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爬墙梯成精
 

【狛日】合法夫夫 05 (史密斯夫妇AU)

OOC!!OOC!!OOC!!

刚刚到家立刻跑上来更新......对不起QAQ

#伪土豪真盗贼狛枝X伪作家真杀手日向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01,02,03,04

bug修复了!留言也回来了qwq谢谢大家!

————————————————  
  狛枝凪斗来到展厅时已是午夜。
  钻石在顶楼展厅展出。博物馆顶楼的天花板是玻璃,这给狛枝凪斗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他先是用工具在玻璃上打了一个一人大小的洞,然后拉了拉钢丝绳,对耳机道:「我下去了。」
  「……保安刚刚巡逻完毕。展柜周围没有检测到警报装置,安全,可以下去。」
  他缓慢下降,一点点把自己放下去。
  左右田和一曾经受过狛枝父母的资助,这也是他帮狛枝凪斗行动的最大原因。不过他身手比较差,只能做一些辅助工作。
  比如做一些工具,或者黑进摄像头。
  现在左右田就在博物馆外的树林里,监视着博物馆每一个角落。
  虽然他很嫌弃对方的智商,却也不得不承认——左右田是他唯一的战友。
  唯一能交付性命的战友。
  后背突然涌上一股寒意,无数次救了他一命的脑内警铃大声响起。狛枝和左右田认识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见对方用这么紧张的语气:
  「快离开那狛枝!有人在和我争夺摄像头!该死的展厅里还有人!」
  狛枝凪斗想都没想屈起双腿,整个人倒挂在钢丝绳上,子弹擦着发丝过去,在对面墙壁留下一枚焦黑的弹坑。
  他当机立断一把解开安全扣。万幸的是和地面距离较近。然后他跑向钻石展台,玻璃下是金属展柜,那是展厅内唯一的掩体。
  对方显然也看透狛枝的动作,在他即将到达展柜的刹那开出第二枪!
  「呃!」
  
  千钧一发之际狛枝弯腰滚向展柜。
  子弹打中手臂。狛枝坐在展柜后气喘吁吁地想还好只打中了肌肉。
  他已经很久没有受伤了。
  应该不是同行,他想。这人两枪都是想置他于死地,如果只是单纯的抢夺财务根本没必要下这种狠手,对方明显就是冲他来的。
  对方很有耐心。一直没有发出声响,等待下一枪的机会。
  狛枝又确定了一个想法:是专业的。
  有人雇佣杀手来杀他,还知道他今晚的行踪。
  这次的行动是左右田提出来的……
  不他没那个智商。
  ……那是谁?他把跟他有仇的都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不,不是生意场的对手。如果是商人那么第一时间是找他谈判而不是杀他灭口。活人远比死人有利用价值,他的盗贼身份可是张王牌。
  狛枝草草止血,心下有了打算。
  他丢了个东西出去。
  对方一枪直接引爆。
  啊啊看来是个神枪,但是……防毒面具后的狛枝冷笑。
  烟雾弹炸裂!
  
  狛枝听见了咳嗽声。
  烟雾报警器响了不到两声就被对方用枪干掉了,自动灭火系统却还在尽职尽责的工作。耳机里左右田说灭火系统的报警信号已经被切断了,好像对方的技术人员也帮了忙。
  烟雾弹是自制,主要成分是硝酸钾,并不会像军用烟雾弹那样和水起化学反应。适合用在室内。
  狛枝嗯了声算是回答左右田,脑内的警报还没有解除。他从后腰抽出手枪,严阵以待。
  他听见脚步声。
  狛枝凪斗想都没想一枪开过去,没听到射中的声音。对方反应极快,那人抓住子弹出膛一瞬的火光,一枪射了出去!
  在这一刻狛枝的幸运发挥到了极致。
  子弹擦着狛枝凪斗的太阳穴过去。再往旁边偏一点点,他就能直接去见上帝。
  
  「啧。」
  狛枝听见对方咋舌,非常不耐烦。
  
  太阳穴火辣辣的疼,狛枝却根本没法顾及;脑内警铃叫的堪比火警。在本能驱使下他向后弯腰,敌人一记回旋踢堪堪从脸部掠过。
  这家伙居然穿皮鞋。
  狛枝凪斗双手撑地想借后空翻之力拉开距离,却忘记自己受伤一事,再加上地面被水淋湿……
  他摔倒了。
  脸着地。
  鼻梁被防毒面具打到,好痛。
  狛枝凪斗:「……」
  杀手:「……」
  真是不幸啊。狛枝趴在地面上想。
  他听见杀手一步步靠近,一只脚踩在他背上防止他反抗。对方似乎考虑了一下,伸手摘下他的防毒面具。
  杀手先生和小偷先生第一次面对面。
  狛枝凪斗:「……」
  日向创:「……」
  
