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爬墙梯成精
 

【狛日】合法夫夫 11(史密斯夫妇AU)

OOC!!OOC!!OOC!!

#伪土豪真盗贼狛枝X伪作家真杀手日向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01,02,03,04,05,06,07,08,09,10

——————————————————  

       狛枝凪斗试着活动筋骨。
  绝望残党的人可没看起来那么友善,从他后颈结痂的伤口就能看出来。他估摸了一下时间,自己被绑在沙发上差不多五个小时。也就是说这五个小时他都没换过姿势。
  身子都麻了,他想。
  
  他丈夫给他松绑没讲究什么绅士风度。全副注意力都在人家江之岛身上,眼神都不想给他一个。军刀直接丢过来,绳子断了,刀也扎进了沙发。
  狛枝凪斗费了好大劲才把军刀拔出来。
  他把军刀给日向递过去,对方却来了一句给你了。日向抽出把枪给狛枝。
  狛枝凪斗接过一看,是自己惯用的格洛克19。
  他觉得有点好笑。
  狛枝左手拿着日向千辛万苦翻出来的格洛克,右手拿着日向惯用的军刀,笑嘻嘻的。
  「辛苦神座君了。」
  日向创懒得理他,用脸色告诉他什么叫「老子现在很生气不想理你回去一定打断你狗腿」。
  狛枝凪斗可不在乎这个,他这人今朝有酒今朝醉,心比天大。仗着神座出流向着自己挑衅江之岛盾子。
  「那个,江之岛小姐,很对不起啦。脸现在很痛吧,对不起啊我丈夫就是个粗人,这么对你很抱歉啦啊哈哈。」
  头一次被人说是「粗人」的著名推理小说家日向先生:「……」这人嘴怎么就那么欠。
  他没狛枝那么好的耐心。
  「戏演够了就起来,」狛枝凪斗第一次听见日向用那么厌恶的语气说话,「战刃骸。」
  
  狛枝凪斗悄无声息地后退。
  他不是傻子,日向虽然制住了那个女人,但是至始至终他的肌肉都是紧绷的。枪口从来都没有离开她的太阳穴。
  那个女人笑出声。
  她的笑声让人非常不舒服,里面有种刻意的虚假。日向一直没什么表情,他丈夫从头到尾都保持一张面瘫脸——啊,翻他白眼的时候除外。
  「别笑了,伪装几次就以为自己是真的江之岛了?你和她差远了战刃骸。」
  狛枝凪斗:「……这么说她果然不是江之岛盾子。」
  日向创愣了一下,他终于转头看了眼狛枝,然后转了回去,语气更加嘲讽。
  「听见没,就你这演技最多糊弄糊弄左右田。」
  将对话听的一清二楚的左右田和一:「……」关我什么事啊!
  「狛枝。」
  日向突然开口。
  「啊?」
  「保护好你自己。」
  江之岛盾子,不,准确的说是战刃骸终于停下了那个笑声。
  「你一如既往地讨厌,神、座、出、流。」
  最后一个字出口的刹那战刃骸反手一刀,早有戒备的日向创后跃躲开!日向创刚刚站定就见匕首朝他面门袭来。这一刀带着满满的杀气,它和战刃骸蓝色的眸子一起泛着冰冷的光。
  躲不开了。狛枝凪斗想。
  日向创抬手,他的动作快的狛枝看不清。枪明明是垂下的,刚刚还指着战刃骸的头,但是挡住战刃骸匕首的却是枪!
  枪管直接被战刃骸削断,他向后仰头,躲开致命一击,然后,一脚将战刃骸踢飞。
  狛枝凪斗躲在沙发后不敢出声。
  他看见他丈夫丢掉SW1911,从两侧抽出银色的左轮手枪。
  他和神座出流在博物馆短暂交过手,好吧好吧那根本不算交手,要不是他的幸运是满点他根本连一枪都躲不过。狛枝看的清清楚楚,日向这一脚半点情也没留,战刃骸直接被踢进墙里。
  日向扣动扳机,双手各朝战刃骸所在的地方开三枪。他刚才踹得顶棚的灰尘都落了下来,视线范围受到严重影响。
  但是战刃骸也很了解他。她也是杀手,如果她遇到这种情况一定也是选择射击而不是近身补刀。
  她认得日向创腰间的两把左轮,史密斯威森M500,全世界大概只有神座出流敢单手开这个威力堪比猎枪的左轮。
  她第一时间趴下躲开日向的子弹。
  神座出流是必须认真对待的对手,全盛时期对上他战刃骸只有三分把握。
  但是……现在不同。
  现在不同。
  
