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爬墙梯成精
 

【杰埼】不配

#不是甜饼

#OOC有,全是我流。文笔矫情,非常矫情

#杰诺斯私设心脏被动力取代,灵感来自钢铁侠胸口那个方舟反应炉。这里给杰诺斯设定的动力也是方舟反应炉_(:зゝ∠)_本来想设成冷核反应堆的但考虑到小杰总是碎啊碎岂不是会造成核泄漏

#时间线是在原作版108话后,私设旧公寓还在,两人没有搬到总部

————————————————————
  Z市的冬天来的有些早,他扯了扯脖子上的围巾,想。
  他并没有感受到冷,白气从鼻尖呼出,又在即将凝聚成型的刹那消失的一干二净。对于改造人来说,温度并不会对他们的机械身体造成什么严重影响。虽然会对运行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可是和把自己包的里三层外三层以至于跑步都费劲的人类比起来,真的算不上什么。对他而言,穿的太多甚至不利于散热。
  可是自己为什么要戴围巾呢?
  大概是因为,这是出门前老师给自己戴上的吧。
  老师昨晚看漫画看到半夜,醒来是下午的事了。他正准备出门采购,看见老师打着哈欠从卫生间出来。
  「啊,吵醒您了吗?」
  「没有……杰诺斯你这是要出去?对对对,我想起来了,超市特卖是吧。你等等啊。」
  他看见老师从衣柜里翻出一条还没拆封的围巾,转身给他戴好。
  「给,今天天气预报说降温。你说你是改造人不需要这个,相比之下更需要围巾的是我?围巾我还有啦,当时买一赠一。你脖子是金属的下巴又不是,冻下巴知道吗?啊一看你就没冻过下巴,你这样的瘦子最讨厌了。可恶啊我想要你这样英俊的脸啊。」
  老师比自己略矮些,自己一低头就能看见老师那个会反光的秃头。老师长得并不丑,他想,一般秃头的男人看起来都比较丑,可是老师不是,老师很帅气。尤其是认真的时候,一拳揍飞敌人的老师帅气的不行。
  「……你说什么啊?」老师抿嘴,耳尖有些发红。
  「我说您真的很帅……」
  「好啦好啦围巾系好了你快点出门,快点快点。」
  现在他手里拎着从超市大减价抢来的牛肉,还有乱七八糟的漫画和零食。不慌不忙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停下脚步。
  他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去想过复仇的事情了——在没和老师相遇之前,自己无时无刻不想着复仇的事情。自己变强是为了复仇,改造是为了复仇。梦里永远是血海,血海化为复仇的烈火,那火无边无际,没有一刻停下灼烤自己。
  可自己遇到老师后,似乎只想着如何像老师一样强。他依旧恨着那个凶手,自己想起那个凶手仍然会咬牙切齿,可被焚烧的感觉却淡了许多。
  那个时候,老师裹挟着杀意的一拳悬悬停于鼻尖,他身后是被拳风打碎的岩石,连云都被撕裂。
  拳头明明没落在他身上,可是他却觉得他的执念像身后的山体一样被打的粉碎。复仇的火焰依旧在燃烧,但是火焰没有像过去那般泛滥成海,它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复仇这一重要事项,却不再像以往那样占据生命的大半。
  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那个时候老师卸力,在他头上弹了一下。轻轻一下,像雨点拍打着石壁。带着些极轻的痛,和细微的凉意。
  「回去吃乌冬面吧。」老师笑着说。男人站在光里,笑容和往常别无二致。不掺杂一丝对他弱小的轻蔑。
  男人的笑容温和、包容。
  仿若神明。
  那一刻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愚蠢。
  和不堪。
  
  滴滴声打破他的沉思。
  他先是一愣,发现信息是协会发来的。说是有怪人需要清理。怪人级别不高,虎级而已。只是数量有些多,而且他是离事件发生地点最近的英雄。
  估摸了一下战斗力,他觉得他能在十分钟内搞定。他把买好的东西放进附近的自动储物柜,发动引擎朝目的地飞去。
  ……应该不用告诉老师,他想,自己十分钟左右就能回来,耽误不了什么时间。这个时间段老师应该在打游戏,老师打游戏时比较烦躁,自己不应该去打扰他。
  
