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爬墙梯成精
 

【狛日】合法夫夫 13(史密斯夫妇AU)正文完结

OOC!!OOC!!OOC!!

#伪土豪真盗贼狛枝X伪作家真杀手日向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正文完结,晚更新致歉QAQ

01,02,03,04,05,06,07,08,09,10,11,12

————————————————————  

       这一拳打的他措手不及。
  日向创直接被揍翻在地。狛枝看了眼自己的手,果然关节处打破了。
  日向本来是能躲开的。但是狛枝动手太突然,不,战刃骸那时的一刀也很突然。他只是……
  他只是从来没想过狛枝会和他动手。
  至于这个「没想过」是因为狛枝打不过他还是别的就不得而知了。
  狛枝拉动枪栓,格洛克19指着日向创。
  「我说啊,日向君,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事情?」他俯视着日向创,面如寒霜。可是那双浅色眸子里却翻滚着怒火。
  「我的身手是不如你这位杀手界的NO.1,可是,」狛枝冷笑,「我也没有左右田那么弱。」
  狛枝凪斗转身进了电梯。
  「我可是你婚姻证明书上白底黑字写的清清楚楚的合、法、伴、侣。」
  他拍下了上升键。
  
  目的地在三十楼,这栋大楼的顶楼。
  这对夫夫各占据电梯一边,两个人都没好到哪去,灰头土脸的。日向摸了摸嘴角,被那家伙打破了。
  狛枝凪斗看起来正闭目养神。耳机里左右田都要把他骂死了,为了以防万一机械师开了个单线骂他。七海就装作没听到。
  「你是不是傻!」
  狛枝不说话。
  「那是『神座出流』啊!『神座出流』!杀手界扛把子!他,你,我……你怎么能这么和他说话?你还打他,老天。我的天。」
  狛枝凪斗有些烦,他把耳机丢在地上,日向创见状告诉七海把耳机取下来,他自己也是。
  狛枝一脚踩碎耳机。
  日向戴回耳机就听见左右田在那边嗷嗷叫,大喊「七海你说什么了我听不见!狛枝那个杀千刀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狛枝凪斗靠墙而立。
  「你听得见吧?」
  「……我又没聋。」
  「不,我不是说耳机。左右田那家伙,以为开个单线你就听不见。直升机那么小的空间,你那边怎么会听不见。」
  日向创不说话。
  狛枝也不在意,他继续道:「我不在意你是谁。」
  「……当然,说完全不在意是不可能的,」他说到这笑了笑,「知道你是『神座出流』的时候我真的、真的很愤怒。我不是气在别的,我是对你气在你的隐瞒。」
  狛枝抬头盯着空调口。
  「如果不是有『绝望残党』这个意外,你还会继续瞒下去。可能我一辈子也不会知道,也可能有那么一天,我知道了。」
  「我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呢?大概会很生气吧。『枕边人居然是个杀手,他居然瞒了我那么久』,还有『那他会不会还有别的事瞒着我』。」
  他顿了下。然后终于转头看向日向。狛枝凪斗语气平稳,一扫平日那种癫狂,他这么说话的时候有种安抚人心的力量。日向一直是他们夫夫里较为强硬的那个,但是现在、此时此刻、狛枝才是控场的人。
  日向被他的视线锁住,不敢移动分毫。
  「……当然我也瞒了你,」日向睁大双眼,他听见狛枝继续说,「我是个小偷,代号『幸运』,国际刑警有备案。很多年后,当你知道曾经是个『小偷』的时候,会怎么想?」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我只知道,这会是你心里的一根刺。」
  那根刺就长在心里,被肉层层包裹着,不会致命,却疼。你动一动,走一走,就会扎到肉。你躺在床上,瞪着漆黑的天花板,心口传来绵延不绝的刺痛。
  这伤随着时间的过去越来越严重,终究会有那么一天,让你的心流血化脓。
  你的爱情也随着脓血的流尽一干二净。
  
