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爬墙梯成精
 

【狛日/王最】合法夫夫 番外二 The End

全文完结!!!!!

#本章时间线在正文结局后,狛日人到中年

#有狛日吉莫一家四口设定,注意避雷

#内含V3王最和轻微百春

#一切OOC都是我的

不是你们看见车了吗?难道是我打码姿势太氢气_(:зゝ∠)_

正文: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番外一(上),番外一(下)

———————————————— 

    「……方案大致就是这样,剩下的你们细化就好。」他合上文件夹,对周围吩咐道。
  他有些累,太长时间没有经历这种高强度的会议,身体有些吃不消。公司的事情他早就不管了,最中那丫头最近忙的都瘦了一圈,他家那位心疼够呛,变换法子给最中补身子,但是因为是个料理苦手于是压榨他给最中加餐;为了从食物链底端爬起来,他决定重操旧业用加班挽救自己的中年危机。不然打死他也不会重新跟这些该死的财务报表搞上关系。
  这时候最中敲门进来。这丫头自从他回到公司后腿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黑眼圈消失不见,脸都圆了一圈,走路带风,滋润的像个二百斤的狗子。
  「爸,下班了我们走吧。」
  狛枝凪斗也是凡人,这世上所有的剥削阶级都一个德行,作为老板他巴不得员工战斗到最后一刻。
  「还有两分钟。」
  塔和最中:「……」
  她曾是剥削阶级的一员,但是在「降职」为工人阶级、被加班之神的光芒照耀之后她再也不想五点钟以后走出大门。
  少女看了眼桌上的钟。
  「爸,五点过五分了。」
  她本以为狛枝凪斗会不好意思地说自己搞错了或者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再或者低下头不好意思地说自己搞错了,总而言之她以为狛枝凪斗会对自己睁眼睛说瞎话感到一丢丢的羞耻。
  事实证明狛枝凪斗从不睁眼说瞎话,他只会把瞎话变成现实。
  他拿过钟,当着塔和最中的面把分针往后转。
  「喏,四点五十八。」
  塔和最中:「……」
  她深深被自己父亲的无耻震惊了。
  少女深吸口气。
  「爸,我不得不提醒你,今晚小吉回来。」
  狛枝凪斗:「……」
  「他带他男朋友见家长,我今天早上告诉过你;」塔和最中摊手,「我们要是回来晚了,父亲可能会要你好看。」
  狛枝凪斗「蹭」地起身,一只手拿过外套,往身上穿的同时迈出左脚往门外走。
  「你不走?」他把手放在握把上问。
  前会长指了指钟。
  狛枝凪斗一巴掌将座钟拍进垃圾桶。
  狛枝凪斗:「下班。」
  塔和最中:「……」
  
  塔和最中和王马小吉都是这对夫夫领养的孩子。
  大概是婚姻行到第七年的时候,某天他们俩坐在一起吃早餐,吃着吃着狛枝凪斗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来了一句:
  「我们养个孩子吧。」
  说完他就想咬掉自己舌头。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出了这句话。没有腹稿,没有商讨,这么一个严肃的问题被他突然丢了出来,随便的像是讨论今早喝咖啡还是豆浆。
  算了哪天再说吧。狛枝凪斗刚想说点什么转移话题,就见他那脸都埋在报纸里的丈夫点头说好。
  日向创喝了口黑咖啡,眼睛依旧黏在报纸上。
  「好啊。」
  
  塔和最中和王马小吉刚来到家里的时候可不像现在这么融洽。
  同性相斥,两个小家伙智商都很高,性子也很像,可谓是相当看不惯对方。他们两个从来不进行撕暑假作业那种「幼稚」的撕逼,要撕就撕的响些。
  王马小吉在来到这个家的第三个月就把塔和最中给公司做的暗账烧了;塔和最中在沉默半个月后试图在自己弟弟茶杯里下砒霜。逃过一劫的王马小吉故意剪断塔和最中房间电线,试图做出漏电假象来解决掉自己姐姐;塔和最中发现后用仙人掌封住王马小吉卧室门……后来仙人掌让狛枝凪斗拆了。  
  他们两个都真诚地希望对方去世。
  偏偏他们还聪明的很,知道不能在家长面前撕逼,在日向创面前那叫一个乖巧,作家先生让打狗绝不撵鸡。夫夫两个经常会有种教育成功又失败的复杂感。
  