  狛枝觉得回去他应该在公司内部论坛写个帖子,名字就叫《出来赚外快被人一顿痛打,发现施暴者竟然是结婚三年的媳妇。怎么办?急,在线等》。点击率一定能破百万。
  
  气氛很尴尬。
  过了一会儿,两个人一起开口:
  「你不是去见画师/去公司了吗?!」
  又是沉默。
  半晌,狛枝凪斗开口:
  「那个,日向君,你能从我背上下去吗?」
  日向创深深看了他一眼,后退几步。狛枝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衣服沾染的灰尘,微笑。
  「哟日……」
  话还没说完就被日向创照脸来了一记重拳。
  狛枝凪斗:「……」
  日向创甩甩拳头,把枪抵在狛枝额头。
  「现在说吧。」
  日向创看了一眼指向自己腹部的格洛克19式。狛枝凪斗擦掉嘴边的血,微笑。
  「这样才公平。」狛枝凪斗根本不把危机当回事,「我们互相来怎么样?」
  「……可以。」
  「那我先来。日向君是来杀我的?」
  
  「狛枝!」突然左右田喊了一嗓子,狛枝耳朵被喊的嗡嗡响。他注意到日向也微微偏头,似乎在听什么。
  「什么事?」
  「狛枝大事不好了,雷达显示有一大批人正在靠近博物馆!」
  
  「我黑进交通摄像头看了看,发现是警队。」
  「我知道了,他们多久能到?」
  「5分钟。快撤出来。」
  日向看向狛枝,很明显后者收到了同样的消息。日向创摁着耳机道:「抱歉,我可能出不来。」
  「什,你受伤了?!」
  「不是我,」他看向狛枝,他年轻的丈夫闻言苦笑,「是螳螂先生。」
  
  另一头左右田还在和狛枝叨叨。日向创站在旁边都能听见对方的大嗓门,无外乎什么「你现在怎么样!」「我的屏幕全黑了!」「你快出来!」等。
  狛枝凪斗费劲口舌地在跟机械师解释,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把耳机拿走。
  狛枝凪斗:「呃,日向君?」
  日向创对着耳机道:「哟,左右田。」
  左右田和一:「……」
  左右田和一:「嫂子好。」
  日向创道:「你在哪?报位置,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
  「呃,是。我在距博物馆侧门五百米的树林里。」
  「交通工具?」
  「车,」他想了想加上,「面包车。」
  「弃车。」
  左右田懵逼脸。
  「啥?」
  「弃车。然后走到后门正对的树林里,约八百米你可以看见直升飞机,你们坐飞机走。七海也是,不用等我们,听见了吗?」
  「……我知道了。」七海回答。
  「诶?!」
  日向把耳机还给狛枝,后者对左右田道:「照日向说的做,另外别忘了把车上所有资料毁掉。」
  
  「你把他们调走,我们怎么办?」狛枝凪斗环抱双臂,问。
  日向创从大衣里抽出柄匕首,将头上的喷水器打爆,确认不会有水后把匕首放在打火机上烤。然后朝狛枝凪斗走过去。
  「你做什么?」狛枝后退,「该不会是想谋杀我然后继承我的遗产吧。对哦,你是我第一继承人啊。」
  日向创脸皮抽了抽,忍住把对方打一顿的欲望。确实是他差点杀死狛枝,这家伙发疯他也就忍了。
  「闭嘴。我帮你把子弹取出来。」
  「啊?现在你装好心了?不对啊我记得我们还没结婚那会儿你不是连淤伤都不会处理吗?」
  ……你这么嫌弃我别把胳膊伸过来啊。
  狛枝凪斗看见他「笨手笨脚、刚见面的时候连淤伤都不会处理」的丈夫抽出小瓶军用酒精,对他说「忍着」。
  然后就把一整瓶酒精浇了上去。
  酒精顺着伤口汩汩而下,整个枪伤都在酒精里泡着。他痛的不行,还没等叫出声嘴里就被塞了东西。
  是日向创的手。
  狛枝愣了愣。
  日向创颇为无奈:「都告诉你忍着了。这次忍住啊。」
  狛枝凪斗:「……」
  狛枝根本看不清他丈夫出刀,只感觉自己的伤口被人挑开,骨头和肉被金属擦过。痛的他差点叫出来,反射性的咬住嘴里那东西。
  他尝到了血的味道。
  日向创把弹片放进口袋里,又掏出纱布给他止血。
  狛枝凪斗就看见他手上那两个刺眼的牙印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喂。」
  「啊?」
  「……伤口不去处理一下?」
  日向看了眼牙印,没放在心上。
  「不用。」
  狛枝凪斗不干了。他夺过酒精,用同样的浇法给伤口消毒。日向创眉毛抽了抽。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狛枝「唾液自带消毒功能。我那么浪费酒精是因为你是枪伤」。
  算了还是不说了。
  见狛枝还有给他包扎的意思,他连忙把手抽了回来。
  「我还要握枪,」日向有些不耐烦,「现在,你,上去。」
  狛枝凪斗顺着日向创指向的地方看去。
  通风口。
  
