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爬墙梯成精
 

【Billdip】Restart 02(超生AU)

第二次湮灭之日爆发,成年人Dipper和Bill联手,重回十年前的重力泉

#长篇,慢热,流水账

#超生AU就是那个Transcendence AU,Dipper和Bill融合成为新恶魔那个

#写着自己嗨的,Bug多,属于重走一遍剧情,大量原作台词出没

#剧情接204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新年加更

#部分资料来自网络,感谢那些科普和翻译的太太

#有原创人物打酱油

#他们属于迪爸爸和Alex,超生AU属于Zoey聚聚,OOC属于我

01

——————————————————————————

  Dipper此时此刻坐在Stan专属沙发里,眼睛上裹着一层厚厚的纱布。
  「别去挠,」Stan骂骂咧咧,一把打掉他蠢蠢欲动的手,「你可真有出息,能把自己的眼睛哭肿。你真的是个男孩子吗Dipper?」
  老天,他真是爱死了Stan的刻薄。算算时间他已经有四年没听到Stan的破锣嗓了,还是蛮怀念的。
  「……你这是什么表情?」Stan摸了摸胳膊,「我是在讽刺你吧,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这表情真恶心。」
  Dipper知道他不能表现的太……异常。当Stan吩咐「我去看店,你在这里待着」时他很乖巧地点头,就像每一个哭肿了眼睛而感到羞耻的男孩一样。
  等Stan走了后他一把摘下那层纱布。
  「哦!」
  Dipper控制镜子,让它飘到自己面前。他看见镜子里的自己肿着一双核桃眼,吓得差点把镜子甩出去。
  他咋舌,手指轻轻一抹,那双核桃逐渐缩小,慢慢恢复成原样。
  现在里屋没有人。Soos,Wendy和Stan都在店里忙活,Mabel被Stan打发去给他买敷眼睛的药。至于Ford……
  哦,现在还没有Ford。他亲爱的叔公目前正不知道在哪个时空里乱窜。
  所以,趁现在……
  「让我们好好谈谈,Bill。」
  
  Dipper放纵自己沉到意识深处。他注意自己依旧穿着那件破破烂烂的白大褂,而Bill……那家伙不知道从哪搞来一套数独,玩的热火朝天。
  他拽过椅子,坐上去的瞬间衣服就从破破烂烂白大褂变成一丝不苟三件套。实验室里那些学生都知道他不爱穿正装,Professor Pines穿了正装一般就意味着他是去「上战场」。
  拉赞助一把手可不是徒有虚名。
  Bill一甩铅笔,不让他开口。
  「先别说话Pine Tree,等我把这个填完。啊,这个数独是我从你记忆里抽出来的,不错,挺好玩。」
  Dipper耸耸肩,他给自己倒了杯咖啡。看起来Bill布置这里很花了一番心思,这家伙的品味真的挺不错。而且还模拟出各种各样的东西——咖啡、数独、游戏机等等等等。就是这些东西看起来挺眼熟。
  游戏机好像是他新买的那款。
  Dipper:「……」
  等等刚才三角形是不是说了什么从记忆里抽出来的鬼话???
  Bill摔笔。
  「当当当当!完成了!」
  Dipper:「……我问你个问题。」
  「放松,Pine Tree。」Bill飞到Dipper对面,打了个响指,咖啡壶颤颤巍巍地飞起来,给他倒了杯咖啡。三角恶魔在身体中间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随着他的动作身体中间一点点裂开,他将滚烫的咖啡倒进那个裂口。
  「我只是把它们从你的记忆里『抽』出来,」Bill做了个抽的动作,「没影响到你的记忆,放心。」
  Professor Pines可从来不是什么好糊弄的角色。他脾气出了名的好但期末通过率同样出了名的低,一篇Essay能打回去改八次,随便扫一眼就知道这行引用自某某文献第几卷第几页。
  「听起来好像你能对我的记忆动手脚?」
  Bill往裂口里丢坚果——Dipper能肯定那就是他的嘴。不用说坚果也是来自Dipper的记忆。
  「冷静点Pine Tree,现在这可不是你一个人的身体,」恶魔摊手,「弄坏了对我没有好处。」
  「我可没说要和你共用一个身体。」
  
