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爬墙梯成精
 

【狛日】合法夫夫 番外一 尘埃落定之后(上)

要被LOFTER敏感词检测气死了......说有敏感词但是分段发全能发出去...敏感词在哪段都不知道Q皿Q只好分成上下两部分放出来...明天放后续这样看起来就是十月写了两章啦~\(≧▽≦)/~  

正文: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

——————————————————

       九头龙冬彦接到狛枝凪斗电话的时候他刚从审讯室出来,一身浓重到恶心的血腥气。
  狛枝凪斗只说了一句话,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救我。」
  九头龙组老大听到老友这句求救吓得魂儿都要飞了,衣服都没换抄起沙漠之鹰坐上兰博基尼一路狂飙,郊区到市里半个小时的路程硬是被他压缩到十五分钟。
  狛枝凪斗的丈夫日向创是业内排在前列的顶尖杀手,杀手用名「神座出流」。十个九头龙都打不过一个神座出流。按理说狛枝凪斗出事怎么也不会给他打电话求救。
  除非……除非神座出流也分身乏术。
  九头龙杀气腾腾地甩上车门,又从后座座位底下摸出一把AK-74,左手沙鹰右手AK冲进狛枝家别墅。
  狛枝家大门没有被暴力破坏的痕迹,他翻墙的刹那后背一紧,仿佛毒蛇从脊柱爬过。
  九头龙看向二楼窗口。
  他的直觉告诉他刚才那个视线来自二楼。
  ……居然能让九头龙组的老大感到危机感,狛枝家到底来了什么危险人物?
  难不成神座出流被那人缠住了?!
  九头龙冬彦越想越不安。狛枝家大门没有锁,他蹑手蹑脚的走进去,小心翼翼查看四周。
  「哟。」
  保险解除、子弹上膛、举枪瞄准一气呵成。九头龙瞄准声源。
  狛枝凪斗抱着被褥站在二楼主卧门口,一脸无辜。
  九头龙冬彦:「………………」
  九头龙冬彦:「你不是向我求救吗?!」
  「是啊,」狛枝凪斗这个畜生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犯了错,他指着卧室门口说,「这难道不是什么大危机吗?」
  一人多高的墨西哥仙人掌牢牢堵住大门,好一个沉默忠诚的卫士。
  
  狛枝凪斗给九头龙冬彦上了杯茶——这个大少爷之所以给老友上茶并不是因为良心发现,只是他觉得再不做点什么九头龙就该用那把沙鹰把他毙了。
  九头龙冬彦嫌恶地看了眼衬衫上的血迹。他越想越气,砰的一声把茶杯放回茶几。
  「就你被日向扫地出门这点破事值得你给我打电话喊救命?!」他指着仙人柱破口大骂,「你他妈是傻逼吗!」
  气势上狛枝凪斗才不会输。他毫不示弱地吼回去:
  「这难道不是大事吗!」
  「这种家长里短怎么就成大事了!」
  「我看不见日向君了好吗!没有办法搂着日向君睡觉了好吗!这难道不是大事吗!作为我身边唯一一个已婚人士你到底懂不懂!」
  我他妈怎么懂你们基佬!
  九头龙心力交瘁。但东京黑道的扛把子绝不认输。
  他慢条斯理地说:「可佩子不会把我赶出卧室啊。」
  狛枝凪斗:「……」
  「她也不会往门口放墨西哥仙人掌,啊对了,你家这棵仙人掌长得挺好啊,养了好几年了吧。」
  狛枝凪斗:「……我要告诉你妻子你跟我们去酒吧被美女亲亲抱抱举高高的事。」
  九头龙:「……滚。」
  
