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爬墙梯成精
 

【狛日】合法夫夫 番外一 尘埃落定之后(下)

传说中的下半部分。后面有图,流量党慎点

来LOFTER也有一年啦,咸鱼PO明明产出很少但是每次更新都有人点红心真是很感动 (=´ω`=)谢谢!!

正文: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番外一(上)

——————————————

       日向创把卧室门打开的时候看见楼下那两个家伙齐齐仰头,脸随着他移动的方向移动。就像跟着太阳移动的两朵向日葵。
  蠢死了。日向在心里说。
  他弯下腰,轻轻松松就把一人多高的仙人柱抱起来,放到一边;又从屋里取了个黑箱子,光明正大的从门口出去。
  九头龙冬彦往里坐了坐,努力减低自己的存在感。
  日向创,不,神座出流扫了这位黑道老大一眼。
  「你要不要留下吃晚饭?」
  ……啥?
  日向还嫌九头龙不够懵逼似的。
  「天色也不早了吧,这点路上堵车,估计你回家天都黑了……」他把箱子随随便便往沙发上一扔,在冰箱里翻来翻去,「你干脆留在这吃饭得了。我看看冰箱……啊,有鱼,要不要喝鱼汤?狛枝手艺很好的。」
  九头龙感觉身边那人的气压越来越低,用余光瞟了一眼狛枝虽然还在笑但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吓人,九头龙甚至觉得只要他敢答应狛枝就敢往里投毒。
  不是,这些都不重要。他怎么不知道狛枝会做饭?
  他的惊讶实在太明显,狛枝嘲笑:「九头龙君请你调整一下你愚蠢的表情。家务我做很稀奇吗?」
  废话!九头龙都顾不上反驳狛枝说他蠢了。槽点太过密集无从吐起。
  狛枝是什么?会长啊!公司老大!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好吗!
  「……你们为什么不请个保姆?」他
  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舌头。
  日向替狛枝回答。
  「秘密太多,不适合别人知道。」
  比如狛枝的化妆间和日向的军火库。
  九头龙冬彦终于知道狛枝凪斗为什么能收服神座出流了,就凭这份走下神坛洗手做羹汤的勇气他就自愧不如。
  他看了眼日向手里的胡萝卜,还是决定不蹭饭了。虽然很好奇狛枝的手艺如何,但也要有那个命才行。
  他委婉的推拒了这份十分勾人的晚饭邀请。
  「真不吃?」
  「真不吃。」
  「真遗憾,」日向叹气,突然话锋一转,「那我们现在来谈谈你把我们的约定告诉狛枝这事吧。本来我是想吃完饭谈的。」
  九头龙冬彦:「………………」
  
  黑道头子保证没有下次,并支付了三箱子弹才被这对狗男男放出来。等他走了日向把黑箱子往沙发上一丢。
  他穿的很随便,灰色格子居家服,脚上趿拉着黑白熊拖鞋。日向没戴美瞳,他没戴美瞳的话眼神应该很犀利才对;然而眼底浓重的黑眼圈将他的杀手气场削了个七七八八。
  「我们谈谈。」
  狛枝凪斗微笑,看上去相当真诚。日向却知道这家伙固执的紧,才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无害。
  日向创单刀直入。
  「大和田的前当家是不是你杀的?」
  狛枝凪斗承认的相当干脆。
  「是。」
  「……」日向垂下眼睫,手指摩挲杯沿,「理由?」
  狛枝凪斗笑容愈发讽刺,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恶意」。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是吗?」
  手指一顿。
  当然是。
  没人比他更了解这个道理了。
  在「神座出流」看来,人命就是货物,是可以交易的存在。区别不过是商人用死物交易,而他用活物、或者说人命来交易罢了。
  但那是在「神座出流」看来。
  「日向创」抬头,九头龙冬彦走后他第一次直视他的丈夫。狛枝凪斗还是那副欠揍模样,却悄悄挺直腰板——嘴上放肆是一回事,动作放肆是另一回事。他可不觉得靠自己那个十八线幸运能躲过日向创的暴打。
  不过日向既没有扔水杯,也没有跨过茶几把他摁在沙发上揍。他只是简简单单抬头,看向狛枝而已。
  夕阳即将被远山吞没,余辉穿过层层薄云、穿过如火的晚霞,最后落在日向创眼底。
  他的左眼赤红如酒,酒里盛着碎裂的光。
  「你说的没有错。」他叹息一声,狛枝简直要怀疑自己的耳朵,「我是最没有资格问你这件事的人。」
  日向偏头,碎光随着他的动作摇晃。
  这是博物馆事件后,他第一次和狛枝凪斗坦然相对。没有那些虚假的伪装,没有谎言,他把自己赤裸裸的摊开在狛枝凪斗面前。
  「我手上的人命多的数不清,」他说的轻描淡写,「所以我不会因为那些『东西』来问你。」
  这是「神座出流」的本性。
  「但是我觉得,那些血沾到手上,很脏。」
  夜幕降临。
  