  俗话说的好,解决内部矛盾的最好方法就是出现外部矛盾,让他们一致对外。这事两个爸爸就遇到过,事实证明效果拔群。
  这种事同样出现在他们(收养的)儿女身上。
  
  两人之间的争斗彻底在国中结束。
  起因是某高年部学长对塔和最中动手动脚。塔和最中战斗力基本等于一只鹅,根本反抗不过对方。事件发生地点太偏僻,塔和最中求救无门后咬牙准备认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没想到王马小吉恰巧经过一球棒把对方打成脑震荡。
  谁知高年级学长皮糙肉厚血条长,脑震荡加成下还能和王马小吉互殴。王马小吉的战斗力没比他姐姐好多少,两人之间就是差了几只鹅的距离。结果是学长终究没撑过脑震荡昏倒在地,王马小吉被揍了个鼻青脸肿。
  对方家长不依不饶,王马小吉顶着个猪头默默吃口水,一句话不说。塔和最中用舌头一挑三,丝毫不落下风。结果对方家长恼羞成怒,抬起手就给了少女一耳光。
  这事正好让刚进门的狛枝和日向看见了。
  直到现在王马小吉都不知道他那两个在外地考察的父亲是怎么出现在学校的——有一个还去了国外;但是他们两个就是来了。
  然后两个小孩就目睹了他们「温文尔雅的作家父亲」是如何用拳头一挑三的。日向当时就沉下脸,迈开长腿几步走到对方面前一个过肩摔摔晕对方;然后日向问了一句「小吉你的脸谁打的」,在得知是谁后随手抓过支钢笔将对方揍得哭爹喊娘。
  狛枝凪斗蹲下,揉揉两个孩子的头。身后惨叫连连血肉横飞,他笑的十分亲切。
  「没事了啊,我们回家。」
  日向创擦了擦脸上的血,将钢笔插进桌面。
  后来王马小吉表示他溜出去当佣兵和这件事有极大关系。
  
  当晚塔和最中给王马小吉举着熟鸡蛋敷脸的时候表示前尘往事一笔勾销。
  从此两个熊孩子开始狼狈为奸。
 
  所以,王马小吉跑去当佣兵这事,两个家长过了整整一个月才知道。
  狛枝凪斗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立刻变了脸色;出乎塔和最中意料的是,日向创倒是很冷静,除去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时的惊讶外他就没什么多余的反应。
  「……父亲?」生气说出来吧,憋着不好真的。
  「嗯?」日向创抖开报纸,「区区佣兵而已,有必要那么惊讶吗?」
  塔和最中:「……」
  狛枝凪斗:「……」
  哦,忘了您老那段光辉岁月。
  塔和最中没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佣兵和杀手哪个厉害?」
  「佣兵讲究分工和团队合作,杀手单干比较多,没有可比性。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翻了一页,「佣兵安全系数比杀手高多了。」
  看一大一小明显放下心的表情,日向创悄悄叹气。
  都是刀口舔血的,生死不过一念间,所谓的安全系数不过是个数值罢了。
  「对了莫纳卡酱,」狛枝凪斗的脸总算恢复了点血色,「你知道小吉加入了什么佣兵团吗?」
  「好像叫『才囚』,很奇怪的名字吧。团长好像也是日本人呢,貌似是叫百田……解斗?」
  「……怎么和左右田那个侄子一个名字?」
  
  「不是叔叔我……」
  「太过分了啊解斗!!!你居然骗了你叔叔我那么久!!!你知不知道我又被扣工资了啊!!叔叔我真的很受伤!」
  「叔叔真的对不起……」
  「呜呜呜叔叔看着你长大的,你居然这么伤叔叔的心!你还做佣兵!你说!你上次带来的女朋友是不是也跟你一样是个佣兵!其实她根本就不是保育士对不对!」
  「……是是是,叔叔您猜的没错……啊啊啊叔叔您不要哭了……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会的好好照顾他的。我保证。」
  佣兵团长放下电话,抹了把汗。他回头,看向那个笑嘻嘻的新人。
  百田解斗心酸地发现他以为自己招了个兵。
  结果给自己找了个爹。
  