  所幸一切都还早。
  还早。
  
  电梯快要到达顶楼了。
  
  「……日向君,九头龙告诉我了,你这单失败会造成什么严重后果。」
  「……」
  「江之岛会大肆宣传,届时你的仇人和一些争名逐利的人都会来找你。你不再是那个『神』了,你也会失手,你也是普通人。他们会这么想,然后一个接一个,来杀你。」
  「……那你来找江之岛做什么?谈判?」
  「啊哈哈谈判也不是不可能啦,像我这样的人也是可以靠一张嘴吞下对家公司的。」
  他凑过去,缩小他们间的距离。
  双唇相接。
  没有唾液交换,没有yu望,只是很简单的一个吻。
  「我爱你,神座出流。」
  狛枝凪斗说。
  电梯门开了。
  
  他为什么要来?仅仅是因为「希望」在她手上吗?
  不是。
  「希望」虽然重要,却也没有必要单枪匹马闯进美国。他完全可以制定一个计划,做足准备再动手。
  他为什么要来呢?
  那头的江之岛盾子用得意的语气交待始末的时候,他的怒火让他自己都感到震惊。
  不能原谅。
  这个想要伤害日向创的女人,不能原谅。
  他被地狱之火吞噬、燃烧;可是他的声音很冷静。他答应了她的要求。
  上帝欠他一座小金人。
  自己是恨她的,恨这个从未谋面的女人。狛枝想。
  他想要她死。
  愤怒让他面目全非。
  
  至于日向创的到来……让他惊讶又不惊讶。
  他知道他会来,盲目的相信日向会来。没有任何缘由,只是单纯的相信他会来。
  而日向真的来了。
  他踏碎玻璃窗,手持银色手枪落地,将战刃骸的脑袋踩在鞋底的那个模样。
  当真放肆。
  
  一般公司老板的办公室都在顶楼。不全是因为空气好风景美,主要还是出行方便。
  特别是「绝望残党」这种家大业大的特殊产业,顶楼一般都配有直升机。狛枝自己也是,如果发生了地震火灾他直接上天台坐直升机走。
  顶楼并没有配备警卫人员,狛枝觉得有些奇怪,日向道:「她嫌浪费时间。」
  有多少警备人员也是死,比起听外面惨叫不止,还是直接放他们进来更好一些。
  他们站在密码锁前。
  狛枝让日向退后,他试着输入密码。破译密码是他的强项。
  这是日向第一次直观他丈夫的「幸运」。
  狛枝连第二次都没试,就听见密码锁发出「滴滴」声,指示灯由红转绿,「咔哒」一声,门自动打开,露出漆黑的内部。
  就像一只张大嘴,等候餐点主动走进肚子的饥饿猛兽。
  日向提起枪栓,他先走了进去。
  
