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爬墙梯成精
 

【狛日】合法夫夫 07 (史密斯夫妇AU)

OOC!!OOC!!OOC!!    

#伪土豪真盗贼狛枝X伪作家真杀手日向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PO都把OOC三连标在了开头_(:зゝ∠)_就不要再纠结哪个角色OOC了,谁谁OOC咸鱼PO心里明镜一样...再指出来PO心里真的好痛啊QWQ撒完盐再撒辣椒粉那种痛QWQ

01,02,03,04,05,06

——————————————————  

       狛枝凪斗还是不说话。
  摸着良心说九头龙冬彦还是和狛枝凪斗更为亲密,他和日向创最多只有生意上的往来。
  而罪木虽说是日向创救下来的,但是留在九头龙组却是她自己的意志。她也在用自己的力量来报答九头龙组。
  严格来讲,他和日向两清。
  九头龙也不得不承认,他一直都是忌惮日向创的,那个男人是把双刃剑,稍不留神就会被他割伤。九头龙驾驭不了这样一个男人。所以他们的关系只能称得上是不错,还到不了挚友这个地步。 
  更何况,比起一个被美国所有黑帮拉进黑名单的杀手,还是一个从高中开始就做同学的人值得交往。
  所以,虽然九头龙冬彦句句是在为日向创开脱,却也真心为了狛枝凪斗好。
  他了解狛枝凪斗,这个神经病一旦喜欢上了什么东西就是充满病态的爱着。飞蛾一样的性子,执着,且从不回头。
  他斟酌用词:
  「你也骗了他。」
  狛枝凪斗听见这句话总算是有了点反应。他看上去很烦躁。狛枝还穿着从人家警察身上扒下来的警服,衣领处的血干透了,蹭到皮肤又痒又痛。
  「我说,」他靠向椅背,双手在胸前环抱,一边眉毛挑的高高的,整个人看上去极其富有攻击性,「你话是不是太多了点?」
  「啊,我是骗了他,所以现在我这个样子纯粹就是咎由自取,你满意了吧。」
  九头龙冬彦:「……」
  「我从来就没说过和他离婚,你在这瞎操什么心。」
  九头龙冬彦:「……啥?」
  狛枝凪斗要多不屑有多不屑,一副「你们都是渣渣」的表情。
  「单身派对上我说过什么来的?」
  「我甘之若饴。」
  
  九头龙简直想把这个棉花头摁进鱼缸里涮一涮,敢情你和日向又是吵架又是动枪都是情趣?
  他一枪托砸碎茶杯。
  狛枝凪斗:「……」他没记错日向创就是拿枪托砸碎的展柜?
  狛枝凪斗:「你们黑道今年流行的武器是枪托吗?」
  九头龙冬彦不想和神经病基佬说话并留下一个背影。
  去他的友谊地久天长。
  再见了高中同学,我还是选择和外面那个杀手经营友情。
  「诶你干嘛去?」
  「去见你老公!」九头龙心说我容易吗?堂堂九头龙组老大沦落成社区婚姻调解,还不给钱。
  「你能不能叫个负责珠宝的人过来啊?」
  「滚!」
  
  等九头龙冬彦关上门,他才收起那些不正经。
  枪伤还在疼。皮肤被弹头灼伤,神经被子弹伤害,疼痛沿着神经窜至大脑深处,他的手臂随着每一个动作颤抖不停。
  九头龙说的很对。
  他也骗了他。
  狛枝凪斗所有的抢白都是色厉内荏。他心里明镜一样,那个人从来不欠他什么。
  他不过是尽职尽责罢了。如果狛枝凪斗在最开始就交代了自己的身份,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他们的爱情是水上之月,风轻轻一吹,枝头的花就落了下来,落到镜面一般的水面。那月被涟漪和花瓣打散,一池春水不复昔日宁静。
  狛枝凪斗早该料到这一步。
  
  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在防毒面具被摘下的那一刻,所见之人的眼睛。
  左眼猩红如在血里浸过,杀气没有一丝一毫的抑制。他不是从地狱归来的恶鬼,而就是死神本身。对收割生命无动于衷。
  那么冷漠的人,一点也不像那个,会和他说欢迎回家的日向创。
  
  他抚上手臂的伤口。
  狛枝凪斗这辈子都忘不了这一枪。
  
  就像他这辈子都戒不掉日向创这个人。
  
  他心里清楚的很。
  假如今天遇到的不是狛枝凪斗,而是别的什么人,哪怕是左右田,日向创都会痛下杀手。
  可那个人偏偏是他。
  日向创偏偏收了手。只是在最初的愣神过后,毫不犹豫的收手。
  这个人就是这样。
  在他明明已经失望的时候,还要给他希望。
  你明明是个杀手,为什么还要这么温柔。
  
