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爬墙梯成精
 

【狛日】合法夫夫 09(史密斯夫妇AU)

 OOC!!OOC!!OOC!!

#伪土豪真盗贼狛枝X伪作家真杀手日向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01,02,03,04,05,06,07,08

——————————————————

       东京到纽约需要十三小时。
  第二艘航班在两个小时后,日向家离机场比较近,三人也没有着急。左右田自己去冰箱里找东西填肚子,七海在电脑上敲敲打打,而日向……
  他洗澡去了。
  左右田拿了一堆东西回到客厅,他叼着根棒棒糖,给七海也塞了一根。
  「这家伙还有心思洗澡……心真大啊。」
  「……不是的。」
  左右田看向七海,两个技术宅用短短一段时间建立了友谊。七海手上的动作让人眼花缭乱,她居然还能分出心思和机械师聊天。
  「刚刚在博物馆他出了一身汗,还有烟雾弹残留的化学物质等等……这些会让身体比较难受,影响他的灵活性。而且……」她拿出棒棒糖,盯着发出苍白光芒的屏幕,「日向君在『工作』前洗澡不是什么好兆头。」
  「嗯?为什么?」左右田和一听的聚精会神。
  少女撕开薯片,包装袋被迫发出「嘶啦」的声音。
  「因为会方便杀人啊。」她说。
  
  日向创双手撑着墙壁,水顺着肌肉起伏流淌。
  单看外表会觉得这个人瘦弱无力,他总是穿着很宽松的休闲装。绿色的隐形眼镜遮住了红瞳的杀气,而细框眼镜又弱化了他的锐气。
  只有去掉这些伪装才能窥得「神座出流」的风光。
  他从来就不是瘦弱无力的——八块腹肌整整齐齐贴在腹部,肌肉线条极为优美。就像一只蛰伏在暗处的猎豹,爆发之时一击毙命。
  他和狛枝第一次zuo爱的时候那家伙看着他的腹肌愣了足足有五秒,然后很脱线的问你这腹肌是在哪家健身房练的练的不错啊。
  神座出流在刀和火里滚了那么多年没有留疤真是老天都在眷顾。
  他那时候一边庆幸自己没露馅一边给了狛枝凪斗一脚。
  
  日向创拧上水龙头。
  「……真是给人惹麻烦的丈夫。」
  
  「啊,日向君你出来了?」
  左右田见日向出来就进去了。七海对日向说:「纽约的用具我已经给你联系好了,下了飞机我们就可以直接坐直升飞机去见……她。你打算怎么进去?」
  「轰进去。」他毫不犹豫。
  七海反倒有些惊讶。
  「你不准备从正门进?」她还以为日向创打算直接从一楼一路杀到顶楼,就像他离开美国前最后做的那样。
  「那太浪费时间了,而且AT-4也不适合在室内作战。我等得起,狛枝等不起。」
  「……你想好怎么处理和狛枝的事了吗?」
  七海千秋觉得自己很残忍,她血淋淋地撕开友人刚刚才略微愈合的伤口。可她不得不这么做,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日向创一辈子都不要回到美国。
  她宁愿日向创不要管那个叫狛枝凪斗的人。七海曾经以为,日向最差的结局就是被狛枝发现真实身份然后被送进监狱。可那她不在乎,区区监狱而已,她完全有能力把人捞出来。可她从没想到,那个人居然会和江之岛盾子扯上关系。
  她看向日向创。
  她问:「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子孙啊,你要舍弃流奶流蜜的的迦南之地,回到歌珊吗?」
  日向创笑了笑。
  他说:「我是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子孙,同时也是利末人啊。」
  
  左右田突然打破两人之间诡异的气氛:
  「卧槽……日向你洗的冷水澡吗!水这么凉!」
  
  狛枝凪斗顺着江之岛盾子给的路线,在肯尼迪机场门口找到了来接他的人。
  为首的黑衣男子看上去极为严肃认真,他张嘴居然是字正腔圆的日文。
  「失礼了。」
  紧接着他后脑一痛,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
  
  「先生,您不摘下墨镜睡觉会不舒服的。」
  年轻人愣了下,笑着说:「我的眼睛受过伤,摘下会吓到别人。谢谢你。」
  左右田和一对于日向创睁眼睛说瞎话的本事叹为观止。
  飞机一头扎进厚厚的云层。
  