  他一炮轰飞一名怪人。
  手臂变形,保险打开,机器运转,轰鸣声响起。
  「你们一起上吧,我赶时间。」
  
  确实如协会所说,怪人实力不强,麻烦在数量。怪人的外形类似野狼,只是力道和速度远远强于普通野兽。他刚解决掉一个狼型怪人,马上又有一个怪人补上。没完没了。
  他调出体内的机械时钟。
  啧,该死的,过了八分钟了。回家太晚老师会怀疑的。
  我可是老师的弟子,怎么连区区虎级怪人都解决不了。
  他深吸口气,将输出功率调到最大。
  一口气解决——
  
  咔啦。
  这是金属断裂的声音。
  千钧一发之际他侧过身,就算如此腹部仍然被扯下一块,线路暴露在外,火花噼啪作响。
  他猛地跪倒,膝盖撞击在岩石上,发出「咚」的一声。
  一匹巨狼站在离他几十米的位置,嘴里叼着他缺失的那部分。这只狼身形远比其他的怪人巨大的多,有一层楼高。刚刚要不是自己躲开的及时可能直接被狼咬碎。
  这不是……虎级怪人。
  他勉勉强强站起来,腹部的缺失使他脚步不稳。
  狼是群居动物,群居动物中间往往会出现个领导者。哪怕变成了怪人,狼的群居本性也不会变。
  狼王露出獠牙,嘎巴嘎巴咬碎金属。
  这样的速度,还有咬碎库斯诺博士特殊合金的咬合力……
  耳机里响起英雄协会总部的消息:
  「目标灾害等级修改,由『虎』级更改为『鬼』级!重复一遍,目标灾害等级修改,由『虎』级更改为『鬼』级!」
  ……这就难办了。
  如果是完好无损的自己,或许还有一战之力。但是现在自己连站都站不稳……
  自己要交代在这里了吗?
  他喘着粗气。不经意一低头,看见垂下的半截围巾。围巾在之前的战斗中被灰尘弄脏,可是奇迹般的在战斗中安然无恙。
  不愧是老师赠与自己的围巾。
  这是老师在出门前特意给自己翻出来、亲手系上的围巾。除了自己,没有人被老师赠与过礼物。
  自己一直追逐着老师的身影。老师那么强大,没有老师应对不了的怪人。自己可能这辈子都达不到老师的高度,但是,至少……
  不辱没老师的名号啊!
  「我可是……」
  轰鸣声再响!
  「埼玉老师的弟子啊!」
  
  门开的时候库斯诺博士正在收拾架子。他岁数大了,眯起眼睛才能看清来人。不过也不需要看清,只有一个人会在这个时候打扰他。
  「……杰诺斯君吗?」
  「打扰了,博士。这次损坏有点严重。」
  
  「这次怎么搞的?」
  库斯诺博士修理次数多了,每一枚零件的所在都心知肚明,边修理边聊天也已经不是什么难事。
  「遇到了『虎』级怪人,快解决的时候它们的头目出现了,头目级别比较高。」
  「在哪里遇见的?」
  「Z市。」
  「嗯?埼玉君没来帮你吗?」
  「……」
  「杰诺斯君?」
  「我没有告诉老师。」
  螺丝刀不断撞击着金属骨骼。他躺在修理床上,叮叮当当的敲击声顺着骨骼爬进大脑深处。一下一下,没完没了。
  他看着头顶白花花的灯。
  「我不配告诉老师。」
  
  不是不敢、不是不愿,是不配。
  不过是去超市买菜,就把自己搞的破破烂烂。自己自信满满,说十分钟就好,将东西扔进自动储物柜。
  结果现在才结束。
  天都黑了。
  他想老师是不是一直在等自己,等到不想再等下去,放下游戏手柄,拧开煤气给自己煮了碗简简单单的泡面。面里连鸡蛋都没有。
  他这个弟子,做的还真是……
  「……失败。」
  
