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爬墙梯成精
 

【Billdip】Restart 19(超生AU)

黄金周快乐!

第二次湮灭之日爆发,成年人Dipper和Bill联手,重回十年前的重力泉

#长篇,慢热,流水账

#超生AU就是那个Transcendence AU,Dipper和Bill融合成为新恶魔那个

#写着自己嗨的,Bug多,属于重走一遍剧情,大量原作台词出没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

#部分资料来自网络,感谢那些科普和翻译的太太

#有原创人物打酱油

#他们属于迪爸爸和Alex,超生AU属于Zoey聚聚,OOC属于我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14/15/16/17/18

————————

     「恶魔们,你们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 
  剑确实刺了进去,但是比伤害更快的,是AXOLOTL的愈合能力。 
  Alcor看见蝾螈粉白的皮肤逐渐愈合,血液重归内里,剑刃被挤出身体,落地有声。它晃晃脑袋,身下影子千奇百怪。 
  刺是连着影子的。 
  Dipper为佩剑添上火焰,他以攻为守,剑快到留下残影。脚下突然炸开无数朵影之花,自身的影子果然也叛变——不文雅地比喻下,有点像炸了毛的豪猪。Alcor一点剑尖,他有时候骨头轻的让人怀疑是不是属幽灵的;他借助剑尖的反弹倒跃至半空,手臂微抖,刺出几朵剑花。 
  但影刺却越来越多。这里是宇宙和宇宙的夹缝,最不缺的就是黑暗。它们从四面八方潮水般涌入,Alcor阻挡的越来越为吃力。 
  「Bill Cipher!」年轻的恶魔在钢与火间咆哮,「你要是再不下来我就当你死了!」 
  攻击骤停。 
  AXOLOTL好笑地看着他,蝾螈死去已久的面部神经终于复苏。它脸上还是让人作呕的笑容。 
  「你对Cipher那么有信心?」 
  Alcor终于能在密集的攻击中喘口气。 
  「……我对他死皮赖脸的精神很有信心。」 
  影刺还维持着攻击的姿势,而蝾螈撑起头颅,一副准备谈天说地的架势。 
  「据我所知,Dipper,你曾经和Cipher的关系很差。他侵占过你的身体,还打算杀了Pines一家。他做过这么多过分的事,你还打算继续和他共事?」 
  Dipper慢慢调整呼吸。 
  「……你这是在挖墙角?」 
  AXOLOTL摇头否定,就像人类一样。 
  「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利益共赢比较好。」 
  「共赢?」 
  蝾螈将硕大的头颅放在自己两只前爪上。 
  「你给Cipher最后一击,我答应你,我不再对你的宇宙动心思。」 
  Alcor挑起一边眉毛。 
  「听起来不错。」 
  「如何?」 
  Dipper笑着低头,又慢慢抬头,发丝随着动作摇摆。他站在无边星空下,那双温和笑着的金色眼里有整个世界,唯独没有阴霾。 
  「我觉得不行,」最后也是最为年幼的恶魔言语轻柔,却声音清脆,掷地有声,「虽然Bill Cipher为人恶心,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不过既然他都说了不打算换个合作者,那我也没有更换同谋的准备。」 
  他把手放在自己胸口处。 
  「毕竟,死敌这种东西,有一个就够了。」 
   
  「……对你的信任,我深表感激。」 
  金发的恶魔慢慢慢慢将自己从影刺上拔下来。血和肉的摩擦声在寂静间清晰可闻。那声音十分让人不适,好像有只手在搅弄内脏。 
  Dipper没有回头。 
  应该说他没有时间回头。 
  「听起来你活的很健康。」 
  「当然,你以为我是谁?」 
  他的状况远没有语气里那么轻松。 
  胸口开了一个大洞。肉眼可见肌肉骨骼重建,但是血依旧止不住。他走路有些不稳,有些摇晃,血迹留存在他行进的路上。 
  Dipper悄无声息地抬高肩膀。 
  Bill的手落在年轻人肩侧,隔着布料Alcor都感受到那只手的冰冷。Bill的全身重量几乎全部搭在Alcor身上。 
  【……喂。】 
  【我没事。】 
  他对蝾螈露出一个挑衅的笑。 
  「听说你想撬我的墙角?」 
   