  狛枝凪斗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待在一间相当大的会客室里,而他正被捆在沙发上。
  他试着晃了下头,后颈针扎似的疼。左右田植入的定位应该是被这些家伙取出去了。他低头看了眼自己,没缺胳膊少腿,不过手机肯定是都被收走了。
  嗯……好像这身新衣服的标牌也被剪下去了?那可真是太贴心了。
  他终于将目光放到了除自己以外的地方。在距离面前摆着一张办公桌,而一位金发少女就坐在桌子后面。少女身后是一扇极大的落地窗,天光透进来,阳光并不刺眼,纽约的天比狛枝想象中的蓝。
  她的皮肤吹弹可破,二十多岁的人梳着双马尾一点也不违和。她的眼睛是浅海一样的蓝,穿着制服一样的便装,领口开的极低。
  胸真大……狛枝凪斗兴致缺缺地想,可惜弯了的我对女人欧派没有兴趣。
  大概是狛枝凪斗对她的不感兴趣表现得太明显,她拍案而起:
  「你能把你那张『xing冷淡』脸收一收吗!我知道我对基佬没有吸引力可我好歹也是个美女诶,美女!你就不能表现一下对美色的欣赏吗!」
  「啊,江之岛盾子小姐好美啊,啪啪啪。鼓掌声。」
  「差劲,你这个男人真是太差劲了。这个世界如果全都是基佬那该是一件多么让人绝望的事情。」
  狛枝想掏掏耳朵来表示他很不屑——这招在针对收购某些小公司的时候很管用;但是他现在想起来自己被绑着没法掏耳朵。
  江之岛盾子看起来对他十分感兴趣。双手捧着脸,她用甜腻的要死的语调说:「呐呐,狛枝凪斗先生,你知道吗?当我知道神座出流结婚的时候真的是超超超超超惊讶的。那个总是冷冰冰的家伙原来也有结婚的时候啊。」
  「我还在想是哪个比本小姐还要有魅力的女人拴住了他的心,没想到……居然是男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之岛盾子画风突变,卖萌发嗲的邻家小妹秒变拍桌狂笑的抠脚大汉。
  「那家伙居然是个基佬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想到有些傻逼给他塞女人老娘就想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活该被爆头唔噗噗噗!」
  狛枝凪斗没有说话。这期间他一直保持礼节性微笑,等到那女人笑够了他才开口。
  「……那个啊,江之岛小姐。」
  「嗯?干嘛?」
  「从刚才开始我就想问了……你这张脸是不是在哪出现过?」
  江之岛盾子一拍手,她举起桌上的杂志。
  「没!错!我就是现代女性的潮流!不过娱乐圈嘛,有个艺名很正常对不对。所以你才没听过人家这个名字。」
  「音无凉子……对吧。」
  「诶诶?哇人家好高兴!这还是别人第一次在这种情况下叫出人家的艺名!」
  这就对了,他总算是知道违和感来自哪里——
  「那个江之岛小姐,我怎么觉得你真人和杂志上差的有点多?」那双浅绿色的眸子眯起,狛枝凪斗仰头,怎么看怎么挑衅,「就算是PS的……也PS的有点多吧。」
  
  江之岛盾子愣了一下。狛枝凪斗注意到这个女人虽然说话颠三倒四但是话语主导权都在她手里,别人只能被动着跟她走。允许你提问不过是施舍——一种上位者给自己找乐子的施舍。
  那他就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反击。
  江之岛盾子眼里闪过一丝极其细微的慌乱,她隐藏的很好但是狛枝依旧捕捉到了。她抓过一缕头发,在指间玩弄。
  「真过分,说人家是PS脸……修图肯定是有的但也没有狛枝先生说的那么夸张呜呜呜……真过分……」
  狛枝凪斗:「啊哈哈真是抱歉呢说了实话。」
  江之岛盾子:「……」妈的神座出流你是眼瞎吗,怎么和这么个货搞到了一起。
  江之岛盾子明智地换了个话题。她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丝绒红盒子,商场里常常用来装首饰的那种。
  她把盒子打开。
  「物归原主。」
  她笑着说。
  白金藤蔓将钻石包裹在正中间,在阳光下折射出五彩的光芒。明明是蛮笨重的造型,却因为白金而显得漂亮极了。
  「还真是财大气粗啊……这么大一块白金做成的传家戒指。」江之岛盾子把玩「希望」,「谁能想到『幸运』大盗作案无数仅仅是为了找回在幼年飞机事故里丢失的传家戒指呢?哇哦,脸色好吓人啊狛枝先生。」
  狛枝凪斗不说话。
  江之岛盾子也不在意。
  「说起来我忘了告诉狛枝先生呢……要不是你,我们也没法那么快就追踪到『神座出流』和『Player』。」
  
  江之岛盾子,美洲最大的黑帮「绝望残党」的首领。
  「绝望残党」说是黑帮,可有时候做事和恐怖组织没什么区别。除了正常黑帮都会干的什么军火、du品,「绝望残党」也跟着掺和恐怖组织搞的活动,比如提供资金和军火。
  几乎所有恐怖组织背后都有她的「入股」。
  美洲几次剿灭黑帮运动都让她躲了去,势力非但没有被削弱反倒越做越大。
  而江之岛本人也很有自知之明,她的手最多伸到大西洋彼岸的欧洲,亚洲太远她也知道自己没那个本事控制住。所以整个美洲都被她控制的牢牢的。
  按理来说她不应该对日本有兴趣。
  ……所以,他亲爱的杀手丈夫到底在美国干了什么!
  
