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爬墙梯成精
 

【狛日】合法夫夫 01(史密斯夫妇AU)

OOC!!OOC!!OOC!!

这文实在是前后拖得太久风格有变(越写越差),如果雷到或者觉得太OOC就请右上点叉QAQ,对不起QAQ,都是po的错对不起QAQ

有BUG欢迎指出QAQ

#他们属于彼此,OOC全是我的

#伪土豪真盗贼狛枝X伪作家真杀手日向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请只在第一章和最后一章点红心,谢谢合作。我真的不想再开屏被日了……

不遵守↑要求的拉黑处理

盗贼圈扛把子&杀手界老大哥:我们是合法公民

———————————————————— 

       一张长桌横在中间,对面是两把椅子,两个男人。
  左边这个男人一头乱七八糟的白发,脸倒是格外好看;他穿着浅色风衣,苦哈哈的笑。
  右边的男人一身休闲装,容貌只能说中上。细框眼镜给他加了气质分。他翘着二郎腿,撇过头用后脑勺对着他丈夫。
  对,他丈夫。
  这是一对来做婚姻咨询的夫夫。
  叶隐康比吕心说造孽哒呗,这两个家伙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万一他调解失败怎么办哒呗?什么「超高校级的调解专家」啊,说白了就是靠一张嘴瞎忽悠的啊哒呗。
  心里草泥马撒蹄子狂奔面上也不能显露出来,叶隐绽开标志性笑容,露出一口白牙。
  「两位,什么情况哒呗?」
  叫日向创的眼镜男子刚想开口就被旁边的白毛堵了回去。
  「什么情况也没有!真的,啊哈哈哈哈。」
  叶隐康比吕:「……」你在搞笑吗哒呗。
  日向创翻了个白眼,满满的嫌弃。这个在职业一栏上为「作家」的男人冷淡的说:
  「我怀疑他出轨。」
  
  狛枝凪斗是个大盗,通俗点说,是个偷儿。
  但不是每个偷儿都能成为大盗,成为国际警察恨的牙痒痒的存在。
  他什么都偷,不像有些自诩高雅的同行只偷艺术品。最夸张的一次是是在众目睽睽下开着保时捷卡宴冲出车展,副驾驶上扔着一大捧热情如火的玫瑰,后座上堆着柜门大开的保险柜;卡宴在月光下化为一道蓝色闪电,钞票和花瓣齐飞。
  第二天就登上了全球头条。
  浪漫,他这么说。
  傻逼,左右田和一这么说。
  然后有那么一天,这个浪漫的傻逼一脸的如梦似幻,他说:「我恋爱了。」
  左右田和一:「……」
  九头龙冬彦:「……」
  年轻的黑道头子张嘴就是刻薄:「你嗑多了?」
  「没这回事。我是认真的好吗?」
  「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左右田说,「你那个意中人和『希望』同时掉水里,你捞哪个?」
  狛枝凪斗一脸卧槽。
  「你怎么能问出这么歹毒的问题?!还用问吗我当然救我男朋友啊!」
  「我就说嘛你肯定选……诶?」
  两人懵逼。狛枝凪斗摊手。
  「我是个小偷,经济犯罪。摊上人命这案子的性质就不一样了。就算不是我弄死的,逃命途中出现这种情况也很麻烦。哪怕掉水里的是『希望』,我也得先救人。」
  九头龙冬彦简直想一巴掌拍死他。
  你冷漠有理是不是。
  左右田和一却整颗心都扑在某个词上。
  「不是你等会,男·朋·友?」
  大盗笑的人畜无害。
  「对,男朋友。」
  
  日向创很烦躁,具体表现为每次交上的稿子都会出现几处错误。不是用错了标点就是用错了词语。
  编辑小泉真昼把笔记本拍在他前面的时候他正在喝热奶茶,吸管咬的皱皱巴巴。
  他被小泉吓了一跳。
  「你干嘛?超吓人啊。」
  「我还想说你超吓人呢,」小泉没好气,「你最近的稿子怎么回事?日向君你不是从来不用我们校对吗?这几次的稿子总是被读者反馈说你出现了错误,你这不是在砸自己招牌吗?还好没有出现情节上的错误。」
  日向创是名推理小说家,以严谨的情节和缜密的推理著称。在现今语病满天飞的文学界这位推理小说家连标点都很少出错,罕见的获得批评界一致好评。
  日向创不用校对,出版界人人皆知。
  但是最近的稿子出现了几处小错误,细心的读者反馈给编辑部,还问是不是日向老师生病了。
  编辑部吓出一身冷汗,小泉真昼接过使命,风风火火杀了过来。
  「你怎么了?」她问。
  日向创吸管都快咬烂了。
  「……追我。」
  「没听清。」
  日向创声音细若蚊蝇。
  「有人追我。」
  长的不差但就是没有男朋友的魔导师小泉真昼:「……说好单翼一起走,谁先脱单谁是狗。」
  日向整张脸都埋在手里。他发出一声惨叫。
  「可追我的是个男的啊!!!」
  日向创,单身二十四年,人生头一遭脱单的机会居然是贡献菊花。
  小泉冷漠:「单身二十四年才知道自己是弯的你也是很棒棒哦。」
  「我……」
  「你什么?你又没搞过对象,你怎么知道自己喜欢腿长胸大的妹子。」小泉真昼觉得自己手中出现了火把和汽油。「我最烦你这种是弯硬说直了。」
  日向创:「……」明明每个字都不对但是为什么放在一起就觉得好有道理。
  那一刻小泉编辑心灵导师附体,她坐在日向对面,整个人散发圣光。
  「那么,给我讲讲?」
  