  狛枝凪斗闭上双眼。
  他其实就是在迁怒。知道日向对于伤到自己心存愧疚,所以才能这么放肆的对他发脾气。
  明明、明明每个人都有错。
  如果在最开始自己没有这么固执己见、能够在拒绝几次之后就不再追求;如果自己能够在结婚之前跟他坦白自己是「幸运」大盗,如果……
  是不是就不会发展成今天这般。
  
  「你真的是……日向创吗?」
  啊,我是怎么说出这种伤人的话的。
  其实狛枝凪斗那时候真正想问的是:
  「你喜欢的……真的是现在这个狛枝凪斗吗?」
  可是他不敢。日向创那时候的气场太强大,他太冷漠,冷漠的让人恐惧,仿佛心都是冷的。
  他不敢问出一句,你是不是爱我。
  所以他选择伤害那个人。
  
  日向创最后看他的那个眼神满是疲惫。他根本就不想再和他说一句话,只是转身出了门。那个叫罪木的小姑娘想都没想就追着他走了。
  日向创身边从来就没缺过关心他的人。
  可他偏偏就看中了自己。
  
  你真是太差劲了,这世上不会有比你更差劲的人了,狛枝凪斗。
  
  正当狛枝凪斗发散脑电波的时候,门被人敲响。
  「打扰了,我是首领派来的珠宝鉴定师。」
  
  罪木蜜柑看着日向创。
  日向创在她面前很少以「神座出流」那面出现,就算是用异色瞳注视着她也鲜少有那种锐利感。
  在那铺天盖地的火里,这人对她伸出了手,将她从绝望的深渊里拖了出来。
  她很喜欢很喜欢这个人。
  可她从来不知道他结婚这件事。或者说,就算听说了,也刻意去忽视。
  那样的日向君怎么会结婚呢?
  她这么骗自己。
  直到今天看见他和那个叫狛枝凪斗的人起了争执,她才知道原来日向君还有那么多她不知道的一面。
  还有,他居然会真的在最后一刻收手。
  罪木是见过神座出流大杀特杀那一面的,那种几近化为实质的杀气,他整个人和他手中的枪融为一体,挡在他路上的人无一生还。
  那根本就不是人。
  似乎注意到了她的沉默,日向温温柔柔地问:「怎么了?」
  罪木下定了决心。
  「那,那个,日向君,我……」
  「哟,日向。」九头龙突然拉开门。他晃了晃手里的红酒,对那两人道:「一起?」
  日向创全部的注意力立刻被红酒吸引走。
  「一起。话说罪木你刚刚要说什么?」
  罪木蜜柑把话咽了回去。
  「没什么。」
  她笑着说。
  
  「我跟你说啊,你家那口子太不是东西了。」九头龙端着酒杯大吐苦水,「我想怎么来说作为他的多年老友我也应该把那个想掘坟的家伙拍回去顺便往在你们俩的坟墓上添把土,结果你知道吗?狛枝凪斗那家伙,居然跟我说,他从来就没想过诈尸;他只是觉得睡得不舒服了想翻个身。日向你评一评,这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天理?」
  罪木蜜柑在一旁乐不可支。
  日向创自然也听的懂友人的隐喻,他也跟着笑,总算不再皱着眉头。他摇了摇头,轻轻啜饮一口酒。
  九头龙冬彦看见他这一举动倒是眯起……一只眼。这家伙的右眼在一次早年火拼中丧失了。
  「我说日向……平时你来我这里可是滴水不沾,我还以为我这全是石榴呢。这次带家属来了一次就啃喝了,早知道我就应该早点说见一下你和你丈夫。」
  日向差点被这么点酒呛住。
  「……咳,你瞎说什么,我那是职业,咳,职业习惯好吗。」
  作为顶级杀手,他从来不去碰外人递来的食物。特别是饮品。他和九头龙认识与合作也有几年的时间,后者基本上没看见过日向在他家喝一口水。
  这人基本上喝的都是自带的矿泉水。
  想想看,你作为有头有脸的人物亲自给人家倒茶,结果对方拒绝了你成本20000日元一杯的茶并从怀里掏出200日元一瓶的矿泉水,在你面前喝的那叫一个痛快。谁不憋屈。
  问题是这人还回回这么干。
  九头龙还因为这事专程问过边谷山,他那漂亮的妻子闻言两眼一翻,说那家伙每次去做那种吃吃喝喝的任务都会瘦两斤,堪比别人探索亚马逊。
  「他是不是有被害妄想?」九头龙问。
  「不是,因为他往里面投过毒。」
  九头龙冬彦:「……」
  边谷山道:「不止一次。」
  九头龙冬彦:「……那他是活该。」
  