  Bill Cipher作为一个高次元生物,和人类做过的交易没有八十也有一百。其中不遑有反目成仇、卸磨杀驴的。
  但是像Dipper Pines这种刚过河就拆桥还要放火连桥索都不留的Bill真是生平仅见。
  「Wait,你该不会是想撇下我自己一个人单干吧?」黄色三角突然变成几人高的红色三角,「你可要想清楚,Pine Tree。」
  哦,来了,这种威胁他每年都要收上一沓——来自各个经费不足的实验室。
  「你似乎搞错了一点,」Professor Pines摊手,「我和你『融合』后并没有出现一个新的人格,我还是我,你还是你。而且,身体的主导权似乎是在我这。」
  Bill语塞。
  这也确实是他没想到的一点——他以为融合成一个新人格就是最差的结果了,然而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变成现在这样。他简直是无所遁形。虽然现在Dipper并没有完全掌控意识空间,只会简单的造物,但作为一个理工男他的「简单造物」绝非「造个热气球」那么简单。
  那岂不是以后他只有被这小子按着打的份。
  Bill开始怀疑自己找他合作是不是一件……
  「所以,」Dipper敲敲桌子,唤回Bill的注意力,「拜托你坦诚一点。我们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Dipper有想过Bill和他合作的目的。
  平心而论,Dipper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适合与恶魔合作的人。他打败过Bill,两次,第二次差点把那家伙打的魂飞魄散。如果是他自己,绝对做不到和敌人冰释前嫌。
  除非是有什么特别迫在眉睫的事情,重要到Bill被迫放下成见来和敌人联手。
  「你说AX……骗了你,还利用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和你的复活有关吗?」
  Bill变回原来大小。他知道今天这件事是躲不过去了,这小子和六指仔都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老实说他也不愿意和Dipper合作,和熟人合作是他最讨厌的。可是没办法,敌人的敌人就是你的朋友。这世上不会有第二个比Dipper更了解憎恨蝾螈的人。
  这样的状况也算在恶魔意料之中。只是他没想到这么快而已。
  Bill打了个响指,后面的景色从欧式小清新变成幕布大舞台。而Bill坐在正中间,抱着把木吉他。
  Dipper :「……」这什么鬼。
  恶魔调了下弦,声情并茂地朗诵:
  「在很久很久以前……」
  「长话短说。」
  「拒绝,免费听的就不要那么多要求。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颗美丽的星球,那里住着的所有人都会……我称之为『魔法』可能会比较好。那里住着的所有人都会魔法。突然有一天……」
  Dipper情不自禁地挺直脊背。
  「突然有一天怎么了?」
  Bill一把将吉他扔到地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琴箱摔得粉碎。
  「突然有一天全灭了。不只是星球,整个宇宙都没了。」
  他干巴巴地说。
  Dipper:「……」他简直想大喊一声退钱。
  「这就完了?」
  「完了。」Bill飞到桌子前又灌了壶咖啡,「接下来就是该宇宙幸存者被蝾螈骗去签订契约当苦力,告诉他『湮灭之日』的制造方法,什么『次元融合』就可以重现旧宇宙……我真是信了它的邪。」
  Dipper:「……」他不知道该幸灾乐祸还是报以同情。
  「那你……复活也和蝾螈有关?」
  「当然。当初蝾螈告诉我,性命攸关时刻可以念诵它的名字,它可以救我。不过只有一次机会,慎用。」
  当初Bill是被Stan叔公困住,被Ford叔公用记忆消除枪干掉的。也就是说,除了Stan叔公,谁也不知道Bill消失前做了什么。
  他要纠正一下自己——除了已故的Stan叔公。
  「蝾螈没有救你吗?」你不是好好在这呢?
  Bill言语间是满满的讽刺。
  「如果想吃了我也算救的话。」
  
  Bill是在一片白光里醒过来的,一睁眼就看见蝾螈那张大脸。说实话,墨西哥钝口螈还是挺可爱的,但是这么一大只再可爱也会变成惊悚。
  他试着活动筋骨,发现还能用,一看就是蝾螈把他复活了。
  「嘿,六角怪,这次就谢谢你啦,等我……」
  「■■■■」
  蝾螈突然念出他的名字。
  「我原本以为,你会比之前那些蠢货聪明些。看来是我错了。」
  Bill一愣。
  「……Well,我说AXOLOTL,别以为你是我的『恩人』就可以骂我是蠢货。要知道敢这么说我的除了家人只有客户。」
  蝾螈嗤笑。
  「看来你比他们更蠢。好歹他们还会问一句『之前那些』是什么意思,而你只会纠结『蠢货』那个词。」
  「所以,」蝾螈突然靠近,它长大嘴,牙齿密密麻麻,每根都尖利无比,「就乖乖被我吃了,化为我力量的一部分吧。」
 