  狛枝凪斗大喇喇地走下车,红色法拉利骚包到死。玫瑰娇艳欲滴,水珠在花瓣滚过。
  他对三楼招手。
  「日~向~君~」
  日向创面无表情地合上窗户。他面无表情地走到角落里,蹲下,捂脸。
  编辑部起哄。
  「闭嘴。」他抹了把脸,眼神死。
  「羞涩什么啊日向君,」小泉真昼一边改图一边说,「你又不是没扮演过情侣。」
  「……根本不是一回事好吗。」
  「哟哟哟害羞了~」
  日向创:「……」
  「你喜不喜欢他?」七海千秋探出头。还没等日向回答,花村就接过话头。
  「这家伙有什么不好啊?」厨师摇头晃脑,「长得帅,有钱。父母去世多年,简直是头号金龟婿。」
  ……神tm金龟婿。
  这帮家伙在知道日向反常的原因之后跟打鸡血似的一个晚上就把人家查了个底朝天。其效率堪比死线当夜。
  狛枝凪斗,邻市有名土豪。不抽烟不喝酒,唯一和身份相符的爱好就是飙车了。还不是组队飙车那种。父母多年前空难去世,这事在当年是大新闻,属于有迹可循。家事清白的只用一张纸。
  七海千秋感慨这简直是她多年情报员生涯里查过最快的一个人了。
  再三核实无误,这帮人就从「坚决反对孩子恋爱」的防早恋家长变为「你怎么还不结婚」的催婚家长。恨不得把日向打包送走。
  不,这跟狛枝送了他们马尔代夫七天游包吃包住随便刷卡没关系。
  「过这村没这店啊日向君。」这是摄影师小泉真昼。
  「要牢牢抓住机会啊。」这是后厨花村辉辉。
  「我觉得这人不错。」这是唯一的已婚人士边谷山佩子。
  日向创:「……」
  这就是为什么他和狛枝凪斗坐在西餐厅切牛排的原因。
  
  日向创,推理小说家,代表作《再见绝望学园》,《死神小学生》系列。
  左右田和一看完资料简直生无可恋。
  「我亲爱的『幸运』大盗先生,你找一个得过梅菲斯特奖的男朋友,不怕下本书的主角就是你吗?《死神小学生与幸运大盗》怎么样?」
  狛枝凪斗摸着下巴说:「我觉得推理作家和幸运大盗的组合不错啊。作家通过缜密推理得出枕边人是国际通缉犯,在理智和感情之间纠结……斯巴拉西哟!」
  左右田和一不想和你说话,并向你丢了一叠日向。
  狛枝接住照片,一脸痴汉。
  「你到底看上了他哪里……这家伙明明长了张超普通的脸啊,生活乏味的可怕。」左右田指着资料上的「生活极其规律」道。
  「要知道,我们可是昼伏夜出。你要是跟这样一个男人在一起,暴露不是分分钟的事。」
  狛枝凪斗藐视单身狗。
  「你不懂,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左右田和一:「……」妈的死给。
  