  战刃骸冲了上来。她手持两把蝴蝶刀,鬼魅一般缠上日向创。
  日向创也没指望刚才那几枪能弄死她。M500左轮的枪身要比SW1911结实。战刃骸分上下两路攻击,他同样用双枪回防。蝴蝶刀和不锈钢枪身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闷响。
  战刃骸一个膝撞直击日向创的腹部,日向反射性的弯腰,她顺势变换双臂的姿势,蝴蝶刀甩了一个漂亮的刀花,双刀朝日向创的头刺去!
  这一记要是挨了必死无疑。
  日向创就像后背长了眼睛一样,他反手举起双枪,蝴蝶刀又一次击中枪身,他本就半蹲,一个扫腿将战刃骸绊倒。
  日向创突然松开手,左轮手枪在蝴蝶刀上打了个圈,他离开战刃骸的束缚,在站直的同时接过正好转了半圈来到正上方的左轮。
  双枪齐开!
  关键时刻战刃骸用蝴蝶刀挡下子弹。但是蝴蝶刀刀身太薄,直接被子弹打碎。然而子弹也因为这一挡而偏离轨迹,仅仅是擦伤战刃骸肩膀。
  第四枪。
  史密斯威森M500左轮只能装五发子弹,这是它强大带来的弊端。日向就算在枪膛里多带了一枚也只有六发,两把就是四发。
  战刃骸后空翻落地,然后她看见日向创举起右边的枪。
  他和战刃骸相互看不顺眼不是第一天了。
  无数次他们想把对方弄死,两人的斗争最后以他离开绝望残党告终。
  他往战刃骸的腹部捅过一刀,战刃骸打断过他三根肋骨。
  所以,神座出流知道,她会在被绊倒的时候选择后空翻落地。
  血色眸子注视着这位绝望残党。
  他开了枪。
  
  这一枪直接轰碎了她的右腿。M500左轮终于发挥了它媲美猎枪的威力。
  战刃骸仅剩的左腿根本支撑不住她,她直接跪在了地上。哇的吐出一口血。
  神座……出流。
  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有「死神」之称,有段时间甚至没有人敢来雇佣他。他太可怕了,谁也不知道他下一个目标到底是不是自己,干脆没有人来有勇气雇佣他。
  她宿命的……对手啊。
  她突然笑了。战刃骸已经没有了赢的把握,她为什么还能……
  日向心道不好。
  「狛枝!」
  战刃骸衣袖抖动了下,迷你手枪顺着袖子落在她掌心。
  她朝狛枝凪斗所在的位置开了枪。
  
  狛枝凪斗一直躲在古典沙发后面。在他看来古典沙发的垫子很厚实,靠背也是实木,很安全。
  然而日向知道,并不是这样。
  狛枝凪斗看见日向朝自己跑过来,用平生最快的速度。神座出流的脸上是罕见的紧张。
  他看见战刃骸处火光一闪。
  日向冲上来的时候力气很大,狛枝肋骨被他丈夫撞得隐隐作痛。狛枝一开始是懵逼的,那两个人交手太快,他脑子再好也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枪响,火光,子弹钻进皮肉的声音,还有男人的闷哼。
  
  昨晚日向在博物馆击中了他的左臂。现在这个男人抓着他的肩膀,满脸冷汗地说:
  「还给你了。」
  
  狛枝凪斗掏出格洛克19,他刚想开枪,却被日向拦了下来。
  狛枝怒火中烧,说出的话也没客气到哪去。
  「你心疼她?」
  日向创的胳膊还在往下滴血,他没力气和狛枝拌嘴。日向握住狛枝的枪,对狛枝道:「我来。」
  他看着战刃骸,战刃骸也看着他。
  「Goodbye。」
  
  狛枝臭着脸给日向包扎,日向伤到的也是左臂。只不过受的伤没狛枝那么轻。日向知道自己把狛枝惹火了,他试着搭话:
  「我们这算不算风水轮流转?」
  耳机里的左右田呛到了。
  狛枝凪斗冷哼。
  「我这种垫脚石怎么能跟伟大的神座出流相提并论,我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您一口气上五楼都不费劲。」
  日向创:「……」
  日向创:「……抱歉。」
  这句道歉简直就像戳到了狛枝的某个开关。他气笑了,把那头乱七八糟的头发扒了扒。
  「你为什么不让我开枪?日向君,你知不知道如果刚才江……战刃骸又开了一枪你会怎么样?是了,我枪法没有『神座出流』好,你不信任我是应该的。」
  日向创为什么选择拿格洛克19击毙战刃骸?
  因为M500左轮后坐力太大,他没把握能杀死那个女人。
  明明连惯用的左轮都拿不动了。
  日向创护住他几乎是本能,狛枝能感受到。他两次选择了他,两次。
  狛枝吐出一口浊气。
  「……呐,我说没说过,我爱你。」小偷说。
  日向创怼他怼习惯了,话没经过大脑过滤直接就说了出来:
  「你经常说。」
  狛枝:「………………」
  日向创沉默了几秒。
  「你没杀过人。」
  狛枝不语。他听他的丈夫继续说下去。
  「这种事,我来就好。」
  
