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爬墙梯成精
 

【狛日】合法夫夫 04 (史密斯夫妇AU)

OOC!!OOC!!OOC!!  

#伪土豪真盗贼狛枝X伪作家真杀手日向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01,02,03

————————————

       日向创喝了口水。他想说点什么来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反正他们夫夫之间打圆场的那个总是他,他不是狛枝,他要脸——兜里手机突然震个不停。
  日向脸一僵。
  他有两个手机,一个是给狛枝看过那个智能手机,另一个是「业务」专用。打那个诺基亚的只有他的同事。
  日向创把水杯一放。淡定的说:「我去趟厕所。」
  
  狛枝凪斗看着自己丈夫轻轻带上门。
  然后转头问叶隐康比吕:「还有厕所吗?」
  「……楼下咖啡厅有。」
  「谢谢。」
  起身的时候他趁咨询师不注意整理了一下裤子口袋。
  他另一个手机震半天了。
  
  日向创带门的动作极轻,动作礼貌绅士。但是关上门就没那么绅士了。他坐在马桶上的同时接通了电话,动作之豪放速度之迅速难以想象。
  他压低了嗓音:「七海你干什么!我不是说了我今天要和狛枝婚姻咨询吗!」
  怕这帮家伙作妖,一周前他就把新书发给了他们。再三嘱咐自己要和狛枝去咨询婚姻,不要耽误他挽救自己的坟墓。
  那头七海千秋直接无视了他的发言:「有人投稿了。」
  那些散漫烦躁「簌」地一下收拢干净。日向创直起腰身,上眼睑微微垂下,整个人严肃冷漠。和刚刚怼狛枝那人判若两人。他摘下眼镜,在手里把玩。
  「几本?」他问。
  「一本。」七海答。
  「类型?」
  「诗歌。」
  日向微微睁大双眼。
  「诗歌就写了一本?」
  「是。」
  他看了看自己的眼镜。
  「那这个故事一定很讨厌。」
  那端七海笑了。
  「这是一个螳螂来博物馆偷东西,却被黄雀杀掉的故事。」
  「螳螂为什么要来博物馆偷东西?」
  「谁知道呢,黄雀先生。可能是一般的小偷小摸已经满足不了他了呢。」
  日向重新把眼镜架回鼻梁。
  「还真是一只大螳螂。」
  「是一只只能在今晚如此美丽的月色下,被生吞活剥的螳螂。」
  
  他挂断手机,反手摁下冲水按钮。日向拧开水龙头,借叶隐的洗手台整理了仪表。
  镜里的人戴着一双细框眼镜,中长款风衣配黑色休闲裤,温文尔雅,不矜不伐。看上去既温和又普通。
  他拍了拍自己的脸。
  「干活了,神座出流。」
  
  狛枝凪斗把自己反锁在最后一个隔间。
  他取出那台左右田自制手机,无视屏幕上那个「你爸爸」。
  「你干什么?我不是说了我今天要和日向来婚姻咨询,」他小声说,「我的婚姻再不挽救挽救就彻底崩了。」
  明知道狛枝看不见左右田还是翻了一个白眼,心说你们结了婚的人真可怕我一辈子也不想明白你们的脑回路。
  「干活。」左右田硬邦邦地说。
  「……没空。」
  左右田懒得和他废话,直接把图片发给他。
  「这次展出的这颗钻石很有可能是『希望』。我把它和你之前的描述进行了对比,相似度高达百分之八十。」
  那头没有回答。左右田和一往椅子上一瘫,双腿搭在桌子上。
  「在婚姻咨询和动手之间你选一个吧。顺带一提这颗钻石只展一天,明天就会拿走。」
  那端沉默了很久很久。机械师也不急,他给自己倒了杯可乐。
  「……等我四十分钟。」
  
  狛枝凪斗按下冲水按钮。
  他拧开水龙头,洗手洗的极为认真。指缝、指甲,每一寸都照顾到。水哗哗地流,他的手就那么泡在愈发寒冷的水里,关节冰冷僵硬,隐隐作痛。
  我真是个恶心的人啊。他想。
  
