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爬墙梯成精
 

【狛日】合法夫夫 06 (史密斯夫妇AU)

OOC!!OOC!!OOC!!

#伪土豪真盗贼狛枝X伪作家真杀手日向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01,02,03,04,05

——————————————  

        确定追兵被甩(炸)掉后,日向创给自己系好安全带,问狛枝:「你这是往哪开?」
  「不知道。」
  「……哈?」
  狛枝凪斗看都没看日向一眼。
  「不是你让我和你一起留下的吗?你还系什么安全带。丢炸弹丢的那么干脆,现在又来装什么合法公民。」
  日向创:「……」没完没了了是吧。
  他揉揉眉心,决定不和狛枝一般见识。他掏出手机——狛枝注意到这个手机并不是日向常用的那款。他听见日向说:
  「啊,喂喂,罪木吗?有点事想找你。不,不是我受伤了……别哭啊!真的不是我!不要哭了,听话……哇啊狛枝你干嘛!」
  狛枝凪斗面无表情。
  「对不起我挂错档了。」
  日向创:「……」你都开到220了还挂错什么档。
  他隐晦地瞪了狛枝一眼,示意他消停些。狛枝就听见日向继续和那个叫「罪木」的家伙说话,那语气温柔极了。
  啧。
  不爽。
  明明是个杀手,装什么老好人。
  「……嗯。我知道了,一会儿就到。」
  见他挂断电话,狛枝凪斗忍了忍,没忍住。
  「那是谁?」
  他一点没意识到自己语气有多酸。
  日向是个心大的,他也没意识到。还一本正经的糊弄狛枝,问题是糊弄的还相当没有诚意:「一个朋友。」
  狛枝凪斗牙都要磨碎了。
  「……男的女的?」
  日向创再反应不过来就是智商问题了。
  他哭笑不得。
  「你想什么呢,她是黑医。东京这一带技术最好的黑医,你的枪伤只是紧急处理,具体还要专业的来。」
  狛枝凪斗依旧不爽。
  鬼知道你从哪里认识的黑医。本来交际圈就小,还几乎全是妹子。
  日向创报了个地址。
  狛枝凪斗:「……」等等这地址有点熟悉啊。
  「喂。」
  「嗯?」
  「……这不是九头龙冬彦家的地址吗?」
  日向创彻底懵逼。
  「你也认识九头龙吗!」
  
  九头龙冬彦打了个喷嚏。罪木蜜柑紧张的问是不是感冒了。
  「啊应该不是吧,」他揉揉鼻子,「是不是佩子想我了?真是的她什么时候下班。」
  罪木笑了。
  「边谷山小姐在出版社很开心呢。」
  九头龙深有同感。
  「只是为了和『神座出流』打好关系而已没想到她能这么开心的做下去这份工作……我还真是要感谢那家伙啊。」
  「话说我好久没和神座喝酒了,男人结婚后还真是麻烦。狛枝也是,他们俩结婚居然是同一天啧啧啧……外面什么声音?」
  九头龙竖起耳朵,听见外面有打斗声、惨叫声还有拉架声。模模糊糊听见有人在说就算是您也不能这样请放手啊啊啊。
  九头龙面色一凛。他从椅子下抽出沙漠之鹰。
  「罪木,退下。」
  他在心里数秒。
  五秒后大门被人一脚踹开。九头龙冬彦举枪欲射,却没想到对方比他更快,茶杯炸裂,热水溅在他脸上。
  九头龙冬彦举起双手投降。
  
  日向创把枪收好。
  「我告诉你多少次了把沙鹰换掉。」
  九头龙摩挲爱枪。
  「没办法啊,我喜欢嘛。」他把沙漠之鹰放回桌上,看见日向后面那人。
  九头龙:「……」
  狛枝凪斗笑的一脸纯良无比。
  