  蝾螈重新站起来。 
  「真可惜。我原本以为,Alcor你会是聪明人。」 
  年轻人低声笑。 
  「我就是太聪明了,才落到现在这个下场。所以愚钝点也不是什么坏处。」 
  AXOLOTL终于肯离开那个逼仄的位置,它的身形很大——非常大。Dipper觉得加几个最高级都没法描述移动的AXOLOTL有多给人压迫感。 
  它真的很漂亮,粉白色的躯体在万千星辰照耀下散发柔和的光。Dipper想如果Mabel在这,她一定嚷嚷想要养这么一只大的。 
  谁能想到它是世间最强大的怪物呢?强大到所有的世界都拒绝它。 
  AXOLOTL吟诵古老的咒言,光明为它加冕。 
  然后它低下头,注视恶魔。 
  「现在,我拥有和我实力相称的移动速度了。」 
   
  【喂,Pine Tree。】 
  【嗯?】 
  【我现在对你的提议提出不同意见。】 
  【什么?】 
  落在Dipper肩头的手指轻轻抽搐了下。 
  Dipper在意识深处看见Bill。他们的灵魂纠缠太深,早已不用像最初那样静下心才能看见彼此的投射。 
  金发的恶魔在他脑海里还是衣冠楚楚的模样。他站在漫天红花里,脸上还是漫不经心的笑。 
  「我后悔了。兵永远是兵,碰不到底线就永远变不了车。」 
  「我们赢不了蝾螈,Alcor。」 
   
  「这不是赢不赢得了的事,」半晌,年轻的教授回答,「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事。」 
   
  他躲开蝾螈的光束,但是紧随其后的是它的影刺。还有更多五颜六色的其他元素魔法等着他。 
  恶魔是火焰的王。只是火焰的王。 
  【我不能退,Bill,我身后是我的宇宙。除了我谁还能保护它?】 
  Bill「嘁」了声。 
  【……值得吗?】 
  蝾螈吐出冰晶,它高举手掌狠狠拍下去! 
  在地动山摇间,全知全能的神咆哮: 
  「值得吗!」 
  值得吗? 
  这种问题是怎么问出来的。 
  多么好笑的一个问题。 
  他迎着冰晶和烈焰逆流而上!剑刃变宽变长,他挥舞着扁平的利刃,这一剑如臻化境——就好像银色的巨鸟在星空起舞。他的速度是快的,像流星一样快;他挥舞剑的手却是缓的,至始至终都没有抖动过。他平缓的挥剑,这一剑温和、含蓄,锋芒都不及之前亮丽;一点也不像恶魔用的招式。但是它切开了冰晶,切开了火焰,切开了魔法的山峰! 
  锋芒并非是失去或者收敛——它只是被剑势所包裹,锋芒依旧,却不毕露! 
  无形怪算什么?切开山海算什么? 
  Bill能感觉到连时空的壁垒都在震颤,Dipper紧抿着唇,有血从唇角滴落。他这搏命的一剑,尚能切开星河! 
  「这件事,从一开始就不能用值得与否去衡量!」 
  巨鸟挥翅间,可毁天灭地。 
  男孩在时空与时空间咆哮!地狱归来的恶鬼剑指神祇! 
  「如果我是剑,我就应该将你钉死在这里!如果我是绳,我就应该将你阻拦在这里!这是我的应尽之责,我的应许之务,我的全部!」 
  「只有我能将你钉死!只有我能将你阻拦!」 
  不然他是为了什么回来的! 
  不被理解也好,被故人指着也罢。他已经一无所有,只能不停向前,不断向前。哪怕手指被太阳熔化,哪怕体无完肤,他爬也得往唯一的终点爬去。 
  那是他在名为人间的地狱,所能见到的,仅剩的光明。 
  他知道他已经扭曲了,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 
  纵使粉身碎骨,也好过满盘皆输! 
  「我本就是为了杀你,才与恶魔为伍!」 
  剑!落! 
   
