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爬墙梯成精
 

【狛日】合法夫夫 03 (史密斯夫妇AU)

OOC!!OOC!!OOC!!    

#伪土豪真盗贼狛枝X伪作家真杀手日向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01, 02

————————————————————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日向会说:
  「我要去考察,三五天就回来。」
  「我要去闭关赶稿,三五天就回来。」
  「我要去躲编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他年轻的丈夫只能挂上得体的微笑,保持微笑。
  刚结婚那段日子还好。热恋+蜜月,在狛枝眼里什么都是好的,连九头龙都顺眼多了。那时候他对日向也分外包容。
  什么?催稿?躲编辑?车随便开,卡随便刷,旗下酒店随便住。
  「穷人」日向创:……万恶的资本主义。
  说着躲编辑实则去杀人的日向先生每次只能捏着鼻子开走自己丈夫的红色骚包兰博基尼,在同伴的哄笑中把车停在郊外,然后打车回市里坐直升机去干活。
  我们这个月花销最多的是郊区到市里的打车费。某次月会上财政主任边谷山佩子这么说,日向创羞愧地低下头。
  但是后来狛枝凪斗就有些不满了——日向创高产对读者来说是好事,可对他来说不是。甚至可以说糟透了。日向他们出版社那个管印刷的叫花村的,不知道抽什么风,要给日向出个「日向老师三周年作品集」。那段时间日向神出鬼没,仿佛一个地下工作者,天天徒手爬二楼。
  如果说那个时候恰逢燕尔新婚,狛枝生气是因为欲求不满;那后来生气纯粹就是……尴尬。
  这事绝对能在「狛枝凪斗人生最尴尬时刻」排前三。
  那天他临时接到左右田的通知说京都有个大收藏家来了,不过比较低调,今天是在东京待的最后一天。狛枝思索再三决定去「拜访」那位收藏家。
  等到半夜他翻墙回家。狛枝以为日向在家睡觉,怕他怀疑决定从二楼窗户翻进去。
  狛枝凪斗开始爬墙。
  狛枝凪斗爬到了二楼阳台。
  狛枝凪斗觉得身边有人,想着「会不会是小偷」的同时迅速转头。
  日向创:「……」
  狛枝凪斗:「……」
  狛枝凪斗今晚运气不太好,后背让防盗激光灼伤了。火辣辣的疼。他往后缩了缩,觉得自己气势有点弱了,于是先发制人。
  「你怎么在这?」
  日向看了看自己丈夫这骚包至极的紧身衣,体贴的把问话咽了回去——谁没有点怪癖呢?是吧?是吧?
  是个屁啊。
  日向把脸一沉。
  「你干什么去了?」
  狛枝:「……啊?」
  日向没带眼镜,少了平日的书卷气,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问题他看上去有点凶。他的面容模糊不清,但是那双草绿色的眸子亮的惊人。
  狛枝凪斗一下就卡壳了。
  「我我我我……」
  他心说也不能告诉日向自己偷东西去了啊。我我我了半天就是不知道怎么解释。日向脸越来越黑,狛枝「我」个没完。他基本上已经把「明明是我先问的」这事忘干净了。
  狛枝家是在别墅区,楼间距并不远。他的邻居要是这时候往他们家瞟一眼就能看见这对夫夫趴在半空唠嗑。短发有呆毛那个脸黑如锅底,白头发那个人工鬼畜。两人在月光下深情对望,一眼万年,好像两只趴在楼墙上的蛤蟆。
  那场面真是美极了。
  蛤蟆狛枝灵光一闪。
  「我我我我钥匙忘记带了只好翻墙进来!」
  「真的?」
  「真的。」
  日向创一字一顿。
  「你、穿、紧、身、衣、上、班?」
  狛枝凪斗:「……」
  狛枝凪斗:「……不是我才想起来你为什么也在爬墙啊。」
  日向创翻身进卧室,在把窗户锁死之前,他对他的合法丈夫说:
  「因为我在拖稿啊。」
  他微微一笑。
  「反正我没穿紧身衣出去鬼混。」
  