  「库斯诺博士,我果然是个很失败的弟子吧。」
  博士把一枚火炮装进他手臂。老人没有说话,而他似乎也没有指望博士回答他。
  「我跟随老师差不多一年了,依然没有办法像老师一样轻轻松松解决怪人。我不是说要像老师那么强,我这辈子都到不了老师的高度。可是,至少,我应该做到游刃有余的对付『鬼』级的怪人才是。」
  「但是我没有。」
  「我的零件经常收到损伤,很多次,很多很多次,实力远不如我的怪人将我打伤。每次遇到这种情况,都是老师救了我一命,然后再将我送到博士这里。」
  「我觉得羞耻。」
  「明明在战斗过程中再谨慎一点、再细心一点,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我明明是去拜埼玉老师为师学习『如何变强』的,却不停的给老师添麻烦。」
  「我毫无变化。」
  「我不配站在老师身后。」
  
  库斯诺博士家的灯管有些老旧,偶尔会出现接触不良的状况,白炽灯嗡嗡地响。不知道是不是盯着灯太久的缘故,他感觉双眼有些花,白斑出现在视线里。
  博士突然用扳手不轻不重地打了他一下。老人在他惊讶的目光里慢吞吞地说:
  「你是不是想多了?」
  老人慢悠悠地安装零件,老花镜不知道被他放到哪了,他只能一枚一枚拿远了眯起双眼看,再一枚一枚放回来。
  「埼玉君可不是会想那么多的人。」
  「我啊,虽然和埼玉君没见过几次面。不过觉得他那个人没有这么多复杂的心思,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快三十了,纯粹的还像个孩子一样。比杰诺斯君你还像个孩子。」
  说是兴趣使然就是兴趣使然,哪怕之前这么多年没有一丝功绩算在他头上也继续将英雄活动做了下去;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否定自己没有那么伟大,只不过是想做英雄才做的。
  多么任性啊,想说就说,想做就做。残忍地扯下那些伪善者的面具。任凭面具摔得粉碎,连站在天边都能听见面具碎裂的声响。
  然而背负起污名却也心甘情愿,若是有人来问也愿意解释,不愿意理解就懒得搭理。
  「他是一个如此坦诚的男人。」
  直面自己的欲望,对不屑者不屑,对在意者在意,说我们关系没有那么好就是没有那么好。
  「所以杰诺斯君,你大可不必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郁结于心。」
  库斯诺博士把最后一节螺丝拧好。
  「不管你是什么样,有多狼狈,埼玉君都会把你捡回到我这,然后在一旁等你回家。」
  
  回家。
  熟悉又陌生的词语。
  他曾经有家。十五岁以前父母恩爱,三口之家和睦美满。十五岁以后形单影只。都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可他连肌肉骨骼都变成了金属,父母留给他的只剩下一个大脑孤零零被困在金属之间,一下、一下,运转。
  库斯诺博士很好,他修复受损的自己,改造身为人类的自己,在迷茫的时候给予自己劝告。
  自己很尊敬他。
  但是老师和博士是不一样的。
  哪里不一样呢?他觉得有个声音在问自己。
  哪里不一样呢?
  是外貌上的区别吗?不是。
  是实力上的区别吗?不是,两位专攻的方向不一样,没有可比性。
  那是哪里不一样呢?
  博士自己也知道的。不然不会对他说「回家」,老人知道自己不是那个能给他安稳的人。
  回家。
  那个窄小的、逼仄的房间。连餐厅都是和卧室混在一起,晚上两个人一起睡在榻榻米上,脚对着脚,头连着头。
  没有自己身为人类住的房子三分之一大,没有库斯诺博士的修理间大。但是自己就是愿意待在那里,待在老师身边,捧着本和笔,没完没了写《埼玉观察日记》。
  不是因为房子,而是因为人。
  因为待在埼玉老师身边,他感受到了许久未曾来过的安宁和愉悦。不止是复仇之火,连烦躁都得以安息,连不耐都得以平静。呼啸了四年之久的狂岚终于散去,细雨击打微草,世界再一次焕发生机。
  只要可以留在老师身边,无论多少次他都会活过来。
  回家。
  回到……埼玉老师的身边去。
  他这半生,仿若浮萍,无根无系,漂浮于世。直至……如今。
  库斯诺博士把最后一柄螺丝刀塞进工具箱。他有些疑惑,不知道年轻人为什么还躺在修理台上一动不动。
  「……杰诺斯君?」
  