  等狛枝回来的时候发现日向已经回来了,他的丈夫没有坐着,看样子像是专门等他回来一样。狛枝凪斗心下愈发愧疚,他说:
  「那个……」
  「那个……」
  夫夫同时一愣。狛枝主动退让:「你先说。」
  日向沉默了一下。
  「画师换人了,我要去一趟出版社。」
  狛枝凪斗牙都要咬碎了。
  看,又是出版社。又是出版社。本来他想咨询完和日向吃顿饭,红酒都选好了就在车里。
  他吐出口气,换上得体的微笑。
  「啊,真巧,我也是。公司财务出了问题,我要赶过去。」
  
  日向创险些把枪掏出来对着这家伙的脸开几枪。
  今天财务出了问题明天产品出了问题,底下的员工都是吃白饭的吗?!都是借口!亏他定好了酒店想给这家伙一个惊喜。
  他也只能微笑。
  「明天见,狛枝。」
  「明天见,日向。」
  出门的刹那他们不约而同地想:
  见你妹,离婚。
  
  叶隐康比吕用笔戳了戳办公桌上的盆栽。
  「那个……没有人搭理搭理我吗哒呗?」
  
  出版社和公司方向相反,狛枝问日向需不需要送。他也只是意思意思,没想到日向微笑着说「麻烦你了」然后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
  狛枝凪斗:「……」
  他悄悄朝天翻了对白眼。
  
  车上的气氛很是尴尬。
  狛枝开车目不斜视,日向头贴着窗户闭目养神。
  就像搭车的陌生人。
  然而这还不是最尴尬的。狛枝的手机一路上震个不停,他根本就不知道是哪个手机。只能一副遵纪守法的模样,要多纯良有多纯良。
  「不接电话?」
  狛枝凪斗:「啊哈哈不能违反交通法。」
  日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口袋。
  「那我来接。」
  狛枝就看见他的死宅(他是这么认为的)丈夫用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顺走了他的手机,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手机就到了日向手里。日向创看着屏幕上那个名为「机械宅」的联系人,冷笑一声。
  狛枝凪斗被日向的冷笑吓得一哆嗦。
  不过他也悄悄松了口气。
  还好是这台智能手机。
  他这口气还是松的太早——就听见左右田和一那嗓门在车厢里回荡:
  「喂,狛枝你好了没?不然我一个人去了啊!」
  日向创:「……」
  狛枝凪斗「……」
  他就看见日向创冷笑,用口型强调:「一个人」。
  ……左右田和一你废了我跟你讲。
  日向创把话筒凑近自己嘴边,慢条斯理的开口:「左右田先生?」
  左右田和一:「……」
  左右田和一秒怂:「嫂子好。」
  
  日向创和左右田并不是很熟悉。他只知道这个人是狛枝公司的一个技术顾问,来参加过婚礼,和狛枝关系很好。
  日向并不干预狛枝的生活,他们夫夫在这方面分的很清——他从没问过狛枝开的是什么类型的公司,有多少资产;狛枝也从没问过他们出版社到底是个怎样奇葩的机构,也不管他版税多少。
  很自由。
  但是现在不见得就这么完了。
  他没记错刚刚狛枝是说财务出了问题?财务出问题关技术顾问什么事?
  食指轻叩大腿,日向语调不变:「你是来和狛枝处理产品问题的?」
  狛枝心说要糟。但是他什么也不能说,多说多错。此时此刻他只能希望左右田智商上线。
  左右田那头沉默了差不多有三十秒。
  日向觉得奇怪,问:「左右田先生?」
  「对不起我错了嫂子!」
  突然加大的声音吓了二人一跳,狛枝更是险些让方向盘脱手。他心说那家伙在搞什么,就听见左右田用诚惶诚恐的语气说:
  「都是我的错!是我给狛枝……会长打电话让他出来的!耽误了你们的婚姻咨询真是抱歉!但是产品出了很严重的问题必须要会长来到现场做决定!我们的产品在市场占比很大,如果让别人知道产品出了这么大问题就大事不好了!会对整个企业造成影响!骗了您真是抱歉!是我提出不告诉您的!真的很对不起!」
  狛枝凪斗心说干得漂亮!
  日向创足足沉默了有一分钟。
  「我知道了,你和狛枝都注意休息,早点回来。」
  「是!」
  