  狛枝后脚刚踏进室内,灯光就像设定好的一样全部打开。他被刺激的眯起双眼。
  「Surprise!」
  江之岛盾子站在桌子上,高举双臂。
  日向创端起突击步枪。
  「啊啦,这么长时间没见神座君你就对我这个反应吗?人家超伤心的呢嘤嘤嘤。」
  「无聊。」
  狛枝凪斗终于适应了光线,他拍拍日向肩膀,自己走上前。日向怔了下,他叹气,去角落里站着了。
  这是江之岛盾子和狛枝凪斗第一次正式见面。江之岛坐在桌子上,翘着二郎腿,用鞋尖指着狛枝。
  她真人确实很漂亮,比杂志上还好看。战刃骸伪装的江之岛盾子其实也不丑,只是少了江之岛本人那种……
  神经病的气质
  对于狛枝凪斗这种伪装的高手来说,战刃骸显然有些不够格。
  「我想,我应该说初次见面才对,江之岛小姐。」狛枝凪斗出乎意料的有礼貌,他还给江之岛行了一个礼,相当绅士。
  江之岛盾子双手撑着桌板。
  「喂,你谁啊?滚开我在和神座出流说话,经济犯罪的死一边去。」
  狛枝凪斗面带微笑。
  「啊真是抱歉打扰了您和我老公的谈话。只是觉得江之岛小姐您肤白貌美大长腿,」狛枝凪斗和善的微笑,「可以请您离我老公远一点吗?」
  绷紧神经监视江之岛的日向创:「……」
  时刻准备支援的七海千秋:「……」
  冰果汁喝到一半的左右田:「……」
  江之岛盾子在「……」几秒后指着狛枝对日向愤怒道:「他脑子有病吧!你是多看不开嫁这种人啊!」
  日向创生无可恋。
  左右图后知后觉:「……等等,狛枝刚才的用词是『老公』(あなた 音anata)吧。」
  你不是说要他叫你老公吗!你怎么叫出来了啊!
  江之岛盾子重新把目光放到狛枝凪斗身上。
  「蛤?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她掏掏耳朵,翻白眼的模样就像个死宅。
  语气骤变。
  「我拒绝。」
  江之岛盾子抱着双臂,她看狛枝的眼神不屑至极。
  「你是什么东西,敢和我这样说话?不过是个小偷而已,这里还轮不到你插嘴。」
  「我确实只是个小偷,在『绝望残党』面前算不上什么呢哈哈。但是呢,」狛枝凪斗分毫不让,「也比您这种只会藏在自己『姐姐』背后的『首领』强。」
  江之岛盾子的笑容僵在脸上。
  狛枝凪斗道:「战刃骸小姐死的还真是惨呢。」
  她的手指抽动了一下。
  「……这就是『绝望』啊,」她突然说,声音恍惚,跟刚磕过药似的,「我们是『绝望残党』,要将『绝望』带给这个世界的人啊。」
  「所以您就自己先尝尝『绝望』的滋味吗?」狛枝凪斗打断她的话,他连打断别人的话都格外有礼貌。但是他拔枪的动作则粗鲁的多。
  「我比较好奇,『绝望』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他歪头,「怎么听上去像某种容易上瘾的非法物质?」
  日向创抬起枪。
  「是不是你当初在罪木身上试验的那个?」
  
  罪木蜜柑在离开格里菲森家族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正常」。
  日向自己那时候也没有完全从「神座出流」状态下脱出,他冷眼旁观罪木「发作」的丑态。少女趴在地上像条肉虫一样蠕动,她尖叫,挣扎。
  「她体温高的不正常,这个反应看起来就像……戒断。」七海说。
  某种物质依赖成瘾,一段时间不让接触这种物质,就会出现罪木这种反应。
  对黑帮来说什么物质最容易出现成瘾?
  du品。
  那时候日向想还好他离开美国离开的快。不然江之岛生吞了他的心都有。
  
  「都是成年人了,」狛枝凪斗笑着说,「总是『希望』『绝望』的挂在嘴边,难道不是很中二吗?」
  日向创吐槽:「你有资格说别人吗?你这个垫脚石。」
  「这种时候都不忘记吐槽我,就算是垫脚石也会伤心啊。」
  左右田心说你们两个明撕暗秀狗真是够了。
  狛枝耸耸肩,继续道:「正因为如此我才会想到这个啊。」
  他注视江之岛盾子,笑容愈发讽刺。
  「我在想啊,『希望』都是假的,那『绝望』会不会也是?」
  
  江之岛盾子鼓掌。
  「精彩。」她没有任何表情,被两把枪指着她也没有胆怯之意。她这一举动大大方方,看上去真的只是在为他们的默契鼓掌。
  「不错,如你们所说,『绝望』确实是『非法物质』,可那又如何呢?」江之岛盾子仰头,高傲的仿佛身下不是桐木办公桌,而是镶嵌宝石的金王座。
  这位美洲黑道女王说:
  「你们两个同样都是人渣,难不成还想说什么『为民除害』来除掉我?」
  日向创面无表情:
  「你想多了。」
  狛枝凪斗面带微笑:
  「只是让你死前都不舒服而已。」
  