  狛枝凪斗看了日向很久。
  他笑了,不是那种虚伪嘲讽的笑。浅灰色的眸子微弯,肩膀耷拉下去,他很放松。
  「真是败给你了。」
  他朝他的丈夫伸出手。
  日向抓住他丈夫的手。
  
  日向创穿了两件防弹衣,他把里面那件给了狛枝。那家伙拿到防弹衣的瞬间就开始犯病。
  「啊,有日向体温的衣服!我爱人的衣服!啊啊啊啊啊啊啊!斯巴拉西哟这种温暖的感觉!」
  日向创:「……」
  日向创:「外面三十度你不热啊。」
  说话的时候日向正在调整装备,他胳膊受伤了,左轮暂时是不能用了。
  狛枝问:「你不就是左臂伤到了吗,右手不可以用吗?」
  日向言简意赅:「手震麻了。」
  他取下背上的突击步枪,拉开枪栓。狛枝凪斗把自己装备好,问日向:
  「还有恶战?」
  日向道:「嗯。」
  「战刃骸不是被你解决了吗?」
  杀手先生没回答,反倒让他打开耳机,然后对技术人员道:「接通吧。」
  接通?接通什么?
  狛枝听到那头敲打键盘的声音,然后耳机里传来一个从未听过的、陌生女人的声音。
  她的声音和战刃骸有几分相似。
  「哟!好久不见啊神座,有没有想我啊!」
  日向面无表情。
  「没有,滚。」
  「啊——你这人真的和以前一样讨厌。」江之岛盾子的声音变的沮丧,「那个废物姐姐死了?」
  日向创推开门,他小心翼翼的打量周围,确认安全后示意狛枝跟上。
  「死了。」
  「那还真是绝望呢,最大的绝望。」
  日向贴着墙走,他的警觉性极高,狛枝他自认是指不上。狛枝凪斗跟在后面,把这两人的对话听在耳里。
  他们很熟悉,之前狛枝就觉得不对劲,从战刃骸和日向仅有的几句对话中也能听出他们是旧识,还是关系差的要死的那种。
  和日向聊天的毫无疑问是货真价实的江之岛盾子。
  战刃骸是江之岛的姐姐,日向和绝望姐妹花相当熟悉……
  日向创,不,神座出流曾是绝望残党的一员?
  狛枝觉得这个推理很靠谱。他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
  神座出流曾经在美国生活过很长的一段时间,后来出了事才不得已来到日本。以狛枝对枕边人的了解,那种人挡杀人神挡杀神的性子,除非是遇见什么特别棘手的事才会背井离乡。
  「曾有黑帮想将神座出流收入麾下,被拒绝后想用强制手段,却被神座出流端掉整个黑帮。」
  这是九头龙说的。假设九头龙情报没有错误,那么……
  神座出流端掉的黑帮是和绝望残党有极大关系的黑帮,搞不好就是绝望残党旗下的一个分部。
  不然就没法解释,一个供职在美洲数一数二黑帮里的杀手,为什么要离开。甚至出国避难。
  神座出流和绝望残党首领的姐姐关系很差,那说明,神座出流在黑帮内部地位也不低。
  ……一个黑帮高层人物,还是日向这种工作起来无口又面瘫的人,会灭掉自己所在黑帮分部,只有一个理由。
  有人要除掉他,而神座选择了提前动手。而那个人很可能就是——绝望残党的首领。

    狛枝突然开口:「那个,打断你们的谈话很抱歉,不过江之岛小姐,能听我说一句吗?」

  日向和江之岛都是一愣。日向皱眉,江之岛倒是意外的很。
  「当然可以,啊啦,神座的丈夫啊,你不会是因为我和神座谈话时间有点长而嫉妒了吧,唔噗噗噗。」
  「啊哈哈或许有点吧。」
  狛枝走到前头,他手里拿着从日向身上偷来的手雷。
  「我只是觉得……」
  他把手雷丢了出去,前方的绝望残党被炸的哭爹喊娘。日向创不知道是被他丈夫突如其来的火气吓到了还是被狛枝犯罪类型突变感到震惊。
  狛枝凪斗嘴里还叼着拉环。
  「超不爽啊。」
  
TBC.

————————————————————

说好的给狛枝点颜色瞧瞧,虐他心这一招怎么样  

这个文不出意外是在15章内完结

日向不让狛枝杀死骸姐是怕他摊上人命,前面也说了狛枝一直是经济犯罪。博物馆那晚虽然狛枝也在但充其量只是从犯,而且并没有充足的证据表明作案人员有幸运大盗,不会被记录在案

其实创哥就是想一个人扛下来但是在这章结尾狛哥表示:我去你的吧

下篇点我

 
评论(73)
 
热度(391)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