  言归正传。王马小吉在左右田和一侄子的「照顾」下日子过得还是很滋润,基本上一个月一次视频通话还是能保持的。最近一次视频通话的时候小儿子笑眯眯地丢下一枚重磅炸弹:
  「这次我会带我男朋友回家。」
  塔和最中当时就喷了一瓶芬达,王马小吉还在一旁落井下石「莫纳卡酱你喷出了一幅热带雨林诶」;狛枝凪斗摸了摸下巴,感慨搞基真的会遗传。
  日向创:「……醒醒我们没有造人功能。」
  狛枝凪斗装聋技能早已炉火纯青。他就跟每一个关心自家孩子婚姻大事的家长一样:「那个小哥多大了?叫什么名字?长得帅吗?哪国人?有钱吗?他是和你爸我一样穷的只剩钱吗?」一样话唠八卦。
  「不告诉你嘻嘻嘻。我们明天的飞机,晚上五点半左右到,就这样啦,有什么明天再说。拜拜~」
  
  东京跟全球所有大城市一样,下班时间必堵车。狛枝凪斗坐在车里就不老实,飙车的手蠢蠢欲动。
  「爸你看清现实好吗?你已经是个中年人啦飙车不适合你这个年纪谢谢~你应该像对面的斋藤先生一样养只金毛做遛狗运动。」
  「啊哈哈莫纳卡酱真是的,斋藤先生七十多了,就算是我也不愿意和这种老年人相提并论呢。」
  「人要学会看清现实嘛,斋藤先生七十多了还可以带狗打太极而老爸你你你你你干嘛!不不不不!不要上人行道这不是GTA你快转向啊转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法拉利一头撞倒消防栓。消防栓上半截直接被撞飞了,剩下下半截孤单的喷水。
  雨刷器刷着玻璃,有一下没一下;左边那根跟上半截消防栓一起飞出去了,剩下那根还在坚守岗位,誓要和地下水斗争到底
  塔和最中抹了把雨刷器刮到脸上的水。
  她觉得自己的妆一定糊了。糊透了的那种。
  「你现在从车上下去可以直接参演《孤儿怨》。」
  狛枝凪斗快被安全气囊压死了。
  「在我去演《孤儿怨》之前,」塔和最中勉强看清碎表盘里的指针位置,「我们家可能先会上演《黑帮家族》。」
  手机叮铃铃响个不停。
  
  等父女二人录完笔录联系完保险讨论完拖车问题天早就黑透了。他们两个现在非常狼狈,衣服皱巴巴、妆容很花、某人还被安全气囊打伤了肋骨。
  狛枝凪斗苦中作乐。
  「至少这瓶红酒没碎。这还是幸运的不是吗。」
  塔和最中在心里说这种红酒咱家整整一柜。
  
  「……你们两个去下水道一日游了?」
  「没有。小吉你能不能让开,你在外面一年学会了『站在门槛上装作自己很高并且不让姐姐进门』是吗?」
  「是的!莫纳卡酱一如既往地聪明呢~顺带一提我今年一米六了哦一米六。」
  「算增高垫还真是好不要脸呢亲爱的弟弟。」
  「一米五四的你有什么资格嘲讽我啊嘻嘻嘻。」
  一米八的狛枝凪斗拍了拍两个人的肩膀。
  「能让我进去吗,小矮子们?」
  
  狛枝凪斗回家看见日向创收拾餐具。
  「回来了啊?」
  「晚饭……是谁做的?」
  日向创只会微波炉大法和花式泡面。
  「日向先生,洗碗布坏了还有新的……」
  最原终一:「……」
  狛枝凪斗:「……」
  最原终一:「……狛,狛枝先生?呃,我是最原终一。王马君和我说起过您,说您的品味真是……」他沉吟,似乎在选一个合适的词,「独特。」
  日向创在后面笑出声。
  身穿「被水冲被气囊怼的皱巴巴衬衫」的狛枝凪斗:「……」他敢肯定他那个搞事程度不下于他的小儿子原话绝对不是这样的。而且你那个「独特」听上去格外嘲讽年轻人你知道吗?
  他把红酒放在餐桌上。
  「我先去换身衣服。另外,最原君,麻烦你给我加个餐行吗?」
  