  大概是这对夫夫身上「等会再跟你算账」的信息太明显,九头龙乖乖拿着手机去墙角蹲着了。
  狛枝的枪伤是由这个名为罪木蜜柑的少女治疗。她看上去年龄不大,比自己要小一点。从她和九头龙及日向的熟稔程度来看,她应该是被这两个人庇护的。
  狛枝凪斗就看着这个姑娘一边给自己包扎一边和日向有说有笑。
  ……日向创这家伙,跟自己冷冰冰的快半年了吧。今天中午终于给了自己一个吻,晚上就把自己一顿痛打。现在他的脸都是肿的。
  「啊,那个,罪木小姐?」
  「啊,是!我我我弄疼您了吗狛枝先生?」
  看上去很胆小的女孩呢。狛枝微笑:「不好意思能请您看着我的伤口给我治疗吗?您总看着那个把我打伤的人我觉得心情很差呢。」
  九头龙:「……噗。」
  日向创的视线落到他身上。九头龙组老大默默蹲远。
  杀手先生看了他丈夫一眼,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来;他转身去和九头龙一起蹲着了。
  狛枝看着他丈夫走远,心头那把火不降反升,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套罪木的话:
  「罪木小姐是黑医?」
  「啊,是!」
  「真厉害啊罪木小姐。」
  「啊啊啊哪里哪里,都是神座君的功劳。」
  他状似不经意地看了眼日向,继续问道:「为什么呢?我看神座君的医术没有你好啊。」
  「诶嘿嘿,不是啦。神座君要是做外科手术也很棒的。我是被神座君救出来的啦,他和九头龙君给了我容身之处。」
  「哦。我怎么不知道你那么厉害啊,神、座、君?」
  罪木被狛枝突如其来的高声吓了一跳,她意识到自己好像搞砸了什么事情。猛地回头看日向,果不其然后者青筋直跳,九头龙在旁边一个劲劝他消气。
  日向创却也不是好脾气的人。
  他使了巧劲,九头龙就感觉自己被一股轻柔的力道推开。日向一步步走向狛枝,后者也从椅子上起身。
  「适可而止,狛枝凪斗。」
  灯光正好打在日向脸上,他的头发和眼睫都被镀上极浅极淡的金色;可那双眼睛却笼罩在眼睫阴影下,晦暗至极。
  这并不是狛枝凪斗三年来所认识的日向创。
  他一见钟情的、不管不顾要结婚的那个日向创不是这样的。
  伤口火辣辣的,灼烧着神经;大脑昏昏沉沉。他看着这人冷漠的眉眼,心火越烧越旺。
  「我凭什么适可而止?」狛枝声音愈发尖锐:「我和你结婚三年我甚至都不知道你左眼什么颜色!神座这个姓氏又是怎么回事!更别提他妈的你还想杀我!」
  九头龙和罪木被他突如其来的爆发吓住了。狛枝凪斗看见日向创脸皮抽动,他的丈夫猛地掏出枪,指着他眉心,赤瞳里是抑制不住的戾气。
  「我告诉你什么?」日向创居然有了几分咬牙切齿,「当初你追我的时候我拒绝了你那么多次,你呢?哪次不是死皮赖脸的凑上来!用你在商场百战百胜的脑子想想,我会随随便便告诉别人我是个杀手吗!」
  一时鸦雀无声。
  九头龙冬彦远远看着日向创用枪抵着他爱人的额头,他突然觉得这家伙可能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会用枪指着枕边人。「神座出流」一直都是强大完美的,他可能考虑过自己丈夫成为弱点一事。他甚至有无论发生什么都能保护身边人的自信。
  却从没想过有一天伤自己最深的是想保护的人。
  
  狛枝却不在乎被枪指着。他深吸口气,看着他的丈夫,一字一句近乎控诉:
  「喂,你真的……叫日向创吗?」
  气势在后半句土崩瓦解,堤坝再也拦不住感情的洪流,失望挟着悲伤喷涌而出,却又在句尾化成稠得化不开的浓雾,悠悠的,悠悠的飘向日向创。
  九头龙冬彦注意到日向创的手在抖。
  一个杀手,业内顶尖的杀手,他的手在抖。
  手抖的人不能拿枪。这是黑道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喂……」
  日向创最后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狛枝凪斗。
  他转身出了门。
  
