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爬墙梯成精
 

【狛日】合法夫夫 10(史密斯夫妇AU)

OOC!!OOC!!OOC!!

#伪土豪真盗贼狛枝X伪作家真杀手日向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准时掉落:-D

01,02,03,04,05,06,07,08,09

——————————————————————  

       时间倒回几个小时前。
  杀手总是有杀手的门道,租给他们直升机的是一家「民用直升机」企业。七海几番交涉之后成功搞来喷着民用漆的警用直升机。
  日向创一副甩手掌柜的模样,他就背着那个高尔夫球包往旁边一站。简直像个度假的。
  左右田觉得自己才是最紧张的那个——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跟来,虽然是有不相信日向创的原因在里面……但是他不相信有什么用呢?日向创一个火箭筒就能把这条街炸上天。
  机械师跟狛枝凪斗干了那么多年也不过是一直在打下手。这种真刀实枪的干……他还是第一次。
  之前还能骗骗自己是经济犯罪……他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现在可是赤裸裸的跑去轰人家老家。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是怎么回事。
  七海盯着电脑屏幕,眼睛都没抬。
  「专心开飞机。」她说。
  「啊,是!」
  
  日向创在进行最后的调整。
  他把火箭筒组装好。接着把每支枪拆开,仔仔细细清理枪管,确认干干净净没有一点灰尘。然后他轻轻扣动扳机。
  子弹被推进枪膛时会发出很细微的「咔」声。
  左右田和一就听见身后「咔」个不停。上膛后日向又打开枪匣,他又往里送了一颗子弹。这样每把手枪都能多带一颗子弹。只是所有手枪都处于保险栓被打开的状态,危险系数大大增加。
  如果是平时他不会这么做。他是杀手,买别人命的,不是卖自己命的。哪怕是他把绝望残党支部炸成灰那回也没这么敢这么弄。
  但这次例外。
  他把匕首抽出来,把油淋在磨刀石上。然后在磨刀石上磨了一遍。
  刀身是黑的,夜一样黑。血溅在刀身上根本看不出来。
  他将匕首放回原位。
  他这次是救人的。
  多杀一个是一个。
  
  「最后再确认一遍。通讯系统,良好。武器装备?」
  「良好。」
  「左右田,视频网络?」
  「已经黑进去了,现在敌方看到的影像都是我们传输的假影像。」
  「很好。神座,我们会把你丢进江之岛的大楼里,接下来就只能靠你自己了。我们会在三公里外的那片空地等你。另外我们只能给你三个小时。三小时后你再不出来,我们就会离开。」
  「了解。」
  「不是……等等,三小时会不会太短了点?他们两个不出来我们不会真的就走吧。」
  「三小时已经是极限。我已经拜托我以前的『同事』黑进附近的摄像头和警察的工作系统,在我们行动后拖住警察。这家伙——打算一个人和黑帮火拼——那么大个动静根本掩盖不住。很好,没有问题了吧。那么,各部门准备就绪。」
  「机舱门已经打开!软梯准备完毕!」
  「神座出流?」
  「……已经到达位置。我已经准备好了。」
  「很好,那么,」少女摁下秒表,「开始。」
  
  汉克斯是办公楼的保安主任,他是跟着江之岛小姐最早的那批人之一。自从「绝望残党」成为整个美洲的龙头之后他做的最多的就是巡逻和演习。
  他对六年前的事件略有耳闻。可那又如何呢?神座先生最后不也仅仅是灭了一个支部吗?神座先生再厉害有什么用,再生气有什么用,最后也只能拿分部撒气。
  汉克斯在摄像头照不到的地方悄悄吐了口烟。
  没人敢动「绝望残党」。
  没有人。
  他掐灭烟蒂,随手就把垃圾丢在地上。然后用脚把烟蒂踢到花盆后面。
  嗯,这样就不会……什么声音?
  那声音就像是巨大的发动机发出来的,轰隆隆轰隆隆。他往窗外看去——
  那个人挂在软梯上,扛着火箭筒。他似乎看到了汉克斯,动了动嘴唇。
  汉克斯觉得那个人看起来很眼熟。
  短发,异色瞳……
  异色瞳?!
  神、神座出流??!!
  