  这之后日向创取消了所有落地窗,并给阳台摆了一圈仙人掌。
  
  左右田拿这件事整整嘲笑了狛枝三个月。
  
  「我对你们出版社不满不是一天两天了。」狛枝凪斗往后一靠,两条长腿叠在一起。他今天穿的像是参加商务会谈,温莎结配黑西装,衬衫不多不少刚刚高出西装衣领一点五寸。
  「什么小泉真昼、七海千秋,全是妹子。」
  「你每次出去考察就和这些没有对象的妹子们一起?」
  叶隐康比吕突然就想起那句「商场如战场」。一张普普通通的靠背椅硬是让这位土豪坐出了老板椅的感觉,这老板还是有吃醋buff加成的老板,心理咨询师简直想跪下唱征服。
  日向创被气的笑了。
  「怎么,」作家也靠上椅背,他甚至还有心情拿过矿泉水喝上一口;「我还没管你那群美丽的秘书呢。你有意见?」
  狛枝凪斗笑而不语。
  叶隐康比吕咽了口唾沫。
  这两人隔空对望,面带微笑朝彼此丢眼刀。叶隐康比吕坐在办公桌后面都能感受到他们之间的剑拔弩张。
  这哪像夫夫啊?
  他想。
  这根本就是仇家。瞧这杀气,啧啧。
  「冤家宜解不宜结,床头打架床尾和嘛。那么大杀气干嘛。」叶隐忍不住吐槽,「本是眷侣为什么要做怨偶哒呗,真是的。能不能体谅下单身狗。」
  
  一开始狛枝追求日向,后者是正经八本拒绝的。
  日向创虽说挣的是不道德的钱,但是自认做人还是蛮有道德底线的。七海千秋拿来的资料他有认真看,得出的结论是「狛枝凪斗此人性格或许有那么点缺陷、运气也挺诡异,但是本质上还是个温柔的好人。我不能耽误他。」
  所以在狛枝又来找他的时候,他换上了那件第一次见面的风衣,在酒吧一个昏暗的角落里,郑重其事地告诉了狛枝凪斗他不想谈恋爱。
  当然真实理由不能说。所以日向就甩出一个拒绝基佬无往而不利的利器:
  「我是个直男。」
  多么干脆利落。多么正中靶心。
  狛枝凪斗听完足足沉默了五分钟——他沉默的日向死去多年的良心都想复苏了。杀手先生想自己是不是太直白了伤到人家心了?可是他又没谈过恋爱,不知道怎么拒绝人。
  快刀斩乱麻总是好的。
  日向创这么告诉自己。
  早断早干净。
  这个位置有些太偏了,没有灯,整个酒吧只有吧台那的古典台灯做光源,几缕光堪堪挤进来。
  日向正想把酒一饮而尽,突然听狛枝说:
  「日向君。」
  「嗯?」
  
  那张脸突然就凑了上来——狛枝凪斗的脸很耐看,美的并不逼人,就算放大看也依旧赏心悦目。
  深水炸弹在地上炸裂。。
  
  酒吧一瞬就安静下来。人们不约而同地看向角落。
  口哨此起彼伏。
  
  狛枝凪斗的唇有些凉,和他这个人一点也不像。至少在日向心里,这人对他热情的过分。狛枝冲的太猛,接吻也毫无章法,用「啃」来形容更为恰当。
  日向第一时间抑制住自己给他一枪的冲动,他的手已经伸向了后腰。这时候只能把枪推回去,任凭狛枝在他嘴唇上啃来啃去。
  真憋屈。
  
