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爬墙梯成精
 

【狛日】合法夫夫 12(史密斯夫妇AU)

OOC!!OOC!!OOC!!

#伪土豪真盗贼狛枝X伪作家真杀手日向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本章回忆杀

01,02,03,04,05,06,07,08,09,10,11

————————————————  

       他是死神。道上的人都这么说。
  他是凭空出现在美国黑道的,过去一片空白。也没有什么联络人,地址稍稍打听就能知道。收钱,杀人,就这么简单。因为过硬的技术和娴熟的手法,他的名声渐渐在黑道传开。
  「神座出流」是他那时候的名字。
  他的眼睛是天生的,虹膜异色症,但是并不影响现实生活。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异色瞳反倒成了他的标志,特别是左眼。很多人都说被他那只眼睛盯上的时候,一点逃生的欲望都不会再有。
  只有满满的绝望。
  他就这么一个人干到二十岁。
  突然有一天,一个女人问他:
  「你要不要和我联手?」
  
  她叫江之岛盾子,她有个姐姐叫战刃骸。江之岛就是个神经病,喜怒无常,脑子倒是挺好使就是太阴晴不定。
  战刃骸是她姐姐,据说早年是做佣兵的。佣兵和杀手总是有那么点不对付,天生的,没办法。战刃骸还是个妹控,她对江之岛器重他也颇为不满,有事没事就来找茬。说是找茬,也不过就是打架,战刃骸不会说,他懒得说,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动手。
  江之岛盾子却回回偏向他。她经常骂她姐姐,很难听的那种。战刃骸满面潮红的听着,偶尔瞪他一眼。
  神经病啊他想。
  
  他对自己的定位清楚的很,打手而已。「绝望残党」二把手听起来再威风也不过是个杀人的。杀人说白了也是为了钱,江之岛给的钱多他就乖乖在「绝望残党」里待着。那个女人只需要他乖乖做个吉祥物镇场子就好。
  某种程度上来说,「神座出流」这个名字,远远比他这个人要有用的多。
  可他不在乎。
  
  大约是一年后,他认识了N.W.P的首领,七海千秋。
  七海是一个很特殊的姑娘。她很奇怪。明明做的是黑客,到手的也都是黑钱,但是她并没有江之岛盾子身上那种绝望感。
  「我喜欢作为黑客的感觉。」她说。
  在网络的海洋里遨游,不受束缚,自己就是代码,就是字符。
  她这么说。
  「……你不怕我?」他问。这里是纽约最混乱的酒吧之一,黑吃黑、军火交易等每天都在这里上演。角落里那个胖子正在吞云吐雾,同时把自己的肥手伸进脱衣女郎的裙子里。
  七海的穿着和这里格格不入。他们有像胖子那样衣冠不整,有像他这样西装革履,但是七海不一样。她穿着最普通的毛衣外套,和外面那些学生没什么两样。
  她摇头。
  「你和他们不一样。」
  他简直要笑了。他跟他们,不,他比这屋子所有人都要黑,他手上的血有多少连他自己都记不住。都是亡命之徒,他怎么和他们不一样。
  七海在他面前坐下。
  「『他们』,」她指着那些人说,「他们看撞到人,会凶狠地把他们拨到一边,更甚者直接开枪。而你不一样,你撞到人,会道歉。」
  「我在监控摄像头里看见的。」
  他皱眉。
  刚想问问少女是什么意思,就见那个胖子推开脱衣女郎,走到他们面前。
  胖子手里还拿着水烟壶,他深深吸了口da麻,然后吐到他们两个之间。
  「哟,小子,你的妞?不错啊。」
  胖子伸向七海的手被他拦了下来。胖子看着他手里的M500左轮,道:
  「小子,你这样不地道啊。来到这的女人,只有被玩的份。你要是真珍惜她,干嘛带她来这种地方。」
  「滚。」
  胖子变了脸。
  「我说你小子……」
  砰!
  他擦掉脸上的血,把枪放回原位。
  
  七海成了他的情报提供者,或者可以叫她,联络人。
  杀手一般都会有联络人,像中介一样。想联系杀手必须捅过联络人,而一个联络人往往掌握很多个杀手的信息。
  他不是。「神座出流」的位置并不是秘密,也有不少人曾经雇佣他的同行想解决他。但是都成为了他的食粮。
  做他的联络人是七海主动提出来的。
  网络要安全方便的多。少女说。
  「……这种无聊的事随你便。」
  