  罪木蜜柑愣了愣,追着出去了。
  
  九头龙冬彦忍不住走到好友旁边,果然后者惨白着一张脸,他把人拖进椅子里;顺便探探狛枝额头。
  「……我就知道你这家伙在发烧。」
  受了枪伤还飙车、还和媳妇吵架,不生病才怪。
  狛枝凪斗不说话。
  九头龙冬彦给他倒杯水——他堂堂九头龙组老大什么时候干过这活——他听见狛枝说:
  「我觉得我真的挺傻的。」
  大概因为刚刚喊过,声音嘶哑不少。
  「当初你们谁都不建议我和他结婚……我偏不听,像个傻子一样。现在想想,在机场他主动走过来为我披上大衣,可能就没安好心。」
  九头龙把水放在他手里。他去另一张椅子上坐着。

  「早知道你是和这家伙结婚说什么我也要拦着,为你,也为神座。」
  
  狛枝握紧茶水,温度透着杯壁,熨烫至手心。
  「你们很熟?」
  问完他才觉得自己说了个废话。九头龙组是黑道,日向创是杀手,怎么不熟。
  出乎狛枝意料,九头龙倒是摇头。
  「和他熟悉的是佩子,我妻子,而不是我。」
  
  「佩子是神座他们出版社的一员,具体做什么我也不是很了解。啊要不是今天你们俩一起来我根本就不知道他还有『日向创』这个马甲……啊不对,『神座出流』应该才是马甲。话说这家伙居然还写推理小说……拿自己当原型吗?那不火才是没天理啊!」

         狛枝凪斗:「……」

         九头龙干咳一声,掐断发散的电波。

       「你知道为什么堂堂九头龙组的『夫人』会去当一个出版社的职员吗?」
  「因为『监视』神座出流。」
  
  从九头龙的叙述里,狛枝凪斗认识了一个相当可怕、与平日判若两人的日向创。
  神座出流是日向创做杀手时用的名字,到底哪个是本名恐怕除了本人没人知道。
  神座出流凭空出世,之前的资料一片空白,没人知道他来自哪里,属于哪方势力。只知道他从未失手。
  下手干净利落,各枪械精通。鬼魅一般杀人于无形。
  曾有黑帮想将神座出流收入麾下,被拒绝后想用强制手段,却被神座出流端掉整个黑帮。
  据说因此他才离开美国来到日本。
  也正是因为如此,九头龙冬彦才以私人身份和他相交。而边谷山佩子之所以加入出版社也是有和神座出流套近乎的意思,但边谷山说的也很清楚:她是以私人身份加入的出版社,可以为出版社做事,个人意愿不代表九头龙组。但是和九头龙组有冲突她一定会站在九头龙组那边。
  
  关于出版社九头龙也告诉了狛枝凪斗:
  这是一个伪装成出版社的组织,以出版书籍为名义来接单。目标难度和具体价格是书的类别,如诗歌、散文、小说等;其中诗歌难度最高收费最贵,小说与之相反。人数则是书本数。具体操作则是故事大纲。
  「非常成熟的运营。」九头龙评价。
  