  九头龙冬彦从狛枝凪斗的前言不搭后语中拼凑出了事情经过。一句话概括就是:
  我给我媳妇买了结婚纪念日的礼物但是我连卧室门都进不去,急,在线等。
  九头龙冬彦没忍住说了实话:
  「你为什么不去你公司论坛发个帖求助?」
  狛枝凪斗面无表情,他不愧是神座出流的丈夫,将对方的「我就静静看着你装逼」学了个十成十。
  「我当然发了。」
  他把手机给好友看。
  里面是整整齐齐的队形:
  「楼主跪搓衣板吧。」
  九头龙:「………………」
  狛枝凪斗收好手机。
  「我已经收了快四百个搓衣板了,于是我决定今年年终奖一人一块搓衣板。颜色可以自选,我是一个多么民主的老板啊。」
  九头龙冬彦:「……」
  他放下水杯,不再和老友扯皮。
  「这过去差不多三个月了吧,日向还生气呢?」
  他听左右田说了狛枝揍日向这件事。目瞪口呆的同时也不禁给狛枝凪斗鼓掌——不愧是「幸运」大盗,进的了绝望本部揍得了神座出流,还能全身而退的他是第一个。
  以日向创那种怕麻烦的性格来说,应该是回来就摆仙人掌才对,怎么拖到现在?
  狛枝苦着一张脸。
  「不是江之岛那件事。」
  九头龙一愣:「那是什么?」
  狛枝凪斗看他的眼神难以描述。
  「还不是大和田黄油。」
  
  伤筋动骨一百天,日向创那时候还没有出院,九头龙冬彦也不急,他们和大和田组互怼好几年也不差这几天。本来什么事也没有,结果某天他们仨喝酒左右田喝多了,搂着狛枝的肩把自己老底掀个干净,不让他说他非说那种。
  九头龙脑子也有点蒙,举个开启录像模式手机在那傻乐。一开始左右田还只是报自己黑料,说着说着就把日向答应灭大和田组那事抖出来了。
  东京黑道一把手就看见屏幕里的狛枝凪斗从微笑到面瘫再到黑脸。
  泡在酒精里的脑子终于挣扎着爬了出来。
  狛枝凪斗把他手机拍到桌子上,屏幕被他这一巴掌拍的粉碎。
  识时务者为俊杰。
  九头龙想都没想:「我全交代。」
  
  神座出流那是什么人物,再加上身边有个七海千秋,黑道谁家猫做了手术他都知道。区别只是早晚而已。
  狛枝凪斗昨天兴冲冲回家,准备给他刚出院的丈夫一个「爱的交♂流」;结果被墨西哥仙人掌劝退了。
  他透过密密麻麻的针叶往里头看,依稀能看见日向创读书的背影。
  「把这东西搬走啦日向君~」
  日向闻言下床。
  关门。
  
  如果不是仙人柱实在是大的可怕狛枝凪斗可能会当场上演雪姨.gif。没办法他只好扯着嗓子喊:
  「为什么不让我进卧室!」
  里面传来日向冷冰冰的回复:
  「大和田家的黄油好吃吗?」
  狛枝凪斗:「……」
  狛枝凪斗:「我错了。」
  日向创不说话。
  狛枝凪斗闹起人来不比熊孩子好哪去,什么「你不爱我啦」「你在外面有别的狗啦」「那只狗是不是叫罪木」(罪木打了个喷嚏)等等;他本来还想喊「果然是因为我是个小偷所以你瞧不起我吧」,不过刚开了个头就被一声巨响吓得闭嘴。
  他看了看。
  门板被某个东西打穿了。
  这熟悉的绿色,应该是阳台的一盆仙人球。
  他极不情愿地跑去客房住了。
  
  婚姻调解协会会员九头龙先生实在是不乐意掺和这对基佬的破事。再说这事他还有一半责任,要不是以为狛枝出了什么事他都不会来这。
  他试着转移话题。
  「哦!这个……配色难以言喻的礼物盒是怎么回事?」
  狛枝凪斗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走。
  「哦你说这个啊!」他抱起那个红盒子,上面那个硕大的绿色蝴蝶结是如此扎眼,辣的人眼睛疼。
  「这是我给日向君的结婚纪念日礼物。」
  九头龙心想你不用给他礼物,看到这个乡村非主流配色他不和你离婚就是真爱。
  为了避免这两个混蛋闹离婚(闹离婚意味着他又要调解,他受够了)他决定委婉地提醒老友:
  「这个配色……你是怎么想的?」你难道就不觉得眼睛有些痛吗?
  狛枝凪斗双眼亮晶晶。
  「这是日向君眼睛的颜色!怎么样,不错吧?我觉得他一定会喜欢的。」
  九头龙冬彦:「………………」
  你对象那双眼睛是天生的好吗!如果出生可以捏脸谁他妈会给自己脸上捏一对国际信号灯啊!你忘了你老公总是戴隐形眼镜吗!他要是喜欢他能天天戴美瞳?!
  九头龙冬彦心好累。
  「……日向呢?」他决定捡起自己死去多年的良心,告诉日向这东西有多可怕。防止他被自己丈夫的礼物谋杀。
  狛枝凪斗说:「在楼上。」
  九头龙冬彦:「…………」
  狛枝凪斗还嫌自己刚才那刀捅的不够狠。
  「主卧。仙人柱后面那屋。」
  也就是说他一直在人家眼皮子底下八卦吗!不,等等,他记得他翻墙进来的时候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杀气……
  ……
  原来是神座出流吗!
  狛枝凪斗被九头龙冬彦的突然起身吓了一跳。
  「你怎么了?」
  「没什么,准备移民而已。」
  