  江之岛盾子气笑了。她从衣兜里掏出一个东西。
  引爆器。
  「本来呢,我以为只有『神座出流』你一个人上来。」黑色的引爆器被她抛来抛去,「你大概不知道,格里菲森家族被你灭掉后『绝望残党』遭受了怎样的重创。因为你带走了那只母猪,我们所有的订单——」江之岛拉长调子,「都废了。」
  「绝望残党」的信誉一朝尽毁。她需要支付大量违约金,不然等待她的就是联合剿杀。
  江之岛盾子虽然狂妄但不傻。「绝望残党」那么大块肥肉,欧洲那些老家伙眼馋很久了——他们知道自己一口气吞不下这么大一块,但是瓜分成小块,每个人尝尝鲜倒不错。
  但毕竟一言不合就开火的年代过去了,大家都是「场面人」,面子功夫要做足。没有个合适的理由谁也不会轻易火拼。特别是大帮派。
  而那时候,那些个家伙就在等江之岛盾子出丑。
  她如履薄冰,一步都不能错。
  
  那次的赔偿几乎挖空了「绝望残党」。
  但是,即使这样,『绝望』还是迎来了它的诞生。江之岛有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的坚定意志,她说了要开发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du品」就一定要做到。
  就在距今的不久前,实验室终于传来好消息。
  她兴冲冲赶过去。
  看到的却是研发主任的尸体。
  研发主任手臂上密密麻麻的针眼还有皮包骨的身体告诉了她,他到底做了什么。
  失去实验体罪木蜜柑后,松田夜助选择用自己做实验。
  
  「我听到你结婚的消息,真是超不爽的。」
  未婚夫松田夜助死了,姐姐战刃骸也死了。人们都说江之岛盾子没有心。
  但是。
  但是谁没有心能活呢?
  她的心坚如磐石,却也有那么一寸是属于人类的柔软。
  真是绝望啊,她想。
  江之岛盾子微笑。
  「所以,一起去死吧。」
  
  这大概是日向创,不,是神座出流这辈子遇到的最蠢的事情。
  他已经瞄准了江之岛的手,刚想扣动扳机,突然狛枝那家伙冲了上去。
  狛枝凪斗抱住江之岛盾子,两个人因为惯性向后仰;江之岛盾子手中的引爆器顺势丢了出去——
  她身后的窗户根本没有锁。
  「SHIT!」左右田因为这个乌龙气的爆了粗口。
  日向一枪打中引爆器,它断成两截,指示灯终于熄灭。然后他丢下突击步枪,他几步上前,踩在桌子上借着冲力直接跳出窗外!
  
  江之岛盾子还能笑出来。
  「你是要和我殉情吗,『幸运』先生?」
  狛枝凪斗用格洛克19指着她。
  「抱歉,我老公还等我回家呢,『绝望』小姐。」
  格洛克19枪口闪过火花!
  
  日向创在跳出窗外的刹那从衣袋里掏出射绳枪——这是左右田的改良版,小巧玲珑,钢索和其他射绳枪相比要细很多,但是硬度和柔韧度一点不差。平日给狛枝用的,这次左右田特意拿出来交给了他。
  箭头牢牢扎进墙壁,日向在空中飞速调整姿势,他落在楼的外墙上。朝狛枝的方向奔去。
  
  七海千秋下令:
  「起飞!」
  左右田一抹嘴。
  「是!」
  
  格洛克的后坐力再小也是存在的。
  狛枝凪斗因为这一点后坐力和江之岛盾子拉开了一小截距离。
  这一枪距离太近,9毫米帕拉贝鲁姆弹也足以轰碎她的心脏。江之岛瞪大眼睛,似乎完全没想到狛枝真敢开枪。
  狛枝凪斗擦了擦脸上的血,江之岛的血几乎全喷在了他脸上。
  他不知道他没有表情的样子有多像神座出流。
  「想要站在恶龙的身边,也只有变成恶龙而已。」
  狛枝放松四肢,整个人呈「大」字型飘在空中。
  然后旁边传来一声怒吼:
  「你是来跳伞的吗!」
  