  狛枝对日向的一见钟情再普通不过。
  不久前的台风掀飞了一半登机桥,机场一直没修;他下飞机那天下着大雨,等到大厅浑身湿透了。他运气不好,发的热咖啡和毛巾到他那刚好没有;没办法他只好穿着滴水的衣服坐在地上。他冻的直哆嗦的时候,一只拿着毛巾的手伸了过来。
  那是个很年轻的男人,看上去没比他大多少。那人一身卡其色风衣,只有肩膀是湿的,这么一对比狛枝就狼狈多了。
  狛枝愣了下,他看了眼毛巾,又看了眼男人,不敢置信。
  「……这是,给我的?」
  对方点头。
  「啊,真是太感谢了。」他连忙接过毛巾,笑容羞涩,看上去人畜无害。那个人坐在他旁边,从怀里掏出压缩饼干一口一口地吃。
  礼尚往来,狛枝递过去一瓶从飞机上带下来的矿泉水。那人沉默了下,拒绝了。
  「我还有咖啡,你自己留着就……」
  他还没说完,狛枝就打了一个喷嚏。
  狛枝凪斗:「……」
  那个男人:「……」
  脸皮厚如他也有些不好意思。男人似乎想笑,但觉得有些失礼便没有。他沉吟了下,脱下风衣给狛枝盖上。自己只穿着高领毛衣。
  「诶?那个,我……」
  「我朋友马上来接我了,这件衣服你先披着,暖和些。」那个男人这么说。
  这人的声音很好听,带着微微的磁性;一双温柔的草绿色眼睛。他长了张很普通的脸,属于埋进人堆里找不到的那种。
  狛枝凪斗兜里还揣着从珠宝展上顺来的「鸽子蛋」,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那块石头有多冷。湿透的衬衫包裹着钻石。那一块皮肤冻到没有知觉。
  可那时候他却感觉不到冷。
  这个人怎么那么好。
  他想,怎么就那么好。
  机场冷气在他皮肤上滚动,他却不觉得冷。相反,他觉得热极了;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擂鼓一样。
  我恋爱了。
  狛枝凪斗想。
  我,狛枝凪斗,一个小偷,被别人偷走了心。
  瞬间他就自动给日向创加了迷弟滤镜。他眼中的日向不但磨了皮美了白拉长了腿连眼底的黑眼圈都没了,十二核处理器都没这么快。
  男人电话突然响了,他看了眼,然后向狛枝告别。而我们的大盗先生一直露出蜜汁微笑,抱紧风衣不撒手。
  「啊,不好意思,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男人没听到一样,身影被人潮吞没。
  没关系,我总会找到你的。
  我那么走运。
  
  日向创上车的时候愣了下。
  「怎么是你?边谷山呢?」
  七海千秋启动发动机。
  「今晚九头龙组出现了突发状况,我就和边谷山换班了。」
  日向创一点也不想知道九头龙组发生了什么。他和九头龙夫妇虽然私交不错,但他这行,知道的少点总没错,
  因为大雨的缘故此时此刻并没有多少车。七海千秋索性慢慢开。路灯一点点往后掠过,车窗附着的水珠打散灯光,漆黑车身笼罩在迷幻的色彩里。女司机偏过头,不经意扫了日向一眼。
  「你的外套呢?」七海有些惊讶。她记得日向那件风衣,Burberry新款。他念叨了好久。
  「丢了。」他说的轻描淡写。
  「丢了?」
  他似乎觉得好笑,即使隔着草绿色美瞳七海千秋也能感觉到那只血一样的瞳仁里翻滚着怎样的狂气。不戴眼镜的时候这个男人一点书卷气没有,匕首终于出鞘,锋利、尖锐、见血封喉。
  「不丢的话,有人跟踪我怎么办?」
  他是个杀手,自己的安全永远是第一位。虽然他有不被摄像头拍到的自信,可小心些总不会有错。这次的暗杀目标产业庞大,日本境内也有公司;他不得不在境内又做了一次伪装。
  真不幸。他想。如果那个男人没有和他一起坐在机场摄像头死角就好了。
  这样的话,也不会成为他丢弃风衣的对象。那人外套湿透了,抱住他的风衣感激涕零。浑然不知他的险恶用心。如果可以的话就真想记住这个可怜人的脸,可惜被兜帽挡着,只能看见几缕白头发。
  不知是天生的白发还是如何,不管怎么说都是个不幸的人啊。
  真可怜。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叩击车窗。
  「真可怜。」他低声说。
  「遇见我,大概就是他最大的不幸吧。」
  车缓缓停在楼下。日向住处出乎意料的寒酸,臭哄哄的积水随处可见,菜叶和黑泥混在一起。楼房老旧到连声控灯都是坏的。
  七海千秋面无表情。
  「你还真是差劲啊,神座君。」
  她顿了下。
  「不过,我也没好到哪里去。」
  日向从后座里掏出眼镜盒。他把细框眼镜架到鼻梁上。匕首终于归鞘,他又变回了那个文质彬彬、温和有礼的日向老师。
  他的影子被路灯拉的很长很长。
  「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


TBC.

————————    
最后一句装逼出自《旧约·创世纪》第九章 第六节
这是一个欢快的故事,真的QWQ  

下篇点我

 
评论(47)
 
热度(699)
© 蟹黄汤包|Powered by LOFTER