  日向创最近很是闲。
  七海千秋用自己的人脉和网络把江之岛盾子死亡的消息传了出去。黑道爱八卦的人也不少,不到一个星期全世界有头有脸的黑道成员都知道了「神座出流单枪匹马干掉『绝望残党』」这事。
  那些听闻神座出流「失手」而蠢蠢欲动的家伙又老实了。
  再加上他骨折,没法打字,稿子只好窗了。
  真开心。
  不过目前他还有一件事比较纠结。
  七海千秋非常聪明的把博物馆事件透露了一部分,在这位日向创专属编辑的添油加醋下「单纯的事业上的失手」变成了「青春疼痛撕逼大戏」:江之岛盾子单恋神座出流,神座出流却一心为不知名的小妖精金盆洗手;黑道女王秉持「得不到你就毁了你」的信念用小妖精给神座出流下套,而小妖精为了神座出流甘愿赴死……他和他和她,该何去何从?敬请收看下一期《爱岛周刊——黑道大三角的爱恨情仇》。
  「……这都是什么东西!」日向看完直接把报纸撇地上了。又因为动作过大扯到了伤口,灰溜溜地钻回被窝。
  七海千秋嘴里塞满了别人送日向的水果,她用床单擦了把手,说:「这个销量还蛮好的。」
  「你这不是虚假新闻吗!」日向疼的呲牙咧嘴,「我什么时候和江之岛有一腿了,你信不信我起诉你!」
  七海千秋报了几个名字,日向和他们有过生意往来,都是黑道举足轻重的人物。
  「这都是我们的忠实客户。」七海最后补充道。
  日向创:「……」
  
  日向创就是神座出流这件事并没怎么打码,本来出版社的存在在日本黑道就是半透明的状态,只是日向平时伪装太好看不出来而已。
  他在美国的时候是长发,从不掩饰自己的异色双瞳。后来为了躲江之岛盾子才把头发剪短并戴上美瞳。再加一副平光眼镜是小泉的提议,她说眼镜会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从而让人在一定程度上忽略他的长相。
  这次既然掉了马甲他索性也不藏着掖着了,大有「有意见当面提我们动手别叽歪」的意思。拜那个破周刊所赐基本上整个黑道都知道了神座出流已婚,他的「工作」邮箱快被邮件挤爆了,一堆人上赶着送份子钱。
  最后他把邮箱主题换成了江之岛的脸——感谢她生前那多到可以生火的写真;并在上面打了一个粉红色的大叉。
  别问他为什么用粉红色打叉,可能感受到了太阳系外的某人的意念吧。
  从此世界清净。
  
  这件事给了日向创一个深刻的教训。他思索再三,给七海千秋发了条消息。
  「我不想干了。」
  
  结果第二天来了一社的人,这帮人把本来就不是很大的病房挤了个水泄不通,日向吓了一跳。他模模糊糊听见外面有护士说「九十一床是要不行了吗要不要请个神父」。
  日向创用膝盖想都知道这帮混账是来干嘛的。
  这帮人一到病房就把魔爪伸向果篮,花村一边说「这橘子挺甜啊」一边还往衣兜里装。
  日向创:「……」见过蹭吃蹭喝的没见过连吃带拿的。
  等他们把果篮掏了个干净他才开口——不然这群人才不会好好听他说话。
  「我……」
  「我们听七海说了。」小泉真昼快言快语,她嘴里塞满了橘子,「不就是想『洗手』嘛,可以啊。」
  日向创一愣。
  「……你们不介意?」
  这些人当初都是七海找来的——他们聚集在一起的原因只是因为他们在「光明」下生活不下去而已。而出版社不过是那些见不得人东西的遮阳伞罢了。
  西园寺一脸鄙视。
  「日向哥你是不是傻?你出一本书挣多少,搞个签售会挣多少?你接一单挣多少?更不要说有些坑货雇主还不报销机票车费——你别解释,我就问你谁去阿巴拉契亚山脉揍人坐美联航?还是经济舱。抠死算了。」
  日向创:「……」
  小泉真昼深有同感。
  「自从你成为了畅销作家,我终于可以佳O尼X两手抓了。」
  日向创:「……」
  他居然觉得好有道理。
  「……所以我们可以准备漂白工作了?」他问。
  