  日向创自然也看到了汉克斯。这人也算是「绝望残党」的老员工,只可惜一直在摸鱼,跟江之岛差不多十年了也仅仅是混到保安主任这一位置。
  真可怜。
  日向创扣下扳机。
  他说:「砰。」
  
  热浪扑面而来!挡风玻璃前全是烟,可见度堪比北京雾霾天,七海说了没有收到命令他就继续往前开,左右田欲哭无泪。他心说挂在软梯上真·吸烟的日向对狛枝是真爱。
  爱他吗?爱他就去吸雾霾啊。可吸入颗粒物,你的好朋友。
  「转弯!」
  七海一声令下,左右田向左用力,直升机来了一记相当漂亮的甩尾。
  日向创丢掉火箭筒,他戴好防毒面具,借力跃进滚滚浓烟中。
  左右田一个不留神吐出了自己的心声:「……原来没有爱狛枝爱到吸霾啊。」
  七海千秋:「……」
  她百忙之中还是给了他一个看智障的眼神。
  
  汉克斯在看见火箭筒的刹那就卧倒在地,AT-4的威力不是盖的,整座大楼都在震动。他的左腿血肉模糊,汉克斯被震了个头晕眼花,他摇摇头,咬紧牙关,用颤抖的手掏出对讲机。
  这个频道……不对,不是这个……那这个呢?也不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个频道也没接通……
  汉克斯的耳朵终于能听见一点点声音。
  他听见了脚步声。
  来人最后在他耳边停下。
  汉克斯的牙齿在打架,他控制不住地抖。
  那双异色瞳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是神座出流。
  六年前单枪匹马毁了一个支部的神座出流。
  「你知道一个白头发的男人被关在哪吗?」
  神座出流神座出流神座出流神座出流神座出流神座出流神座出流神座出流……
  「……不知道吗?」
  砰!
  汉克斯的脑浆溅在日向创的裤脚。
  他收回枪。
  
  「那就只好,请你去死了。」他说。
  
  「怎么回事?!还联系不到Boss吗!」
  「耳机和对讲机都联系不上!该死的我们的通讯让敌人干扰了!」
  「比尔呢?有人看见比尔了吗?」
  「比尔去对付那个男人了!」
  一瞬死寂。
  他们都是「绝望残党」的武装人员。火箭弹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可很快他们就调整好状态,打算给那个侵犯者一点颜色瞧瞧——
  但是那个男人直接一个手榴弹扔过来炸飞一半幸存者。
  然后端着卡宾枪一顿「突突突」。
  整个二十楼就是这么被清场的。敌方仅仅使用了一发破甲弹、一枚手榴弹和一把卡宾枪。
  现在幸存者们挤在储物间里,还有一部分幸存者自告奋勇去对付入侵者,比尔就是其中一员;但是没有一个回来。
  他们听见一声枪响。
  脚步声越来越近,那个人速度极快。幸存者们听见不间断的开门声——他似乎是在找什么,但是速度太快了。
  幸存者们对视一眼,他们纷纷拿起枪。
  脚步声在门前停下。
  枪声骤然响起!短短几秒内木门从完好被打成筛子,弹壳从枪膛里飞出来,落地声音清脆如珠落玉盘不绝于耳。
  人在恐惧的时候手是僵硬的。手指扣着扳机,将子弹射的干干净净。
  空气骤然安静下去。
  木门再也经受不住摧残,落在地面的瞬间发出巨大的声响。绝望残党们吓得缩了一下,等看见门外一个人都没有又松了口气。
  站在最外的那人悄悄探出头。
  「……喂,怎么样?」后面的人心急火燎。
  那人没有回答。
  他缓缓倒了下去。
  他的脖子被扎透了,后脑渗着血。刀是斜着刺进来的,由下至上,直接穿透了大脑。
  日向创逆光站在门口,血顺着剑鱼折刀滴落。
  
  他动手速度极快,现身的刹那就把折刀丢了出去,同时左手挥出尼泊尔军刀,一刀将距离最近的绝望残党割喉!
  右手抽出SW1911,三声枪响,右手边三人直接毙命。储物间里面的几人后知后觉的拿起枪,他们的枪里还有大量子弹,刚刚怕伤到友军没有使用;可是日向根本没给他们开枪的机会。他随手抓过一具尸体就丢了过去,那几人顿时被尸体压在身下。
  日向创几步上前,枪管指着那几人的头。
  「见过一个白头发的人吗?」
  被他指着的人一愣。
  「没,没见过。」
  砰。
  枪往一边挪了些,对完全傻眼的另一人道。
  「见过一个白头发的人吗?」
  「白,白……」
  砰。
  最后那个人见枪口对准了他,连忙道:
  「我见过!」
  日向创歪了歪头。
  「他在哪?」
  「在楼下会客室,江之岛小姐亲自吩咐的。」
  日向创点头。
  然后他开了枪。
  那人睁大了眼睛,血从太阳穴汩汩而出。他似乎最后都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会被杀掉。
  日向创面无表情,他拔下折刀。
  最里面的绝望残党失去支撑缓缓滑下去,脑后拖拽了一条长长的血痕。
  