  狛枝凪斗坐在餐桌前,用勺子搅弄浓汤。最原终一悄悄握住衣角。
  最原终一做的是玉米浓汤,估计是材料和时间的限制他没有选择做肉汤。玉米浓汤的浓稠度恰到好处,玉米和奶香结合在一起,引人食欲大振。
  「……很好吃。」
  最原终一松了一口气。
  日向创暗中踢了他一脚,那意思是叫他适可而止。
  狛枝凪斗又问了他几个问题。
  最原终一确实很讨人喜欢。他并不是塔和最中那种八面玲珑的人,恰恰相反,他的嘴甚至可以说是笨拙。
  但是他很真诚,虽然也是佣兵但他完全没有那种盛气凌人。他就像个腼腆的邻家男孩一样,话不多但是有问必答,总是垂着双眼,乖巧又安静。
  「呐,最原君。」
  「啊,是。」最原终一挺直脊背。
  「最后一个问题:假如任务目标和小吉一起陷入危险,你会救哪个?」
  昏昏欲睡的塔和最中瞬间清醒。
  来了!传说中的「我和你妈掉到水里你先救哪个」!
  出乎最中预料,最原终一完全没有被为难到。他听到这个问题只是愣了一下,然后轻描淡写地说:「都救。」
  「要是只能救一个呢?」狛枝凪斗往后,靠在椅背上。他一只手端着酒杯。塔和最中知道她这位父亲的兴趣彻彻底底被激发出来了。
  「没有那个可能性,」最原终一剥去那层外壳,利刃出鞘,在灯下泛着寒光,「我可以都救下来。」
  

我爱北京天安门,还有胡同的三轮车
  
  日向创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狛枝凪斗已经把新被套准备好了。他爬进去,靠着狛枝凪斗肩膀躺下。
  「你怎么回来这么晚?」
  狛枝凪斗的脸色立刻变的相当精彩。日向创抽抽嘴角,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上次狛枝凪斗露出这种表情是回想起自己因为喝多了在员工大会上抱着麦喊全体加薪。
  他在被子下轻轻踢了狛枝一脚。
  「说话。」
  「……我撞倒了路边的消防栓。」
  日向创打了个哈欠。
  「消防栓怎么样?」狛枝能跟他天雷地火来一发就说明身体很健康。
  狛枝凪斗觉得心里更苦了。
  「……消防栓很不好啊哈哈哈。」他抹了把脸:「我记得那个消防栓和我们公司是一个供水。」
  日向创:「……」
  狛枝凪斗:「也就是说,我们公司,可能要停水好几天了。」
  日向创心说这也叫事?他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我们明天去旅游吧。」交完稿的作家先生提议。
  狛枝凪斗闻言兴冲冲划开平板:
  「好啊,我现在定机票。」
  
  塔和最中站在水池前,她维持着倒水的姿势,金鱼在没有水的鱼缸里扑腾。
  操,她忘了那个消防栓和公司是同一个供水管道。
  她身后的电脑还亮着。蓝天白云,大海沙滩,两只手在如此美景下亲密交缠;明明都是男人的手,然而右边那只却戴着枚过于华丽的戒指。
  扑面而来的恋爱酸臭味。
  这条推特发在两个小时前,地点是什么马尼拉。一看就是半夜订的机票,两个混蛋这个年纪还玩什么「说走就走的旅行」。
  你们怎么不去埃塞俄比亚。
  塔和最中手机发出「叮」的一声,她用西装擦了擦手。掏出手机一看:
  是王马小吉新发的ins。图一是两只手拿着一个双球冰淇淋。
  图二是两张机票。
  下面配字:和@Eagle_s一起。提前蜜月旅行,目标埃塞俄比亚。
  塔和最中连鱼带手机一起从四十八楼丢了出去。

FIN.

——————

咸鱼PO开车真是...极烂的。很难吃对不起qwq

电影《孤儿怨》里有个场景是萝莉(?)主角流泪哭花了妆,有点惊悚,就不上图了_(:зゝ∠)_

《黑帮家族》又名《别惹我》,喜剧,讲的是鸡飞狗跳的前黑帮一家。

本文其实是整个系列的结尾,还会有一个王最的视角,不过那是王最故事的番外了。前提是我能写的话

到这里《合法夫夫》这个故事彻底完结啦,可能本世界观下的狛日会在王最文里出现,不过出现的话也只是活在台词里。关于他们的故事到此为止

话说印调投票这东西我没有微博呀....想要的就在评论区留个言,我数一数(......)差不多的话我就开始准备啦,人太少就算了到时候自个印一本玩玩_(:зゝ∠)_

对了麻烦在上个评论区留过言想要的GN们在这里再留一次,到时候以这个评论区为准,麻烦了QAQ

终于可以写别的脑洞了

 
评论(38)
 
热度(473)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