  结束了。 
  他想。 
  他倾尽所有的一剑,拼上所有的一剑,终于斩断了蝾螈的尾巴。 
  也只是斩断了蝾螈的尾巴。 
  最后一刻哪怕是蝾螈都感受到了这一剑的威胁,它用尾巴作为防御。事实的确成功了,Dipper斩断了它的尾巴,也再也没有了继续砍下去了力量。 
  他本来是可以将蝾螈一分为二的。 
  在漫天的血雨间,在蝾螈的咆哮里,在即将达到的利齿前,Professor Pines闭上了眼睛。 
  他觉得他这一生,真是失败。 
  他的故友、他的学生,他那些荣耀的过去早已在「天启」降临时灰飞烟灭。旧有的羁绊被自己残忍打碎,新生的羁绊还没有来得及建立——他所熟悉的那些人,还没有聚集在太平洋西海岸的那所大学。 
  他嚷嚷着要救所有的人,要兵升变,要双车杀后。 
  可最后没人要他救,兵还是兵,后也安安稳稳地站在那里。 
  他什么也没挽救成功,什么也没唤回来。 
  白白浪费了二周目。 
  他想,那这就是最后了吧。这是最后了。 
  最后的最后,就让他做世界的薪柴,去封印世界的伤疤吧。 
  没有什么比恶魔的尸骨做补天材料更好的了。 
  他打了个响指,火焰直接轰飞Bill——恶魔火焰对彼此的伤害向来是最少的。他根本不给Bill反应过来的机会,Dipper面对AXOLOTL长大的嘴并不想躲。 
  那些钻进肚子里打败怪兽的剧情只有动画片里才能出现,事实上食肉动物胃酸浓度高的惊人。 
  他的骨,他的血,他的肉,都将化作薪柴,为世界的裂缝燃烧。他将粉碎自身,用恶魔的身躯来保护这个有他爱的人生存的世界。 
  Dipper脑海里划过张张熟悉的面孔——他姐姐的、他叔父的、他学生的、他友人的…… 
  最后他们都化成一张面孔。 
  那是金发恶魔在猩红的天空下,对他伸手的模样。 
  他觉得分外好笑。 
  兜兜转转,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对他施与最多帮助的家伙居然是曾经的死敌。不管Bill是真心还是假意,他确实在Dipper最困难的时候,给予了他莫大勇气。 
  他转过身,第一次,对Bill露出一个不掺杂质的笑。 
  原来他笑起来真的像个大男孩一样,哪里有成年人的影子。 
  「接下来就交给你了,Bill。」 
  Bill感受到灵魂另一端灼烧般的疼痛。 
  那是灵魂要爆炸的疼痛。 
  「DIPPER PINES!」 
   
  在即将被咬住的刹那,他听见某种巨响——就好像巨石砸在钢板上一样。 
  Dipper的视线也发生变化,他感觉到自己掉进某个钢铁的手掌,抬头是熟悉的牌子。SHACK的S依旧没装好。 
  他连忙停止自爆魔法发动。 
  霸王龙和蝾螈咬在了一起,侏罗纪的霸主为自己的尊严被冒犯而感到愤怒。它不允许自己被一只「六角恐龙」咬住。 
  旧时代的霸主确实有属于自己的王牌。 
  蝾螈一时难以脱身,它显然也没料到除恶魔以外的人加入战场。它尾巴已经被Dipper做掉了,就算是它那么庞大的尾巴复原也需要很久,以至于它现在习惯性地想用尾巴抽打攻击者却发现尾巴根本不在。 
  「好机会!」 
  Dipper看见一个人影拎着「枪」出来,他的风衣下摆在空中疯狂摇曳。蓝光从枪口奔射,来人一枪击碎蝾螈的眼珠! 
  AXOLOTL痛的一缩身子,攻击者抓住机会,扫堂腿下去直接撂倒蝾螈! 
  Dipper从机器人指缝间落下。 
  Bill一个飞身接下男孩。 
  令恶魔惊讶的事情出现了,蝾螈那只眼睛并没有复原。它咆哮,它翻滚,但是那只眼睛并没有恢复如初! 
  他们对视一眼。 
  Bill嫌弃地松手。 
  「这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你别问我。我应该问你才是,这玩意怎么进来的?」 
  神秘小屋机器人对他们招了招手,周身光罩缠绕。 
  「……不是说用灯光草代替了独角兽毛吗?」按理说结界会弱才是,这玩意是怎么穿越的时空裂缝? 
  「灯光草代替独角兽毛?」Bill睁大眼睛,「别扯了,你以为大机器人靠什么对冲的赞萨尔?」 
  熟悉的恶俗面孔从窗口探出头,他脖子周围一圈光秃秃的。 
  独角兽开口极为怨念。 
  「靠我啊。」 
  Dipper:「……」 
  Bill:「……」 
   