  Dipper给他倒了杯冰水——年轻人逐渐找回了当初在Stan脑子里瞎搞的感觉。他觉得恶魔需要冷静冷静,Bill脑袋都冒烟了。
  Bill接过冰水全倒进嘴里。
  「所以,为了躲开那家伙我用尽全力撕开时空逃走了。一直都在不同的时空逃命和养伤。」恶魔摊手,「直到第二次『湮灭之日』爆发我才利用蝾螈自己撕开的时空裂缝逃回来。不过不同的时空时间的流速也不一样,我在那边差不多度过了几百年,而你这边似乎没过去几年。」
  「十年,」Dipper回答,「距离你搞出来的『湮灭之日』也不过十年而已。」
  Professor Pines轻轻敲击桌面。
  「这么说来……他一直都在利用你融合宇宙?为什么他自己不亲自过来融合?」
  「蝾螈并没有『可以自由行动』的实体,就像那时候的我一样。况且次元的壁垒很难打破,」Bill说,「所以我才找六指仔做了一个时空门。次元壁垒有个特点和人格分裂类似,我不是指人格啊。人格分裂是第一次分裂很难,第二次就容易多了,可能看个橘子就分裂——次元壁垒也是同样。」
  「一次比一次脆弱,对吗?」
  「不错。你记得时间缝隙吧?那是六指仔拆除时空门的时候遗留的产物。」Bill打了个响指,「可是在六指仔修建时空门前有这东西吗?没有。」
  Dipper猛起身,差点带翻咖啡壶。Professor Pines激动的脸颊发红。
  「也就是说,时空缝隙是因为时空门出现的——时空门是第一次撕裂宇宙,拆除后出现了时空缝隙,时空缝隙意味着我们这个宇宙的壁垒已经不稳定。所以,」他指向Bill,「你才能再次来到我们的宇宙。」
  Professor根本没指望Bill回答。他在意识空间里来回踱步,步伐如飞,语速也越来越快。
  「而『湮灭之日』被我们制止了,时空缝隙也应该消失……Wait……时空缝隙真的消失了吗?会不会产生了其他的类似『时间缝隙』一样的东西?」
  Dipper学着Bill的样子打了个响指,一个双层雪花水晶球摆件出现在他手里。恶魔有些惊讶,Bill早就知道这小子学习能力强的可怕,没想到他对这种力量的掌握也能如此之快。他对知识的吸收简直就像……
  就像无底洞一样。你永远也不知道它能容纳多少。
  这个摆件是Mabel房间里的,路边货,Dipper原封不动的照搬过来。
  「假如说我们的世界是最里面有小房子这层,那外面的世界就是有水这一层。Ford叔公做了一道时空门,这个时空门成了链接两个世界的唯一通道。」说到这最里面的玻璃顶端自动融化出一个硬币大小的孔,水灌入最里面。
  「但是Ford叔公拆除了时空门。壁垒已经被打坏,再怎么修复也没有用,于是出现了时空裂缝。」
  一枚圆片出现在水里,它缓慢下沉,最后堵住玻璃孔。然而它只是堵住了大半部分,水一点点渗透,滴落到小房子上。被冲垮是早晚的事。
  「『湮灭之日』爆发。」
  圆片被水压冲垮,巨大的撞击使内部圆球出现了细小的裂痕。
  「我们成功阻止『湮灭之日』。」水流倒灌,圆片重新堵住玻璃孔,为了加固还往缝隙上涂了一层厚厚的玻璃胶。
  「但是我们并没有看见其他缝隙。于是,第二次『湮灭之日』爆发——我更喜欢称呼第二次为『天启』。」裂痕自下而上,一点点爬满整个玻璃,最后承受不住压力破碎,连小房子都被压力冲毁。
  Dipper捏碎水晶球。他看着恶魔。
  「最后壁垒破碎,次元融合成功。」
  