  日向创用力一跃抱住狛枝凪斗的腰,在空中转体,让狛枝面朝他心心念念的纽约蓝天。同时抽出M500左轮,经过窗户时用枪托一砸!
  日向倒在了碎玻璃上。
  防弹衣终于发挥了它应有的功效,谢天谢地他后背除了冲击力造成的骨折没有受到别的伤。
  狛枝迅速从日向身上爬起来,朝前面那几个警卫开枪。作为国际上有名的大盗他的手速相当快,准度不够次数来凑,拔枪的同时又从日向的口袋里顺了一个手榴弹。
  前方走廊直接被炸塌了。
  狛枝吐掉拉环。
  「安全了。」
  他朝日向伸出手,就像不久前他在会客室做的一样。
  日向也是。他再一次抓住他丈夫的手,借狛枝的力量站起来。
  「还好吗?」狛枝问。
  日向回答:「肩胛骨裂了。」
  狛枝凪斗:「……」
  日向创补充:「两块。」
  因为被保护的很好并且有「幸运」加成一点伤都没有的狛枝凪斗:「……」
  他心里升起浓浓的愧疚。
  「对不起……」
  日向创倒是没当回事。
  「没碎就挺好的。我听见了直升机的声音……七海他们来了?」
  他能清楚的听见旋翼的风声。
  快到了。
  日向回头刚想告诉狛枝准备走,就见他那个「婚姻证明书上白底黑字写的清清楚楚的合法伴侣」突然单膝跪地。
  日向创:「???」
  日向创:「你不要以为你跪下就能解决问题。」更别提你他妈还是单膝,没有一丝一毫的诚意。
  狛枝凪斗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完全没听见日向创的话。
  他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希望」。
  「第一批钻石出现在日本的时候,我曾祖父花大价钱买了一块。」狛枝举起戒指,「他在欧洲留过学,很喜欢白金。钻石到手后,请人用他收藏的白金和这块钻石造了这枚戒指。」
  「曾祖父给戒指命名为『希望』。寓意是无论什么时候,我们家族都不能放弃希望。」
  「但是因为藤蔓的造型过于优美,曾祖父便将『希望』送给曾祖母。曾祖母传给祖母,祖母又传给我母亲。」
  「但是在我幼年那场空难里,『希望』遗失了。」
  狛枝的父母死于空难并不是什么秘密。
  旋翼声音越来越大,有几个字日向根本听不清。他想说你能不能回家讲你家族史,大不了我把你家族史写成小说,魔幻现实主义,就叫《百年寂寞》,你起来准备上直升机行吗?
  当技术组靠近目标的时候,就听见某个白发男子用他生平最大的声音吼:
  「现在我能用这枚家族戒指,再向你求次婚吗,日向先生?」
  左右田和一:「……」
  七海千秋:「……」
  机械师愤怒地抽出一张纸巾。
  「又虐狗!」
  
  FIN.
————————————

番外一上半部分


接下来是咸鱼PO的废话时间,很长,只想吃粮的GN可以点叉惹QWQ感谢每一位读者!谢谢!