  左右田和一一口茶水喷在屏幕上。
  他看了看秒表,5分钟,这还有一大半浪费在了找开门找狛枝上。
  这跟他看的电影不一样。没有横飞的血肉没有炫技的射击,神座出流每一下都是致命的。他没有多余的动作,折刀飞出手的同时就用军刀割了一个敌人的喉。下手果断狠辣。
  这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属于「神座出流」的那一面。
  「卧……槽……」
  七海相比就淡定的多,她居然还给自己泡了杯面。看着血肉模糊的屏幕哧溜哧溜。
  他们俩把直升机停在了约好的地方。这里是个废弃工地,旁边还有树林遮挡,跟那边冒烟还冒火的摩天楼相比就是天堂。
  左右田和一想了又想,还是没忍住,问了第二遍。
  「我们真的到点就走吗?」
  七海嘴里全是面。她口齿不清含含糊糊地反问:
  「那李去帮痕zhuo打啊。(那你去帮神座打啊。)」
  左右田居然听懂了。
  「不是……但是你想啊,这种抛下队友自己跑的举动……不太好吧。」
  七海把面全咽下去,她用叉子指着机械师。
  「左右田先生,我们是技术支援,不是武力支援。如果我们不保护好自己,被敌人俘虏了,才是给我们的武装人员添大麻烦。」
  「……但是他们两个没上来怎么办,因为没上来所以被抓了什么的……呃。」左右田想象一下那个画面,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七海把最后的面汤喝干净。
  「所以就更必须保证我们的安全,」面杯正中垃圾桶,「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机械师注视少女敲击键盘的侧颜。他真的很不理解她和日向的关系。不,不是说他们两个有一腿。
  不是说七海对日向不关心。这一路上一直都是七海千秋忙前忙后,机票、直升机、还有交通摄像头,这些都是七海负责解决的。可是在撤退这么严肃谨慎的问题上,她却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
  她当然知道那两个人没上来不止是进监狱的问题。可她还是坚持时间一到准时离开。
  七海千秋把几根发丝拨到耳后。
  「……左右田。」
  「啊?」
  「如果连我们都被抓住了,那就真的没有办法救他们了。他们进去我们可以把他们捞出来,但是我们进去了,谁来救我们。」
  「狛枝还是神座?」她说到这笑了,「一个偏执狂,一个杀人魔。他们两个救人……算了吧。」
  「我们才是他们最大的后盾。现在,专心工作吧,『飞行员』先生。」
  左右田沉默了一下。
  「你就那么相信『神座出流』吗?」
  「你就一点也不相信狛枝凪斗吗?」她笑着反问。
  机械师看着她,也笑了。
  
  地上还有个警卫,他应该是被火箭炮震晕过去了。也不知道通讯器他是怎么鼓捣的,反正通了。
  「呼叫Boss!呼叫Boss!」
  日向创走到他背后。
  「出现入侵者!出现入侵者!入侵者只有……啊!」
  日向创把刀从那人心脏里拔出来,对耳机道:「你们两个有空聊天不如有空干扰一下信号。」
  左右田和一:「……」
  七海千秋:「……」
  机械师战战兢兢。
  「嫂,嫂子你都听见了?」
  日向创用瞄准镜看了下对面。江之岛盾子的背影看的一清二楚,他有点后悔没带狙击枪来,
  「没听全。」
  技术人员松了口气,然后就听他说:「我和狛枝一个杀人魔一个偏执狂是吗。」
  技术组:「……」你这不是听的挺全吗。
  他拉了拉废弃电线,确认长度足够。问:「防火门都放下去了?」
  「放下去了,而且警卫部队都在往二十楼赶,十九楼防卫很松。」
  「那就好。」
  他踹开窗户。
  「狛枝那家伙……」杀手先生咬牙切齿地说:「这次我一定要揍死他,往脸上揍。」
  
TBC.

————————————————————

咸鱼PO科目四糊了

拔完牙好疼好饿

QWQQQQQQQQ  

水完了一章……这章没什么好交代的,只是侧面描写了一下神座。咸鱼Po没什么精神,哪里没看懂在留言告诉咸鱼po就可以m(_ _)m

下章点我

 
评论(64)
 
热度(451)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