  江之岛盾子是个控制狂,她不会允许任何事情脱出她的掌控。
  能控制的就要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
  不能的呢?
  「Checkmate.」她手持皇后棋子,将敌军国王踢下棋盘。
  这件事本来是无声无息的,成功率极高。但是江之岛的唯一的败笔就是把行动计划存在了电脑里。
  网络从来不是绝望残党的主场。
  
  格里菲森家族是纽约一个老牌黑帮。美国建国虽晚,是历史相当短暂的国家,但是她的黑帮却颇为悠久。至少从独立战争期间就已经有各大「家族」的存在。
  格里菲森家族主要收入是军火交易,新世纪到来又试着搞了生物制药,不过后者一直没有什么起色。听说还有人体实验的传闻,但是真假未知。搞军火交易基本上都是有些势力和实力的黑帮。再加上「百年黑帮」这个称号,格里菲森家族的地位一直很高。
  所以当门卫看到有个陌生人站在格里菲森老宅门前的时候,他是很懵逼的。
  陌生人很年轻。亚裔容貌和白种人比起来一直偏幼,就算如此也感觉这个男人年纪并不大。他的头发很长,一头黑发及至脚踝,那双眼睛的颜色居然还不一样。
  门卫被他那双异色瞳看的浑身不舒服。
  他走向年轻人,嘴里还念着:「这里是私人住宅不对外开……」
  砰!
  年轻人给手里的双管猎枪换了子弹。他看了眼猎枪,咋舌。
  「……这枪超不舒服的。」他把双管猎枪扔掉,重新换上惯用枪。
  「啊?是吗?我看《恶之教典》里老师用这个枪超帅的。」七海那头有什么东西掉在了键盘上。
  「……你又在吃什么?」
  「墨西哥玉米片,要我给你留吗?吧唧吧唧。」
  「……免了,你自己吃吧。」
  
  要不是七海帮助他他确实也想不到格里菲森家族居然也加入了「绝望残党」。她在网上查到这天格里菲森家族会举行家族宴会,家族所有的重要人物都会来参加。
  「你要化妆进去吗?」
  他把高尔夫球袋甩到背上。
  「不,直接杀进去。」
  七海千秋突然想到那句「不会开无双的刺客不是好刺客」。
  她双腿用力一蹬地面,转椅轱辘辘滚到神座出流身边。
  「事情结束之后怎么办?江之岛盾子不会放过你的。」
  他狂妄却不蠢。
  「出国避难。」
  
  他用胳膊卡住敌人喉咙,把对方狠狠摁在墙上,另一只手开枪解决追兵。确认追兵死亡之后照剩下那人太阳穴上来了两拳。
  那人缓缓滑下去。他甩了甩手。
  格里菲森老宅一大半都已经被火焰吞没。他给枪填好弹药,想江之岛盾子能不能看见他留下的讯息。
  他自认脾气不错——其实就是没什么太大波动,往往不会在意别人是否冒犯了他。他对于自己的生死也并不在意。
  生死有命,要是在任务途中被杀了,只能说技不如人或运气欠佳。
  但是,这一切都不包括被人下黑手。
  江之岛盾子的计划相当详细周密,她计划让第三方出面来委托他杀人,在把他引到目的地后用人海战术将他剿杀。事成之后再把「神座出流」推出去,说他就是「绝望残党」那个幕后首领。从此再也没有人怀疑她。
  他简直要为江之岛盾子鼓掌。
  一箭双雕,除掉心头大患的同时还能给自己洗白。她就能彻彻底底在暗处操纵「绝望残党」,就算有一天「绝望残党」真的被剿灭她也能全身而退。而且她并没有轻视对手的实力,为了以防万一她派了三个家族去剿杀神座出流。
  他确实没那个本事能在被三个家族剿杀的情况下逃脱。
  格里菲森家族就是三个家族之一。
  只可惜,这个计划还没等实施就流产了。
  格里菲森家族的覆灭就是他给江之岛盾子的一份大礼,来答谢她对他的「照顾」。
  啊,对了,他还在格里菲森家的草坪上用汽油写了一排大字。
  GO TO HELL .
  