  狛枝凪斗听完久久没有说话。茶水凉透了,他把茶水放回桌上。
  九头龙冬彦却还没说完。
  「神座……日向创在看见你的时候已经收手了,」他叹气,「虽然我这么说确实有点过分,特别是在他真的差点杀了你的情况下。」
  「但是狛枝,我必须要告诉你:」
  「神座出流『失手』的消息一旦传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罪木蜜柑是在露台找到日向创的。九头龙在露台放了张玻璃圆桌,她看见日向双手飞快分解手枪——弹匣、枪管、然后再把枪管一分为二。
  罪木看着日向把弹匣推进去。他没有回头。
  「有什么事吗?」
  罪木注意到日向在拆一把枪管较短的左轮,注意到她的视线日向回答:
  「不是我的,警察的,史密斯威森M37。」
  她凑上去,问:
  「那个……神座君。」
  对罪木蜜柑日向创是一点火都发不出来,她胆子很小。日向索性把手头动作停下,耐心听她
说。
  这段时间在九头龙组的照顾下罪木胆子也大不少,起码不像一开始那样唯唯诺诺。
  「你带来的伤者是你什么人啊?」  
  「我丈夫。」
  罪木蜜柑:「……」
  罪木蜜柑:「……原来道上传你结婚是真的啊!」
  日向创:「……我都结婚三年了你才相信啊。」
  她震惊地问:「那你怎么把你丈夫射伤了???」
  日向创:「……」
  日向创不想说话并拆了把左轮。
  罪木是知道日向性子的,再加上刚才两人争执的内容,马上就猜到是怎么一回事。她嘴笨,吱吱呜呜半天也没憋出半个字。日向觉得好笑,手枪算是复原不下去了。
  「没事的。」他对罪木说:「大不了离婚。」
  「别啊!」罪木一下激动起来,「神座君你好不容易有一个归宿,我不会让它轻易毁掉的!」
  归宿?
  他扯扯嘴角。
  怎么可能。这个归宿从一开始就是建立在谎言上的——他对狛枝的欺骗、狛枝对他的欺骗。狛枝凪斗一见钟情的那个是温和体贴的作家日向创,而不是身为神座出流的日向创。
  灼热的感情在日常中磨失殆尽,他因为杀人而奔波在外,狛枝因为盗窃而夜不归宿。裂痕越来越大,而身份的暴露不过是彻底让这段婚姻不可修复。
  「我和你结婚三年我甚至都不知道你左眼什么颜色!」
  他抚上那只猩红色的眼睛。
  结婚之前已婚人士边谷山佩子跟他说过眼睛的事。
  「夫妻……反正就是结婚之后,两人相处,要学会适当的坦诚。我知道日向你担心的是什么,但是你瞒得了一时瞒不过一世。一旦暴露,就是严重的婚姻危机。」
  啊,这下倒好,暴露的不只是眼睛还有身份。
  他对于狛枝的隐瞒本该是生气的。
  但是看着他胳膊上的枪伤他就一点气也提不起来。
  狛枝凪斗一直都是富裕人家的孩子,哪怕后来和亲戚斗智斗勇争夺公司,他在物质上也没受到一点委屈。
  枪伤怕是他受过的最重的伤。
  
  日向创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
  一开始面对这家伙的死缠烂打他是反感的。
  可后来呢?
  面对一干朋友的质疑,他答应了狛枝的求婚,当天就拉着那个人办了结婚证。
  其实七海他们都不知道他们两个早就扯证这件事。
  他其实从没跟狛枝说过我觉得你很好,虽然他觉得这人又幼稚又抽风还爱吃醋,
  可他还是觉得狛枝凪斗很好。
  有时候他半夜回来,站在卧室门口很久很久,末了选择去客房住。而他一旦这么做狛枝就会在第二天闹脾气说你是不是不想和我这种人住在一起。
  不是的。
  只是我刚刚杀了人,一身血腥气,太恶心。你那么好那么温柔。
  我不想你和我这种人住在一起。
  
  他这辈子所有的真心实意都给了那个叫狛枝凪斗的人。
  
TBC.

————————————

呜哇这章狛枝形象感觉OOC的蛮严重的QAQ所以加了个发烧的设定呜呜呜,轻拍靴靴

另外关于本作势力分布大概会在第八章解释  
别看PO这样其实是有主线的  

另外感谢 @德文泥垢了 gn的捉虫!谢谢你看po的文那么仔细qwq真的是我把写过的东西忘记了,出了很大的毛病。真的很感谢gn的指出!

我去把第七章也修了去。真的很感谢呜呜呜

另外趁此也说一下设定:

「神座出流」和「日向创」是同一个人,「日向创」是本名,「神座出流」是在杀手界的名字,类似代号

知道他是杀手的人一般都叫他神座,在来到日本前知道他「日向创」这个名字的只有七海、罪木(原本计划还有终里但是这个人我到现在都不确定要不要加进来,所以终里待定)。七海在私下里都是叫他「日向」的,只有特殊或者比较严肃的时候才叫「神座」;而罪木至始至终都是叫「神座」,因为她混黑道,叫「神座」反倒不会出事(这里再次感谢gn不然这个我也忘了)

出版社是来到日本之后建立的,他们知道日向创有「神座出流」这个皮但是来到日本之前发生了什么他们也不知道。称呼习惯和七海一样,执行任务的时候才喊「神座」

下篇点我

 
评论(69)
 
热度(429)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