  他抬手,用手臂挡住眼睛。不知是不是盯灯管时间太长了的缘故。
  「库斯诺博士。」
  「怎么了?」
  另一只手缓缓抬起,放在心脏处。那里应该是人类的心脏,现在被动力取代。
  反应炉不会跳动。没有神经和血管链接也不会有多余的反应才是。但是他抓紧胸口,衣服被他抓得皱皱巴巴。再用力一点就会扯断纤维。
  「……杰诺斯君?」
  他没有动。
  「博士。」,
  他的声音干涩难听,气管里挤出来一滴又一滴绝望。但是他的语气又饱含希望,那么憧憬,那么不甘。
  「老师他,有没有,有没有那么一点可能,喜欢上我?」
  
  没有人回答。
  库斯诺博士将手从工具箱上收回。老人坐在修理床前,一言不发。
  他没有闭上眼睛,他透过手臂金属间的缝隙看向苍白的天花板。放在胸口的手依旧紧紧抓着布料,没有松开。
  意料之中得不到回答。
  老师在乎自己吗?在乎。比King、比吹雪、比无证骑士都在乎。可再过在意又能怎么样?也仅仅是在意而已。
  仅仅因为自己是老师的徒弟,而已。
  除此之外呢?
  除此之外自己对老师而言什么也不是。自己的实力永远也入不了他的眼。做不了势均力敌的敌人,天赋也不如饿狼那般惊才绝艳,做不了老师得意的弟子。
  那只放在胸口的手能感受到反应炉运作时微弱的轰鸣声,那是死物才有的声音。哪个人类身体会发出这种声音呢?
  可是好痛啊。
  神经不是没有了吗?痛觉不是早就关闭了吗?为什么会这么难受呢?好像有一块沉甸甸的铁砣塞进胸口,它堵塞自己的情绪、影响自己的反应,它不断磕打自己的反应炉内壁。钝痛绵延不绝。
  他狠狠吸口气。像猛地坠入深海,濒临渴死的鱼。深深吸了一口又咸又涩的海水,他活了过来,可嘴里喉咙里堆满苦涩的液体。
  改造人没有泪腺。然而他用手臂遮起眼睛的动作,在别人看来仿佛是在无声流泪。因为他的表情那么悲伤,周身的绝望黏稠浓重的几乎化成实体。
  他是如此的无望。
  
  他从库斯诺博士那里出来已经是很晚了,机械时钟报时是十点。他走到自动储物柜前,看见从某间柜子里往外源源不断滴着血水。
  他从那间柜子里取出变得软趴趴的牛肉,顺手买来的配菜黏黏糊糊泡在血水里,腥臭腥臭的。他用两根手指拈起蔬菜,扔进垃圾桶。
  他想他明天需要和库斯诺博士道个歉,自己最后那句话确实有些伤人。
  「你看……连博士你都对这个问题保持沉默……」
  「所以你的安慰,非常苍白无力。」
  他清楚的很自己是在迁怒,因为自己的怒气伤到库斯诺博士总归是不好的。老人毕竟是担心自己。
  他想这么晚了,老师肯定早就吃完了。手机在之前的决斗中报废,博士那里也没有电话,他一直没有和老师说回来晚这件事。估计现在正躺在电视前看肥皂剧。
  他决定还是去超市买杯面填肚子。牛排肯定是做不了了,虽然肉被他拎了回来,化了的肉也不是不能用,外面有袋子肉还干净的很,再冻上就好。
  他从口袋里掏钱的时候一低头,正好看见围巾在眼前荡过。
  抓着钱夹的手一顿。
  「……这位先生?」
  没什么。他把零钱递过去。
  