  「你是谁?」他用枪指着眼前的少女。
  炸开格里菲森的实验室后没想到会遇见个人。按理来说外面又是爆炸又是枪声人应该早就逃光了才对。
  这个女孩看上去和七海差不多大,浑身上下只披着一件白大褂。她看见他闯进来相当惊慌,在椅子里缩成一团,像受惊的幼兽一样瑟瑟发抖。
  他皱眉,敲了敲耳机。
  七海心领神会,几下就黑进实验室摄像头。
  「……这里应该是做人体实验的地方。格里菲森家族这个传言早就有了……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人体实验?那这个姑娘是实验对象?
  他细细打量少女。她脸色是一种不正常的青白,腿上好几处淤青,还有未痊愈的针眼。她身上还有几处流血的细小伤口,应该是强行把针头拔下来造成的。
  外面又传来一声巨响。
  七海催促道:「快点神座,我监视到警察已经出动了。」
  「嗯。」
  「对了,你把这位小姐也带走吧。」注意到他的沉默,七海道:「那个神座君,我们要进行新生活吧。既然是这样总要有些变化,新的生活是新的人生啊不是吗?」
  「……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吧。」
  「一直在杀人的你,试着救次人吧。日·向·君。」
  「……别在这时候这么叫我。」
  他看了眼那个少女,目光落到她的伤口上。叹气。
  他把手伸向她。
  
  「后来我们来了日本,七海用她的人脉聚集起了出版社那帮人。」日向边走边说,他举枪干掉了前方一个敌人。
  「那个实验对象是罪木吧?是罪木吧,果然是罪木吧!」
  日向创:「……」
  「啊受到创伤的少女缩在角落,白大褂勾勒出她曼妙的身材曲线……浑身浴血的男人朝她伸出手,他的身上还有硝烟的味道……啊真浪漫。」
  日向创:「……」神他妈硝烟的味道,硝烟的味道会死人的好吗。你的国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那头左右田笑疯了。
  「我的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狛枝你知道你多酸吗哈哈哈哈哈。」
  狛枝凪斗:「……」
  狛枝凪斗:「你怎么在这?」
  左右田和一完全没听出来他好友及上司言语中的威胁之意,他还去后面拿了瓶冰果汁。
  「来救你啊,我跟你说直升机就是我开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七海捂住脸,一脸不忍直视。
  狛枝那边寂静了两秒后呵呵一笑。
  「你的加薪没了。」
  左右田和一:「哈哈哈哈哈……嗝。」
  狛枝凪斗不理左右田的哭泣,他问:「那你为什么会去写小说?」
  作为一个杀手,他应该很怕暴露在公众面前才对。更别提签售会和上台领奖之类的,他印象中日向就开过两次签售会。
  日向创漫不经心地说:「因为穷啊。」
  狛枝凪斗:「………………哈?」
  「租写字楼要钱吧,印刷要钱吧。大家也需要工资吧,杀人的钱根本不够好吗?试着写了小说,反响还不错,我就继续干下去了。」
  「……杀人给的钱很少吗?」狛枝一脸懵逼。一般能联系到杀手的人以他的人脉赚钱应该不少吧。
  日向报了个数。
  狛枝凪斗:「………………」这钱在东京待十年也买不到房子。
  日向提到这事也有一肚子苦水。
  「我干一单还不如我上的税多好吗?每次来来往往怎么也要三四天,出国的单子起码都是半个月,虽然车票机票和住宿费客户都会报销,但是我还要赶稿啊赶稿!狛枝你知道吗有一次我一边趴在楼顶上拿手机打字一边狙击,因为我第二天交稿啊!」
  狛枝凪斗:「…………」
  七海千秋吐槽:「是啊,你和小泉一边商量作战方针一边敲设定。对了刚刚小泉给我发消息说你的新书推了重写。」
  日向创:「……」
  他暴力地拍碎电梯下降按钮。
  
  「你先走。」电梯门打开之后,日向突然对狛枝道。
  狛枝凪斗走向电梯的脚步一顿。
  他回头。
  「……你呢?」
  日向创把枪抗在肩膀上。
  「我去把该解决的解决掉。」
  他不能再让江之岛盾子猖狂下去了。狛枝没什么战斗力,虽然他身手也算不错,但是跟「绝望残党」比起来,他还差太多。
  必须把江之岛盾子……不,必须把「绝望残党」全部、全部杀光。
  这些都是他的错误,都是他的错狛枝才会……
  狛枝凪斗突然笑了。
  「那个,日向君啊。」
  「嗯?」他抬头。
  狛枝凪斗一拳揍了过来。
  
TBC.

————————————————

下一话正文完结  

咸鱼po又忘记科普惹QAQ:

1.「Checkmate」是象棋术语,将军。

2.《恶之教典》是11区电影,名为惊悚片但是看完只想笑。男主是日剧《我的危险妻子》里的丈夫,演技爆棚。片中有拿猎枪杀人的情节

结局点我走

 
评论(75)
 
热度(412)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