  Stanford Pines极其豪迈地把量子紊乱制造器往地上一摔。他一指前方: 
  「开火!」 
  之前无用武之地的机器人终于大显身手,它仗着体型和蝾螈大打出手,同时凭借自己优秀的防御力和层出不穷的黑科技将蝾螈按地上摩擦。 
  Bill混在其中丢火焰蹭人头。 
  「我一直觉得这玩意很像部电影。」 
  Dipper心领神会。 
  「环,环重力泉?」 
  Bill笑的嘎嘎嘎。 
  Dipper没时间和他扯皮,他捡回条命,现在都觉得非常没有真实感。 
  救他的居然是环重力泉机器人? 
  「你在意外什么?这东西当初可是一个能抗整个跨时空犯罪帮的。」 
  「我不是在意外这事,」Dipper说,「我意外他们为什么进来?」 
  「还有为什么救你?」金发恶魔耸肩,「自己去问喽。」 
  他张张嘴,最后还是闭上了。 
  Bill嘲讽道:「你这是在干嘛?近乡情怯?」 
  「闭嘴,和你没关系。」 
  他抄出剑,作势要往上冲。Bill一伸腿,直接将Dipper绊了个狗啃泥。 
  Dipper满脸懵逼外加怒火攻心。 
  「你他妈有……」 
  「喂,六指仔,」Bill将双手放在嘴边,拢成一个圈,「你为什么进来帮忙?想救Dipper Pines?」 
  Dipper心说我早晚有一天要弄死你。 
   
  Stanford和AXOLOTL打得热火朝天,根本没空搭理他们。倒是有人乘着五彩斑斓的伞降落,她穿着粉色的毛衣,流星借着彩色的双翼从天空坠落。 
  Dipper收敛外放的表情,他的面容慢慢慢慢变硬。 
  Mabel也是,她年纪明明还很小,可落在Dipper脸上的目光却并不温柔。仿佛裹着冰碴的风刮过面庞,刀子般生疼。 
  他甚至还有空想自己大概是第一个被Mabel用这种目光注视的,还真是殊荣。 
  「我听见了。」 
  「什么?」 
  女孩慢慢开口:「我听见你在进入裂缝前说的话了。」 
  ……这么说来,他记得他那时候听见了什么声音。那声音被他刻意忽略了。 
  他听见他的姐姐一字一顿:「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 
  我是Dipper Pines,你的亲弟弟。小时候为了哄你开心把头发推光、和你一起拯救重力泉、知道你换过多少任男友的小Pines。 
  他扯扯嘴角。 
  「Alcor,」他念着自己的名字,第一遍说的很慢,还有些犹豫;第二遍就顺畅的多,「Alcor。」 
  「我的名字是Alcor,是个恶魔。」 
   
  「Alcor?」 
  「事实上,」金发恶魔揽过Dipper肩膀,「我才是Bill Cipher。好久不见,Shooting Star。」 
  Mabel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她眨眨眼睛,指指Bill,又指指Dipper。 
  「恶魔?两个?」 
  他们点头。 
  Mabel眯起眼睛:「……你们是什么关系?」 
  金色的恶魔笑着说:「死敌。」 
  蓝色的恶魔闭着眼:「同谋。」 
  Mabel根本不懂这两个在说什么。她只觉得金发恶魔会是Bill这件事颇为意外。 
  「你是Bill的帮手?哦我知道了!」她一拍手,有些咬牙切齿,「Bill附身到了这个金发帅哥的身上,而你,Alcor,附身到了Dipper身上!是不是!」 
  怎么可能。 
  「是。」 
  青年顿了顿,确认般又重复一遍:「是。」 
  Alcor笑着说:「我附身到了你弟弟身上,你能如何?」 
  女孩脸颊抽动了下,应该是在咬牙。她的衣角被自己捏的皱皱巴巴,双手不安地绞在一起。 
  她最后深吸口气。 
  「我们帮你打败那家伙,你把Dipper还给我们。」 
  「……不好意思?」 
  「我说,我们帮你打败那只墨西哥钝口螈。而你,你把Dipper还回来。别的我们什么也不要。」 
  真有趣。Dipper甚至想放声大笑。他可爱的亲戚们是怎样想的,居然以为这种条件他能遵守。他可是恶魔,虚假承诺是他的支票簿,撕毁条约是他的惯用路数。 
  他就是Dipper Pines,他怎么还给他们?从流星泡泡里再拽出来一个吗? 
  不,Mabel明显是从流星泡泡里逃出的。她出现的太自然以至于他忘了这件事。 
  他真是小看了他的姐姐。 
  可是他最后也只是抬了抬眼皮,说: 
  「好啊。」 
   