  站在门口的时候听见房间里传来电视声,他刚想掏出钥匙开门,突然门被一把推开。
  他和老师大眼瞪小眼。
  老师在看清是他后似乎有些欢喜,先是语气温和地说在屋里听见走廊传来脚步声,就知道是你;然后沉下脸,问怎么才回来,打电话打不通。
  他愣了几秒。
  「……遇到了怪人,手机碎了。」
  「嗯?怪人?那你漂亮的解决了?」
  看见他点头,老师又问:
  「我的牛肉呢?」
  他傻乎乎地举起塑料袋。
  「啊太好了。还以为你没买我只能吃泡面了。快点快点,把牛排做了。」
  诶?
  「老师没有吃饭吗?」
  「当然了,怎么可能吃饭;」老师翻了个白眼,往屋里走,「我一直在等着吃牛排。你手里的杯面是怎么回事?想尝尝新口味?」
  「啊不是……」
  他看见老师走到电视前,重新躺回去。脚边堆满零食袋。注意他没有动,老师回头。
  「怎么了你?卡住了吗?」
  「……老师,我有个问题,请您回答我。」
  「什么问题?」
  他咬了咬下唇,又松开。其实他不止一个问题,他有很多问题想问。
  可是现在,一定要得到答案的问题只有一个。
  「您在我出门前……为什么要给我这条围巾?」
  老师一愣,然后不感兴趣一般重新转向电视机。
  「不是说了吗,买一赠一。而且你确实会冻下巴没错吧,冻脸的话家里还有口罩……杰诺斯?」
  老师注意到后方传来的异样,他回头,看见弟子站在原地,低着头。
  「喂,你怎么了?」老师从地上起身,走到弟子面前,「你没事吧?」
  他不说话,依旧低着头。
  老师迟疑地将手放在他肩膀。
  「……杰诺斯?」
  老师注意到他的弟子在轻轻颤抖。
  他抬起头。
  「没什么,我去做饭了,老师。」
  
  埼玉看着杰诺斯带上厨房门,那只拍肩的手还停在半空。年轻的老师眉头微皱。
  他怎么觉得刚才杰诺斯那个表情……像要哭出来似的。
  
  他靠在紧闭的门扉后。
  一点一点、贴着门板、缓缓地滑倒在地。
  「他是一个如此坦诚的男人。」
  他知道的。他知道的很清楚。
  他知道他的老师究竟有多么坦诚。那人纯粹又任性。
  所以老师的关心不掺半点虚假,他的举动、他的行为,都是老师在发自真心地关怀他。
  也是发自真心地,不曾爱他。
  
  「喂!杰诺斯?开门!」
  门突然被敲的咣咣响,他被震了一下。门外那人没有停下。
  「你怎么了?很奇怪啊喂,是因为怪人么?」
  很奇怪的是老师您吧,明明可以一拳打碎门板,却非要不停地敲门。
  他说:「我没事。」
  敲门声停止。
  「……真的?果然还是开门吧,你真的很奇怪啊今天。」
  「我真的没事。您能给我一点时间调整吗?」
  那端沉默几秒。
  「我知道了。」
  他超出常人的听力听见脚步声离去,听见老师躺回地上,听见老师换台的声音。
  然后他捂住脸,低下头,下唇咬的鲜血淋漓;他的皮肤在白炽灯的照耀下毫无血色。
  明明神经大条的很,却在有些时候敏感的可怕。明明一扇木板起不到丝毫阻隔的作用,却固执地等到他的同意才会开门。
  所以他从未停止过喜欢这个人。
  他没有办法不喜欢这个人。
  他该如何不喜欢这个人。
  可那个人不喜欢他,连骗他都不曾。
  
  我因得到您的关心而窃喜,得到您的注意而华蜜;您对我的关怀未曾有过任何其他的念头,我却期望您是出于……出于别的原因才会这般待我。
  我是如此不堪。
  和不配。
  我不配站到您身边,我不配喜欢您,明知如此……却无法停止爱恋。
  他想老师大概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他停留在老师身边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如偷来般愉悦。


FIN.


————————

乱七八糟的一个暗恋故事。放飞自我的一篇文,看起来很矫情_(:зゝ∠)_

看完108话有感,觉得小杰原来这么自卑吗......还有真的想吐槽一下你想多了老师真的只是刺眼而已www要把脑补用到正确的地方啊杰诺斯君www

反正咸鱼PO就是觉得吧,杰诺斯喜欢上老师很容易靠脑补(不是),老师喜欢上杰诺斯君挺难的。我这里说老师坦诚,并不是指从不撒谎那种诚实,我是指他忠于自身。觉得你很弱就说你很弱,觉得无聊就坦言无聊,吐槽很犀利,因为他真就那么觉得。

反之,如果他没有表现出喜欢上杰诺斯,那他就真的没有喜欢上的意思。

他直白的太让人绝望。

这篇文起了好几个标题,什么浮生无望夜曲等等,非常之小言和烂大街_(:з」∠)_最后定了不配这样一个还是很小言的标题但我真的尽力了

感谢看到这里,提前祝春节快乐 (=´ω`=)#

 
评论(16)
 
热度(137)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