  「有个问题我想问很久了,Bill,」碎片缓缓消失,「『我』为什么会回到小孩子的时候?」  
  Dipper说的自然不是意识空间里的自己,意识空间里他一米七五穿着白大褂,正是二十二岁的模样。他说的是外面那个瘫在沙发上的矮子自己。
  「我们不是穿越时空了吗?」
  「Well ,well,我觉得我要给你解释下这个,」Bill躺在半空中,看起来舒服极了,「我知道你用那个蠢透了的卷尺机器穿越过时空,你记得时光人那个可以拟态的手表吧?那是和卷尺搭配使用的,你可以理解为适用短途时光旅行,只在时间洪流中停留几秒——前提是不像你和Shooting Star那么乱丢东西的话。那还是可以的,时间洪流会抹去这一切。但是你要是想改变过去,改变有『Dipper Pines』存在的过去,就必须用其他的方法。不然你就会被时间洪流搅碎。」
  「……修正力吗?」
  「差不多。为了完成我们的目的,我们必须有一个载体,可以完全承担我们的存在……比如『过去的我们』。」
  「未来的我们」取代了「过去的我们」。
  「……」
  Dipper沉默。过了会儿,他说:
  「你没说过这个。」
  「拜托,我伟大的教授,」Bill翻了个白眼,「我说了你会放弃穿越时空吗?」
  三角形突然出现在他身后,恶魔在年轻人耳边低语:
  「想想死了的Shooting Star,Pine Tree。」
  Dipper瞬间翻脸。他想都不想一拳揍过去,Bill轻轻松松躲开。
  「啊哈,这就翻脸了?」他不停在Dipper周身闪现,声音回荡在意识空间,「下次可别用拳头打人了,你是不是忘了你的身份?」
  「Alcor。」
  
  这句话就像暂停键。Dipper猛地停下动作。
  年轻人睁大榛色双目,他的面容慢慢扭曲,像在哭,又像在笑。结果最后只是扭曲成一个奇怪的、恶心的表情。
  「你说的对。」Dipper轻声说。
  当他再次看向Bill时,眼白已经被黑色吞没。金色瞳仁在灰暗的意识空间里熠熠生辉。
  「你说的很对。」
  
  然而那双恶魔眼转瞬褪去。
  Dipper转移话题。
  「那这个世界的你,是不是也消失了?」
  Dipper觉得这个感觉有些新奇……在原来的时间他们这时候应该想办法阻止Bill再次归来。可是现在,瞧啊,他和敌人坐在一起谈天说地。
  「没错。」出乎Dipper的意料,Bill看起来很放松。「一想到自己没有给那个混蛋做苦工就觉得浑身舒坦。不然这时候我应该在时空门外绞尽脑汁。」
  说到时空门,Dipper想起来正事。他其实想问恶魔「为什么不传送回Ford叔公建造时空门的时候」,现在想来应该是没有「载体」的缘故。虽然Bill说的话他其实一个字都不信。Stanford说过:「Trust no one」,但是「修正力」这个东西,他还是比较相信的。
  Dipper在心里整理利害关系。
  很明显,完好无损的次元壁垒是最安全的。无论是Bill还是AXOLOTL都打不破。时空门的修建等于在时空壁垒上砸了一个洞,但是在时空门存在期间并没有出现时空缝隙……也就是说,按照坚固程度排序,就是完好无损的次元壁>可控的时空门>拆卸时空门带来的时空裂缝>裂缝修复后出现在未知位置的二号裂缝。
  「现在Ford叔公还没有回来,」Dipper重新坐回椅子上,「Stan叔公肯定还会打开时空门。」
  Bill和Dipper对视一眼。
  「所以我们要阻止Ford叔公/六指仔毁灭时空门。」
  
  
  TBC.
  
 ——————

不知道看懂没= =

就是本身完好无损的时空壁垒被Ford叔公开了一个洞,洞上因为安了一道门所以还算牢固。但是如果这扇门被毁了,会留下砸碎门时产生的时空裂缝。时空裂缝不止存在“门”附近,也可能存在世界其他角落。蝾螈通过“不在重力泉”的时空缝隙入侵了次元,造成了“天启”

所以现在最保险的方法就是不动时空门   

搞了一个人物设定,点这里
  

下章点我


 
评论(11)
 
热度(240)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