  「……『Player』?」
  这还是狛枝凪斗第一次听见这个名字。江之岛盾子不知道从哪掏出一瓶大红指甲油。
  「是啊,神座真是厉害啊,自己不在美国干了也就罢了,还把N.W.P的老大也给带走了。」
  N.W.P?
  New World Program?
  世界上最大的黑客组织「新世界程序」?!
  她吹了吹未干的指甲。
  「如果不是『Player』一直尽心尽力的帮他隐瞒身份,我也不会花了三年时间才找到他。啊,说起来还是多亏你啊,『幸运』先生。」
  她脸上浮现出充满恶意的笑容。
  「啊,我想我应该告诉你,『神座出流』是怎么被我发现的。」
  「四年前他去日本之外的地方杀了个人,回来没有把外套处理干净。不,我想以他的谨慎应该是处理掉了。可是某人又给他送了回来。」
  她盯着狛枝凪斗睁大的眼睛。
  「那是一件Burberry的驼色中长款风衣。」
  
  江之岛盾子笑着说:「我佩服你单刀赴会的勇气,狛枝凪斗先生,只可惜……」
  她把「希望」丢到狛枝脚下。
  「有勇无谋。」
  
  狛枝凪斗却笑了。
  这是他来到「绝望残党」做客后第一次真心实意地笑。
  江之岛盾子刚想问「你笑什么」,突然传来轰的一声巨响,接着便是一阵地动山摇!
  江之岛心说实验室那些蠢货又在干嘛,她拿出通讯器刚想开骂却发现无论如何都没有信号,听筒发出「滋啦滋啦」的电波干扰声。
  她变了脸色。
  她一个一个频道调试,没有一个能接通。江之岛心道不好,她刚想出去就听见通讯器传来说话声。
  「呼叫Boss!呼叫Boss!出现入侵者!出现入侵者!入侵者只有……啊!」
  通讯断了。
  她一愣,猛抬头看向狛枝凪斗。后者被五花大绑在笨重的欧式古典沙发上,反倒一点也没受震动的影响。
  和外界的鸡飞狗跳相反,狛枝不能再悠闲。江之岛盾子毫不怀疑如果这家伙没被绑着面前还有红茶的话,他绝对能优哉游哉地喝红茶看风景。
  她再也笑不出来。
  「你这家伙……」
  狛枝凪斗找了个舒适的姿势。他靠在丝绒面的靠背上,舒服极了。
  「刚刚您用错词了江之岛小姐,怎么可能是『有勇无谋』呢?『有勇有谋』才对,」他还在笑,笑容亲切可人,「不过我武力值低的很,所以这四个字只能里我只能配上后两个字。至于剩下的,就交给……」
  江之岛盾子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挡住了光——她回过头,那人抓着一根断裂的电线从对面直接荡了过来——落地窗被撞个粉碎,他挟着千军万马之势呼啸而来!
  玻璃碎片到处都是,不过狛枝凪斗所在的区域却形成了极为诡异的中空——真不愧是「幸运」大盗。
  黑衣男子松开电线,他落地极稳,一只脚正好踩在江之岛头上,把她的脸狠狠踩进桐木里。
  日向创用枪指着她的头,银色枪身光华流转,异色瞳里是毫不掩饰的杀意。
  死神冷冰冰地顺着他丈夫的话继续:
  「他男人。」
  
TBC.  

————————————————

日向跟七海那段神叨叨的对话给大家翻译一下:

七海:你要回到那个受苦受罪的地方去?

日向:哥回得来,放心

对话中的歌珊是古埃及的歌珊,以色列人当初在埃及受苦受难,居住地就是歌珊。后来在耶和华与摩西的带领下重回神赐福之地迦南。至于流奶流蜜圣经里总是这么叫(......)啊流奶流蜜的迦南啊赐福之地

利末人则是以色列特殊的一派,摩西就是利末人。利末人的祖先利末就是雅各的三子,也是亚伯拉罕和以撒的后代。日向的意思就是我能去,我也能回来。

如何用《出埃及记》糊弄完一个故事

另外日向找到江之岛的时间线有点问题,他在揍锅子之前有场恶(枪)战。于是我又水了一章别在意那么多了大家意会就好_(:зゝ∠)_(凑表脸)

下篇点我

作文太太的配图点这里

谢谢作文太太QWQ人生第一次收到配图,好开心呜呜呜

 
评论(89)
 
热度(443)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