番外有两章,随缘掉落吧...咸鱼PO开学了,开学倒是不忙就是......很懒_(:зゝ∠)_一条鱼摸三个月也是有的。大家就偶尔刷刷,哪天兴许就刷出来惹(被打)

《合法夫夫》写的真的...很艰难。第一章我是在二月份就开始动笔,直到放假我才写了五章(不这和我懒没关系)我确实很不擅长轻喜剧,咸鱼PO可以用短篇来搞笑,但是这种5W字都要让大家笑出来......对于咸鱼PO来说真的很难

咸鱼PO是悲观主义者,这半年咸鱼PO三次元还发生了一些事情。那几天我对着文档想:我写不出快乐的故事了。不写了吧,本来我就不擅长这个类型写它干嘛。我都那么难过了我为什么还要写快乐的故事。

可看着写完的那几章,不忍心坑。史密斯夫妇AU是个很好玩的AU,很适合这两个人。我想,写吧,写同人本来就是为了开心,你是自己愿意写才写的,大纲都开了这么坑真的好吗?《Love and Save》你都写下来了《合法夫夫》有什么写不下来的?

于是我写完了。

说真的,大家每一章坚持不懈的评论是我创作最大的动力。我不知道我何德何能,基本上每章都会有个长评,大家的评论我都会翻来覆去看好多遍,觉得有人看真好。

我写同人是为了自己开心,但是我也承认,有人喜欢有人评论的感觉真的很棒,如果有红心蓝手和评论我写文会更有动力。大家的评论也往往会给我带来新的灵感比如跪搓衣板,这个会有你们放心  
《史密斯夫妇》这个电影也很有意思,不错的爆米花电影。但是咸鱼PO不太喜欢那里过分的欢快——谎言婚姻在被打破后不会让任何一方感到开心。绝不会像电影里那样一顿红烧肉就能解决所有问题。

这个故事里如果锅子没有掺和,狛枝和日向还会有很长的路要走。然而偏偏她掺和进来了,没有比她更强大的敌人能让他们携手度过难关。也正是因为这过于强大的外部矛盾导致了他们加快消化了内部矛盾。

患难见真情啊

我之前跟别的GN说过,这是一个不破不立的爱情故事。他们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急急忙忙把自己埋进了坟墓,却连墓碑上的名字都没有好好看。为什么没有仔细看?因为他们自卑。一个是恶贯满盈的杀手,一个是国际备案的大盗。他们总觉得亏欠对方。等到一切大白于天下,彼此都不是想象中那么美好,他们反射性地保护好自己,向自己最爱的人吐出恶毒之语。

谁都有错,谁都没错。谎言有错,爱没有错。

咸鱼PO尽力用一个欢快的方式来讲这个故事。

《合法夫夫》玩梗玩的蛮多的,咸鱼PO自己玩的挺HIGH。前后有很多细节呼应,不过就不直接告诉大家啦权当做彩蛋  
解释下标题哈,这大概是我这个起名废起过的最容易的标题:这个标题其实挺讽刺的_(:зゝ∠)_合法夫夫,他们两个都是有合法身份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合法身份越来越重要...还有挣钱挣得也没合法身份多  别说挣了创哥家底都赔光了
骗你们的哈哈哈 


感谢每一个对这篇文不离不弃的读者,感谢栖息地、楽儿、呓涵噗噗噗、米饭owo、制作权杖的栗子、沧凌、六臂、无光、啊影影影影影影、Algernon、白衣缀梅妆、朔夜_Sakuya、墨蛊、猫与星星、灯晓烟火、小小作文、Komaeda nagito、十九烷、不知道为啥就是想改个名、东方爱、乙女心、墨染尘、耳鼠、蓝莲花、一壶天蓝、不熄灭の灯、吃土喝风、归期未定、神经递质、maplepoem、苏乐凌、幕后景观、风间悠斗、MISs_KayWift、giviroo、子叶无歌GN的回复

有两个GN的名字咸鱼PO不会打...ひとみ✿GN和 ヘ(・_|GN,果咩你们的名字咸鱼PO只能复制了QAQ

纯手打如果有遗漏请告诉咸鱼PO,咸鱼PO加上QAQ,以上排名根本就没有先后qwq

最后感谢我可爱的 @TEAL 阿音,谢谢你每晚都倾听我的黑泥QWQ

还要谢谢我最可爱的 @榭星桦。 爱你,全世界最爱你

最后,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33)
 
热度(665)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