  「我不会放弃的,日向君。」
  分开的时候土豪这么说。
  
  法拉利快成一道闪电,车都要飚到天上去了。
  啊,真是太耻了。
  狛枝想。
  他认为自己还是个正常人,虽然是个土豪却从没干过什么傻事。平日早八晚五周末放假,必要时候会选择加班为国家贡献GDP,每个月按时上税,从不调戏公司的妹子——当然也不调戏汉子。清清白白的合法公民。
  至少之前没做出过什么强吻的事。
  狛枝往后视镜扫了一眼,吓的差点把方向盘甩出去。
  法拉利后面起码跟了一个连的交警,双色灯形成一道光的海洋,远远望上去……
  远远望上去就是一片闪耀的基佬紫。
  狛枝凪斗这么多年的盗贼生涯基本上已经形成了「看见警察就跑」的条件反射。他想也没想一脚油门,提档,加速,过弯漂移,模模糊糊的可能想到了超速的问题……可是管他呢,看见警察跑就对了。
  等他把车开到左右田家已经是后半夜。
  机械师是被他跑车的发动机轰起来的。他骂骂咧咧的,鞋都没穿就跑去开门。
  然后他就被狛枝吓得瞌睡都飞了。
  「卧了个大槽,你这一身是参加什么酒会被妹子强推来的?」
  不怪左右田和一那么想,狛枝凪斗一身皱巴巴的阿玛尼,发型基本上是没有。因为开过一片泥地现在车身和自己的西装上全是泥点。
  狛枝接过左右田丢来的毛巾草草擦了擦脸。
  「我失恋了。」
  单身狗左右田同志想了得有三分钟才想起来狛枝凪斗想搞的那个。
  「怎么回事?」他拿了两杯咖啡过去。
  狛枝凪斗憋了半宿的苦水终于有倾到之处。他先是用了二十分钟时间抒发自己在接到日向邀约时的喜悦,然后用了四十分钟时间夸那家酒吧,接着用一个小时来表达自己有多么爱日向君但是日向君拒绝了他他的心碎了碎了好多片到底碎了多少片每片什么样,同时他还用半个小时的时间批判左右田的咖啡。
  这期间左右田和一喝了两壶咖啡,跑了十三回卫生间。
  「……我觉得他说的没错,」左右田和一说,「人家是个直男,笔直笔直的。拒绝你很正常吧。」
  狛枝凪斗说的那叫一个有底气。
  「在我遇到日向之前我也以为自己是直男。」
  「……」左右田明智地绕开这个话题:「所以你想怎么做?放弃,还是继续?」
  狛枝凪斗仿佛在看一个白痴。
  「当然是继续。」
  左右田和一心说老子大半夜当你的心灵导师没有好处不说还要被你用眼神嘲讽。想到这机械师说话也就不那么委婉了:
  「那你真是好棒棒哦。一见倾心二见约会三见被甩。」
  狛枝凪斗:「……」
  狛枝凪斗连头发都不蓬松了:「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整个世界都灰暗了。我该怎么办?」
  「你可以用钱来羞辱他。」左右田相当不耐烦,「记住你的人设,你是个社长,社长。」
  「……我是会长谢谢。」
 
  不知道叶隐康比吕哪句起到了效果,刀光剑影突然就散了去。
  日向是被咨询师那句眷侣恶心到了。
  他和狛枝才不是什么眷侣。
  结婚前夜七海千秋一扫往日疲态,把他约出来很认真地问他:「你确定要和狛枝凪斗结婚了吗?」
  「日向君,他和我们不一样。狛枝凪斗或许经历过什么商界风云豪门恩怨,可是他本质上是干净的。 」
  「而我,我们,」她扯开一个嘲讽的笑,「早就被黑泥染透了。」
  少女举起酒杯,松手。他看见那杯宝石一般澄澈的酒在空中优雅地翻滚,光线穿梭其间。
  真漂亮。
  砰。
  红色顺着砖缝蔓延,玻璃七零八落,就像日向留下的杀人现场。
  「你要想好,如果你现在反悔的话,我们还能将『日向创』的存在抹消;」她歪过头,耳坠在灯下反射冰冷的光,「如果你一定要和『普通人』产生联系,后来发生任何事故,纵使我们有通天之能,也帮不了你。」
  日向不答。他起身,熟稔地从酒柜里取出瓶白葡萄酒,给彼此都倒了一杯。
  「以撒偏爱长子,要他取来美味,好在死前给他祝福。以撒的妻子利百加叫小儿子取来羊羔,并将他打扮成哥哥的模样。」
  《旧约·创世纪》第二十七章。
  少女抬头。她不知道日向突然讲这个故事是何意。
  日向创没什么表情,他只是轻轻抿了口酒。那双眼睛仿若死水。
  「小儿子说:『若父亲认为我欺骗于他,我必将招受诅咒,不得幸福。』」
  「利百加说:『我儿,你招的诅咒,尽管归到我的身上。』」
  他把酒杯丢进水池,玻璃杯撞在水池的刹那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
  「雅各最后成了以色列的先祖。」
  