  日向创从来没想过他会有洗手不干这一天。
  他一直都是,一直都是在死人堆里摸爬滚打。不能说他从记事起就学会了开枪,没那么夸张;但至少在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他用枪就已经像用刀叉一样自然。
  他以为自己会像许许多多「前辈」一样,死在这条路上。他以为自己只有这么一条路。
  但是,但是现在……
  他似乎有了别的选择。
  
  小泉真昼拍了拍他的肩。手掌正好落在伤处,日向创疼的一哆嗦。
  啊,我好像听见了骨头碎掉的声音。
  少女浑然不觉,她还笑呢,笑声格外爽朗。
  「你好好养伤啊,剩下的交给我们。对了,在修养间隙不要忘记开脑洞。」
  日向创觉得这帮人能那么痛快的答应洗白这事,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对现在身份适应良好。
  「……我胳膊没好。」他垂死挣扎。
  「你可以口述。」
  
  日向创是很开心的。
  他想他终于可以不用欺骗狛枝了,以后可以大大方方开狛枝的豪车躲编辑,在个人简介上面写「已婚」。
  出院当天七海千秋用新消息教他做人。
  
  《大和田企业会长被射杀在卧室!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大和田会长遗嘱公开!妻子居然只分到两套房产!会长的真爱难道另有其人?!》
  日向创下翻页面不语。
  七海千秋很贴心的做成了PPT,还黑进公安系统,搞到大量不对外公开资料。
  他放大局部。
  「三枪。」红色的眼睛倒映屏幕,「从血液的喷溅来看死于第三枪。前两枪射的相当偏,凶手不擅长用枪。」
  七海千秋在一旁补充。
  「现场发现了子弹。九毫米帕拉贝鲁姆手枪弹。」
  「弹道测试呢?」他往后翻。
  「在后面。不过,」她顿了顿,「你心里有答案了是不是?」
  手上的动作停下,PPT固定在这一页。
  他一把合上电脑。
  
  「他有病是不是!」
  狛枝搬到客房的第二天,日向在电话里对七海咆哮。
  七海千秋睡眼朦胧,她生物钟颠倒惯了,现在正是她最困的时候。日向的咆哮也没能把她喊精神。
  「狛枝君有病不是一两天了……你不就是喜欢他蛇精病的样子。」
  日向被噎了几秒。
  「别的我可以忍,但杀人是怎么回事?!」七海听到那端一声巨响,估计是柜子什么的被开了个洞,「大和田组组长?!这成绩不错啊,做什么小偷,接我班都可以了!」
  日向创估计是气疯了。
  「我这边想尽一切办法漂白,他倒好,乐呵呵往坑里跳!」
  她又听到「砰」的一声,还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摔碎的声音。从她有限的几次做客记忆来看,应该是狛枝收藏的那一柜子瓷器。
  这下她想不清醒都难。
  「你要不要和他谈一下?」
  「……谈什么?」
  日向创喘着粗气,看样子毁掉狛枝收藏品让他的恶劣心情缓和不少。
  「我觉得……你们两个缺少沟通。」七海打开电脑,边打字边说,「狛枝凪斗,神经病,对不上他的波段就没法交流;你,平时还好,鸡血一上头,抽出枪就是杀杀杀。别说交流,能保命就是谢天谢地了。」
  「别急着反驳我。多少次遇上事情你都是一个人解决什么也不说?」
  日向创不说话。
  「游戏里有句话怎么说来的?啊对,单纵就是干。说的就是你。」
  日向创:「……」
  最后N.W.P前首领说:
  「所以,你能不能试着,和他好好沟通沟通?把枪放下,像个正常人一样。好好谈谈。」
  得到日向的保证后,七海挂了电话。
  屏幕上是某论坛的页面。
  某帖子在首页飘红:《818那个总是背着自己丈夫搞事的死GAY》。


TBC.
——————

下篇点我  

 
评论(31)
 
热度(336)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