  日向创把手机塞回原处,比之前不同的是这次他动作温柔多了。狛枝知道这次应该是糊弄过去了,心里的重石终于放下。他笑了笑:
  「我估计会很晚才回来,你就和你的同事们在外面吃吧。我今天不在家没人做饭,你在外面吃我也能放心些。」
  「啊,对了,我记得我有一张信用卡在你手里。那张卡在很多酒店都有优惠。」
  「不不不还是不用了,你直接报我的名字,到时候我让秘书去结……」
  日向一把拉过狛枝的头,封住他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舌头滑了进去,撬开牙关的同时轻轻扫过牙床;另一个人的存在是如此鲜明。狛枝终于做出回应: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水声啧啧作响,唇瓣交错。
  难舍难分,纠缠不清。
  日向在退出来的时候刻意扫了下他的上牙膛。
  「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吧。今晚估计会干到很晚,我就不回家了。」狛枝凪斗还有些沉浸在他丈夫难得的主动中。
  「路上小心。」
  日向下车前说。
  
  「怎么了日向君,脸这么红?」
  「……晒的。」
  「嗯~不离婚啦?」
  「……不离了。」
  「啊,那这家咨询真的很管用呢。日向君也推荐给我怎么样?」
  「……七海你又没有对象你咨询什么婚姻!」
  日向说完发现全社都在看他,恼羞成怒。
  「看什么看!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边谷山端着茶杯经过,上上下下扫视他。
  「我说日向君,」她用茶杯点了点他,「你该不会穿这身去吧。」
  身穿Burberry风衣的某人:「……」
  
  「你看上去心情很好啊。」左右田靠着门框问。
  狛枝正在换衣服,闻言笑出声。
  「表现的很明显吗?」
  「当然。这段时间你的帅都没法掩饰你的坏心情。」左右田八卦之火熊熊燃烧:「你媳妇和你复婚了?」
  「啊哈哈左右田君你说话好有意思,我就没离过婚谢谢。还有,」他从柜门后面探出半个头,「你不是管日向君叫嫂子吗?」
  「……我那都是为了救你。不过说实话日向创那个杀气,啧啧,」左右田摸了摸胳膊,一脸的心有余悸,「我觉得我要是答错了估计会被当场分尸。」
  狛枝在做最后调整。
  「没有那么夸张吧。虽然日向君刀功很棒。」虽然做饭的那个是他。
  「……嘛,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你们都结婚三年了居然还在叫对方的姓。」
  「啊,我们倒是觉得没什么。不过是个称呼而已……你这么一说我好想听日向君叫我『老公』(あなた,音anata)啊!那场面一定斯巴拉西!」
  「……闭嘴你恶不恶心!好了你快点,我的车没熄火。」
  狛枝凪斗耸肩,他拿起工具箱,敲了敲墙。
  墙壁自动复原、合拢;书柜无声地移回原位。
  一切照旧。
  
  日向换了件衣服。
  狛枝凪斗从来没见过他穿黑色。他在狛枝面前多是白和驼色的休闲装,看起来就像二十刚出头的大学生。狛枝倒是给他买过两件黑西装,都被他锁到了箱底。
  为什么呢?不过是件衣服而已。
  他看向镜中人。
  因为,我很害怕啊狛枝。
  眼镜也取下来了。异色瞳明晃晃暴露在外,赤红的眸子血洗过似的,不过是扫上一眼,就让人遍体生寒。

       怕你发现日向创的本质。

     他从花村手里接过这次要用的武器。
  「这次我的搭档是七海?还是小泉?」
  小泉真昼道:「不是我,是七海。虽然主顾想要出版『诗歌』,不过我觉得就是『一本』而已,还用不着那么多人。」
  他看向七海千秋,少女点头。算是同意小泉的话。
  「哪个都无所谓。」 日向创最后调整了一遍武器,确认无误后把手枪塞进风衣。那里面塞满了各式各样的武器。他说:「我赶时间。」
  
  左右田和一启动发动机。
  小泉真昼拉动驾驶杆。
  「出发。」
  目标,国立博物馆。
  
TBC.

————————————

快没有存稿了啊啊啊啊啊要死了  
  下篇戳我

 
评论(71)
 
热度(444)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