  展厅里几个警察站在一起聊天。
  刚刚大部队来过,发现通风口的存在后留下几个人看守现场,余下的全部去通风口另一端守株待兔。
  这几个人见长官离开便凑在一起扯淡。
  「话说半夜来这展厅的应该是小偷吧,怎么还跟械斗扯上关系了。」
  「会不会是分赃不均?」一个警官分析。
  「连玻璃都没伤到……不会有还没到手就内讧的蠢贼吧。」
  这时一个警官突然说:「会不会是『幸运』大盗啊。你看,这么大一颗钻石,明天就走了,以他的性格能不来吗?」
  余下几个警官对视一眼。
  「……你这么一说好有道理。」
  「也就是说我们搞不好可以抓住『幸运』大盗?!」其中一人突然兴奋。
  「那可真是太棒了!」
  那位警官笑着说。他的笑容还没褪去,身子却往一边倒下。血花在他额角怒放。
  剩下三人眼睁睁看着活生生的人化为一具尸体。
  但是死神没有停下脚步。第一个人还没有完全倒地第二枪就正中其他人眉心;剩下两名警官火速警戒,但是其中一人在拉开保险的刹那就被射杀。最后一位警官紧急之下往门口跑去……
  却被一枪打穿脖颈。
  
  狛枝凪斗从通风管里出来的时候还目瞪口呆。
  通风管内部空间狭窄,他们俩像茶壶里的饺子一样挤在一起。他就在旁边近距离观看他自称「拿过最重的东西是书」的丈夫手起枪落不到4秒击毙四人。
  枪枪致命,一击必杀。
  那一刻他由衷地感谢自己的运气。
  他看日向往门口走,手里拿的那个东西怎么看都不合法。没忍住问:
  「你去哪?」
  日向创:「出去啊。」
  狛枝凪斗:「……就这么走出大门?你是蠢吗?」
  日向创指了指手榴弹:「还有它。」
  狛枝凪斗:「……」不是很懂你们暴力分子。
  狛枝凪斗:「回来,我有别的办法。」
  
  「……真无聊。」
  「闭嘴快换。谁给你的勇气跟警视厅对轰?喂,等等等等你干什么!」
  「你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吗?拿着。」
  「……」
  
  「各部门请注意,各部门请注意。敌人击杀了我们两位警官后潜逃,已经确认对方持有枪械,请注意安全。各部门请注意,各部门请注意……」
  日向创背着狛枝凪斗一路狂奔,喊了无数次「让一让他受伤了」。就这么在警察先生的主动让道中奔到警车前,在众目睽睽之下背上的伤员一个猛虎落地,俩人窜上警车,溜的无影无踪。
  警察傻了整整三分钟才反应过来。
  「追!」
  
  狛枝凪斗不愧是飙车小王子,丰田硬是让他开出了保时捷的速度。日向创第三次打爆后面警车的轮胎之后忍无可忍:
  「你能不能控制车速!」
  风实在太大,狛枝凪斗也回以咆哮:「你不是打中了吗!」
  日向创用最大的声音吼回去:「我想打的是发动机谢谢!」
  狛枝:「……」
  他不情不愿的把车速从220降到200。
  日向创:「……」
  他心如死灰,反手一个手榴弹扔给了追兵。
  一直走「经济犯罪」路线的狛枝凪斗:「……」
  日向嘴里还叼着拉环。
  「行了你开吧。」
 

TBC. 
————————————  
 最近LOFTER抽风,吞评论,还有我这边明明收到了评论却显示不出来....很多人的头像我这里都看不见QAQ 
 可能没办法每个人的评论都回复了QAQ
  
  
  

 
评论(54)
 
热度(490)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