  日向创把酒杯放下。
  「呐,九头龙。」
  「什么事?」
  「我们是不是该算下账?」
  九头龙:「……」
  罪木蜜柑默默退后。
  东京黑道扛把子不合时宜地怂了,识时务者为俊杰。黑道算个屁,扛把子算个屁,神座出流揍过的还少吗。
  「这事神座……日向我必须说清楚啊,」九头龙这辈子没这么真诚过,「我是真不知道你和狛枝凪斗结婚这事……」
  日向创放下M36,从怀里掏出史密斯威森M500左轮,扔到桌子上。
  九头龙冬彦:「……」
  九头龙冬彦:「……不是你听我解释。」
  日向创又从怀里掏出根替换枪管,三下五除二给M500换上,6.5英寸眨眼变成8.38英寸。他试着瞄准,然后把枪放下。
  「你说。」
  九头龙冬彦:「……」这玩意可以做猎枪吧没记错的话。
  「咳,是这样的。我知道狛枝凪斗有男朋友,我也知道你有男朋友,但是我从来没把你们俩在一起这事想到一块去。我和佩子相处模式类似你们俩,参加谁的婚礼是从来不过问的……」
  九头龙冬彦看了日向创一眼,果然后者一脸「我家后院起火凭什么你们俩啥事没有」的不爽。
  「那段日子九头龙组在和别的组抢『线路』,军火线,你知道军火有多赚钱。我和佩子忙着和对家斗,哪有时间管什么婚礼。所以我只是让手下随了份子钱。」他摊手。
  这倒是真的。他婚礼的时候九头龙和边谷山都没来,边谷山说了九头龙组内部有事。
  他的婚礼请柬给了边谷山,狛枝想必给了九头龙。这对夫妻肯定没给对方看自己的请柬,草草就吩咐了下去。
  顺带一提边谷山后来送了他一箱0.45ACP子弹作为赔礼。
  
  九头龙还和边谷山说呢,咱们俩的好友一天结婚。真应该把他们给对方介绍认识认识。
  边谷山说他们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你不要瞎搅和。
  现在想想他真应该把那个时候的自己抽死。
  
  日向创把枪收了回去。
  九头龙悄悄松了口气。
  「狛枝并没有想和你离婚。」九头龙看了一眼罪木蜜柑,道,「狛枝凪斗这个人……过于偏执。他是真喜欢你,当然我也知道他刚才说的话有多伤人。」
  说到这九头龙耸耸肩。
  「对于他来说,『日向创』是非常美好的存在。推理作家、文职、书卷气浓厚,其实你不知道你那副模样有多吸引人。」九头龙笑了笑:「对于『幸运』大盗来说,这样一个『普通人』,非常具有吸引力。」
  狛枝凪斗很容易被一种人吸引:在某领域过分突出的人。他也好,左右田也好,在他们所属的领域都是金字塔塔尖的存在。九头龙组是东京最大的黑道组织,而左右田和一虽然是狛枝凪斗公司的顾问,却也是机械领域独领风骚的人物。
  更不要说各方面都很好的「日向创」。
  在九头龙冬彦看来,「日向创」这个人物很成功。他的其他方面很普通,但是和他相处过就会发现这个人待人接物都恰到好处,少一分则冷漠,多一分则虚伪,哪怕是一直提防他的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和他在一起很容易放下戒心。
  九头龙问过佩子,说你和神座出流共事那么长时间你不怕他吗?倒是边谷山佩子愣了,她想了好久才回答:
  「不会。」
  杀人如麻是他,温和有礼也是他。
  而「成功的推理作家」这一身份,不过是「日向创」无意中暴露出来的成功一面而已。
  狛枝凪斗想当然的会被这样一个人吸引。
  只是他把「日向创」过于美化了,对黑暗那一面视而不见。狛枝凪斗过分的追求美好,所以才会在「神座出流」那一面显露之时如此崩溃。
  他心中的「日向创」不可能是个死神。
  不过从刚才狛枝那句「不想离婚」看出他似乎开始接受「神座出流」?
  
  去死吧。已婚人士九头龙冬彦想。他这辈子都不想理解基佬的内心。
  
  「首领。」
  珠宝鉴定师突然觐见,她环视众人,鞠躬。
  「狛枝先生不见了。」
  
TBC.

——————————————————

史密斯威森M500左轮6.5英寸


  
史密斯威森M500左轮8.38英寸

  
枪管可替换,大口径手枪,威力极大。日向爱枪之一

过渡章很烂轻喷QAQ  
下篇点我  

 
评论(46)
 
热度(381)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