  狛枝是被那句怨偶恶心到了。
  结婚前左右田和九头龙各种劝。已婚人士九头龙冬彦苦口婆心:
  「你想好了啊,你是有隐藏身份的人,单身万利啊。我老婆是组织里的,平时做什么也不用背着她。你不行啊。你说你媳妇是写推理小说的,三观正的很,人家把你送到警局不是分分钟的事。」
  狛枝凪斗巍然不动,任尔东西南北风。
  左右田显然受够了狛枝婚前的折腾。
  「行啦九头龙你也别劝了。就算他真的被日向创送进监狱估计也只会喊666。」
  「知我者左右田也。」
  「闭嘴,我一点也不想做你的知己。」
  「好啦好啦你们也别劝我了,」狛枝给两位好友倒酒,「单身派对就要像个派对嘛,你们俩不要这么扫兴。」
  九头龙翻个白眼。
  「你这回怎么这么冲动。」
  在他印象中狛枝一直是最冷静的那一个。解决亲戚也好接管公司也好,他都保持可怕的冷静,从不手软,也从来没有过决策失误。外界都传狛枝凪斗是个废物富二代,只知道拿分红的挂名会长。却也不想想一个十六岁就独揽公司大权的人能废物到哪去。
  九头龙冬彦觉得狛枝凪斗最疯狂的决定也只有好好会长不当跑去做大盗这一件事——然而这也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狛枝晃悠啤酒。
  「直觉……吧。」
  他笑了笑。
  「我的直觉一向超准的。就是觉得,错过这个人,我可能会后悔一辈子。」
  「……那你想没想好身份暴露的问题。」
  「完全没有想过。」
  狛枝回答的那叫一个坦然。
  这两人直接泼了他满头啤酒。
  左右田把杯子一摔,一个箭步上前抓住他领子。
  「你是不是傻!你要是进了监狱那就是无期!我和九头龙怎么捞你!」
  他却也没有挣扎。酒吧灯光晦暗,面容模糊不清。左右田就听见这人悠悠地说:
  「我甘之若饴。」
  九头龙不说话,他看见狛枝轻轻松松把自己从左右田的桎梏中解放出来。这人偏过头,清秀的脸笼罩在昏黄灯光下,像是使用了美颜滤镜似的。
  但是他的瞳色那么深,积了满满的疲惫,一点也不像个新婚的人。
  「我对他撒了谎,骗他和我结婚。如果有那么一天……」他深深吸了口气:
  「也是我欠他的。」
  
  「……狛枝先生,你愿意和日向先生在一起吗?爱他,忠诚与他,无论贫穷富有,健康疾病,都能做到和他不离不弃。」
  「我愿意。」
  「日向先生。你愿意和狛枝先生在一起吗?爱他,忠诚与他,无论贫穷富有,健康疾病,都能做到和他不离不弃。」
  「我愿意。」
  「下面请两位新人交换戒指。」神父说。
  狛枝凪斗看着日向创,日向创看着狛枝凪斗。交换戒指的刹那,他们不约而同地想:
  我是个骗子。


TBC.

——————————————

雅各在母亲利百加的帮助下得到赐福,而后来他本人也得到了耶和华的庇佑,虽然一开始手段不正但他依然受到了耶和华的承认。后来他被神改名为以色列,他的后代就是以色列人。而利百加只是说早逝,没有说受到诅咒一事。

霓虹那边会长=天朝董事长,社长=总裁

下篇走

 
评论(33)
 
热度(445)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