  狛枝凪斗没有说话。沉默在二人之间蔓延。
  日向创紧张的注视着他。他鲜有这么坦然的时候。他是杀手,杀手最擅长的就是把秘密埋在心底。
  老天,他把他的婚姻都赌在这一注上了。
  他注意到狛枝凪斗动了——他的丈夫一点点弯下腰,双臂抱紧。身体还不断颤抖。
  「……狛枝?」
  狛枝凪斗没回答。
  日向创一时手足无措。
  「狛枝你……是冷吗?发烧了?我去楼上给你拿床被z……」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日向创:「……」
  狛枝笑的眼泪都飞出来了。
  「天啊日向君你总结了那么半天的语言原来只是想告诉我『血弄到手上不好洗』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日向创:「……」
  日向创:「再笑揍你啊。」
  狛枝凪斗把笑声憋回去,脸憋的通红。肩膀一抽一抽的。他擦了擦眼泪。
  「这个你放心……反正洗个澡什么都污垢都能洗干净。你忘了家务是我做?」
  日向创面无表情,日向创耳朵很红,日向创捏紧了水杯。
  狛枝凪斗知道再笑下去日向创真的会把他摁在沙发上揍。他清清嗓子。
  「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他说。
  狛枝凪斗并不后悔背负人命——他不是没把竞争对手弄的跳楼过。他心态很好,在他眼里这不过是直接和间接的区别罢了。
  狛枝给自己点了根烟。
  烟身纤细修长,空气中弥漫着覆盆子特有的酸酸甜甜的味道。
  女士香烟。
  他鲜少在家抽烟,一是因为二手烟会给日向创带来伤害;二是因为他烟瘾并不是很大。抽的最凶的时候也不过是把公司从那些居心叵测的亲戚手里抢回来。
  他只是需要点尼古丁来让自己冷静一下。
  狛枝凪斗嗓音微哑。
  「这是出于我个人意愿,和你没有关系。」
  
  狛枝凪斗以为他这么说完日向创会瞪他一眼,没有丝毫犹豫转身就走。这才是日向应有的反应。他知道自己这句话会惹怒日向,知道的很清楚。
  但是,就算如此,他依旧要说实话。
  左右田和一说狛枝凪斗你这个人在某些方面诚实的令人恶心。
  房间彻底暗了下去。狛枝凪斗只能模模糊糊看见日向创低着头,杀手先生的食指轻轻拍打箱子。不徐不疾。
  遥控器就在面前,但是没有一个人开灯。
  连香烟都烧到了尽头,狛枝凪斗掐灭火光,因为不怎么抽烟所以客厅并没有常备烟灰缸。他只好用手指夹着烟蒂。
  覆盆子的味道快要散尽了。
  谈崩了。
  说起来结婚纪念日离婚也不错呢,估计自己又要上公司论坛首页了。
  狛枝凪斗想。他把烟蒂送到嘴边,想吸一口,却忘了香烟刚被自己掐灭——
  「唔咳咳!」
  啪。
  客厅骤然亮如白昼,狛枝凪斗不得不用手挡住过于刺眼的光;他勉强睁开眼,看见日向
创的手从灯光遥控器上移开。
  他打开手提箱。
  是枪。
  这把手枪和狛枝凪斗之前见过的都不一样。与格洛克19相比,这把枪管太过纤细,狛枝觉得格洛克用的子弹都比这枪的枪管粗。他把见过的所有手枪都在脑海里回放了一遍,没有任何一把和这把枪是同一款式。
  款式虽然没有相同的……狛枝的目光落在银色枪身。
  但是工艺却有相仿的。
  他现在仍然记得日向手持双枪和战刃骸战斗的那一幕——逼仄的空间里手枪被使用至极限,防守进攻无所不能;所谓的「射程」在他的丈夫面前形同虚设,日向创那几枪几乎都是贴着战刃骸的脸开的。那场战斗里,银色左轮给狛枝凪斗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史密斯威森?」
  日向创看了他一眼,大概是蛮意外他的枪盲丈夫能认出生产厂家。杀手先生把箱子推过去。
  「SW22 Victory,」见狛枝把玩手枪,日向下意识地解释,「和格洛克19相比略重,0.22口径,最大可容纳11枚0.22LR子弹。」
  「那是什么子弹?」狛枝只知道9厘米帕拉贝鲁姆和鲁格这两种。
  日向眼皮都没抬。
  「射击比赛用的子弹,抓兔子用的比较多。」
  狛枝凪斗:「……」
  「不过后坐力和声音都非常小。」说着他拿过枪,将弹夹装好,枪口对准墙上的飞镖靶,「砰砰砰」连开三枪。狛枝凪斗转头看向靶子。
  三点稳稳撑起一个等边三角形
  「看上去威力不如9厘米帕拉贝鲁姆弹,但近距离伤害依旧非常可观。」日向创将枪放回原位。「格洛克19固然是非常好用的枪,但是随身携带消音器非常麻烦。」
  他落下最后一句。
  「不适合你。」
  
