人以手撑地,用高难度姿态踢向蝾螈! 
  AXOLOTL从来不是弱者。而「环重力泉」号除了防护结界,没有其他拿得出手的招式。 
  它咬住机械腿,这次直接将金属咬碎。蝾螈没有继续放纵「环重力泉」,它咬住结界,另一只完好无损的手拍上五彩斑斓的光圈。结界开始震颤,解构魔法发动。然后天幕破裂,光之碎片如暴风席卷过的大楼玻璃,熙熙攘攘坠落。 
  Dipper只能止住步伐,反手将放大几倍的拐杖投掷过去为人类解困。 
  蝾螈却等候多时。它躲开量子光线和拐杖,然后将失去威胁的「环重力泉」号踢向一边。 
  「EYE FOR EYE.」 
  它说。 
  在它身后,升起无数光之利刃。 
  就像Dipper不久前射出的剑雨那么多。 
  而利刃的前方,是Mabel Pines。 
  火车轰隆隆驶过高架桥,它面前是两条分岔路,左边那条他爱的人在玩耍,右边那条他唯一的理解者在等候。 
  它驶过铁轨时卷起刺骨的风。 
  Dipper在大脑反应过来前身体先做出了动作——他奔向他爱的人,翅膀伸到极致。他是如此果断,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 
  因为这是刻印到骨子里的本能。 
  Mabel看见流星从天边坠落,她只能呆呆站在那——流星太多了,也太密了。她躲闪不及,只能狼狈而又无助地立在那里。 
  那是银河倾落,是残忍又绝美的末日之景。 
  而Mabel,是星辰下最渺小最无关紧要的一粒尘埃而已。 
  星辰又怎么会在意尘埃呢? 
  恶魔伸展双翼,他将尘埃笼罩在自身阴影里,乌云将流星尽数遮挡在身后。星子落入乌云的声音如此刺耳,如此清晰;她从未想过是这般清晰可闻。 
  在尘埃面前,有恶魔遮天蔽日。 
  她呆在那里,Ford是,Stan是,McGucket也是。她闻到鲜血的腥臭,感觉到恶魔之血的冰冷,她看见恶魔的微笑。 
  火车轰轰烈烈开向右侧,却在踏上分岔口的瞬间跌向深不见底的山谷。铁轨和沙石跟随列车下落、下落。 
   
  昏暗的光穿透恶魔破破烂烂的翅膀,光斑落在她的脸颊,落在她的肩膀。 
  Mabel却哭的不能自己,哭的连眼泪都要干涸。 
  毫发无伤的少女颤抖着、哭泣着喊出她弟弟的名字: 
  「D……Dipper?」 
   
  「我没事。」 
  面目全非的恶魔对他年幼的姐姐露出微笑。 
  「你还好吗?」 
  一如旧日温柔。


TBC.

下章点我

 
评论(44)
 
热度(201)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