  【有意思。】Bill在心里说,他面上看不出什么,【你真是太让我意外了,Pine Tree。】 
  【我也觉得有意思。】新生的恶魔话语里难掩笑意,那笑声沉沉,仿佛尾端系了块千吨大石。听到耳朵里沉的很。 
  【你打算怎么做?我可是想看热闹的很。】 
  【当然是船到桥头自然直。】 
  Bill低笑。 
  「可别让我失望啊,Alcor。」 
   
  Mabel吹了声口哨——Dipper总也学不会这个。那声音尖锐嘹亮,Ford闻声从「环重力泉」身上下来。六指仔还是那副又拽又帅的模样。 
  「哦,」他看见Dipper伸过手时表情万分嫌恶,「滚开,我不会跟你交易。」 
  Dipper才想起来与恶魔握手代表着契约成立。男孩有些尴尬,Bill却接过话头。他说话时一直揽着Dipper肩膀,别提多亲密。 
  「放轻松Fordsy,我的小朋友只是想用人类的礼仪和你打个招呼。」 
  【谁是你小朋友?】 
  Ford对Alcor是嫌恶的话,那对Bill就是生无可恋了。 
  他对Bill只有一个反应: 
  「滚。」 
  Dipper心说大快人心。 
  Bill能被这种反应劝退那就不是Bill了。他甚至自来熟的用手在Ford眼前晃了晃。 
  「别这样亲爱的Stanford,你瞧,我们也没有恶意。Pine Tree还是个孩子,你就包容他一下。」 
  Stanford脸颊肌肉僵硬。而Mabel则是皱眉,声音尖锐的像指甲刮过玻璃: 
  「别那么称呼他!」 
  别用Dipper的外号叫蓝色的恶魔,少女如是说。 
  Alcor扯扯嘴角。 
  Stanford知道Bill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主,他不想被这家伙牵着鼻子走。可没办法,要是不顺着他Bill会没完没了。 
  他选择转移话题。 
  Stanford干巴巴地说:「我们来讨论下计划吧。」 
  Dipper一把拍掉Bill置于肩膀的手。 
  「正合我意。」 
   
  Stanford打算用「环重力泉」号——他对这名字十分满意——拖住蝾螈。因为机器人十分耐打,还有霸王龙之类不停做骚扰攻击,作为吸引仇恨的角色,「环重力泉」号再合适不过。 
  「防御结界的坚固远超我的想象。」Stanford说,他正在给他们展示。「环重力泉」号动作虽然笨拙,但是在和蝾螈的战斗中不落下风。每次攻击都会被防护结界完美挡下。 
  【……重力泉的古人们确实有本事。】Bill感叹,他试着让火焰去攻击防护结界,结果依然被完美挡下。 
  【简直就像是不明物质过滤机。】 
  恶魔防御和自我治愈能力固然强悍,但是和「环重力泉」号这种防御傍身的机器人依旧有差。它不知疲惫,不知痛苦,只要操作者还能继续,那它就所向披靡。 
  对付蝾螈这种角色来说,确实再合适不过。 
  另外一项利器就是…… 
  他们看向Stanford手里的「光炮」。 
  那把量子紊乱制造器不再只能发射一次,在McGucket的帮助下(是的他们和好了)那把武器可以充能多次。不过需要长时间缓冲。 
  他没想到这把武器对付蝾螈能这么顺手——他只想把这玩意当炮弹来用,结果意外的好用。居然连蝾螈的再生都制止了。 
  「具体成因不明,」McGucket说,他现在说话十分利索,不过依旧躲在Ford后面;他害怕Bill,一如既往。「但是解,解决了再生问题,应该就能解决掉它了。」 
  Bill听后挖苦道:「听起来你们好像暗中观察了半天。而且要我们继续做苦力?」 
  Stanford面对讽刺不为所动。 
  「不然你以为呢?全靠紊乱制造器?Bill Cipher,我承认我们人类力量有限,远不如你们恶魔。」 
  见Bill洋洋得意,他紧接着说: 
  「那么,你是不是该解释下,这一切到底都是怎么回事?」


TBC.

下章点我

 
评论(63)
 
热度(196)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