  神座出流取货那天七海千秋也在,少女注视着这位准漂白杀手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那冷淡的模样和以前没什么区别。
  「你为什么要送给狛枝先生这个?」
  「0.22LR弹伤害小,打不死人。除非打到要害。」
  少女挑眉。
  「打不死人……就是说明,中枪者还会有苟延残喘的机会,是吗?你为什么要给别人机会呢?这不像你,日向君。」
  日向抿唇不答。
  少女悠悠吐出一口气,她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
  「……你给的不是别人机会,你给的是狛枝先生机会。对吧。」
  威力越小,狛枝背上人命的可能性就越小。
  日向常常想有一个太了解自己的朋友究竟是不是好事。
  前情报头子叹气。
  
  「你可真是煞费苦心。『神座君』。」
  
  原本日向创是打算把这件事当成一个惊喜送给自己丈夫的,结婚纪念日那天红酒配烛光晚餐,吃吃喝喝的时候把这件事说出来。作为四周年礼物。
  他是这么想的。
  然后他又一次被现实打脸。
  神座出流拼了命地从污泥里爬出来,白骨层层累累,堆积成了通往光明的唯一阶梯。出版社全员费尽心思帮助他抽身,身份伪造、消除案底、警告某些不安分的「知情者」……他终于攀住光明的堤岸,抬头却看见狛枝凪斗站在岸上,对自己笑了笑,一下跳进污泥里。
  黑泥溅了他满脸。
  洗也洗不干净。
  
  日向创抬眸,瞳孔深不见底。他几乎是自暴自弃、带着恶意地说:「我决定不做杀手了。」

  
  狛枝凪斗沉默,他就那么盯着SW22好久。
  他突然从怀里掏出格洛克19,将它甩给日向,然后把SW22塞进去。
  日向创拿着格洛克19一脸懵逼。
  狛枝凪斗却没管他丈夫,他把信号灯同款配色的礼物盒推过去。
  日向创:「……」
  他忍住眼睛的疼痛,抑制住自己抽狛枝的冲动,安慰自己这是某人的一片心意。自我催眠多次估计自己已经不认识红绿色后才拆开盒子。
  日向创一愣。
  礼物盒里躺着的是SW22同款枪盒。
  史密斯威森的枪盒。
  日向创打开盒子。
  Engraved 1911静静躺在箱底。细碎的雕花藤蔓缠绕枪身,木质枪托上雕刻着密密麻麻的鳞片状花纹。比起武器,这把枪更像艺术品。
  他看向狛枝凪斗,后者耸肩。
  「结婚四周年礼物。」
  怪不得狛枝能认出SW22的生产厂家。
  狛枝凪斗声音很轻,咬字却极为清晰。他下定了某种决心。
  「大和田黄油是最后一个。」
  「我不会再掺和你的事了。」

  手机滴滴地响个不停;是重要日子提示音。在这一年里他们吵过、灰心过、痛苦过,婚姻悬于一线岌岌可危,却又在腥风血雨里再次携手,爱情的帆船又一次起航。

       第五年终于到来。

       至此过往悉数埋葬。

  
  狛枝凪斗起身,去酒柜取了瓶柏图斯。他偏过头,灯光垂直而下,正好照在头顶。他举杯。
  「敬婚姻。」
  日向创一步步走近吧台,前杀手先生举起另一杯红酒。
  「敬婚姻,」他顿了顿,「『亲爱的』。」
  
  
FIN.

————————————

弱弱问一句《合法夫夫》出本的话有人要吗?(小小声)

没人要就算啦...................

下篇点我

SW22 VICTORY


ENGRAVED 1911。这把枪非常非常好看。后面提供一张Youtuber的枪




 
评论(59)
 
热度(334)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